当前位置:首页 > 两性小说 > 正文内容

饿了怎么办(H) 肉,善良的小姨子

访客2年前 (2020-05-11)两性小说702

顾烟不住摇头否认,她嘴巴被堵得严实,只能发出闷闷的呜呜声,泪水不断从眼角滑落,打湿她苍白的小脸。

陆励成的视线扫过她身下,低声冷笑:“真空上阵,顾烟,你有够骚的啊!”

话音落下的瞬间,他抓着顾烟肩膀,压着她的后背,抵在桌面上。

双腿被迫分开,两人下身紧紧相贴。

下面的看客们爆出震耳尖叫。

那些探究火热的视线,犹如实质,打在顾烟光裸的双腿上。

她崩溃的哭了出来,眼底一片绝望。

陆励成贴在她耳边,呼吸灼热:“兴奋么,顾烟。”

顾烟不停摇头,可陆励成根本不管她,修长的手指顺着她柔嫩的大腿,探入中间。

不……

顾烟拼命并拢腿却还是不能阻挡。

下面无数人都看着这一幕,耻辱感汹汹涌来,顾烟宁愿死掉,也不想继续这样被侮辱。

肩带滑落,露出她纤细雪白的肩头。

陆励成低头,狠狠咬了一口,肌肤破开,鲜血顺着雪白的肌肤,蜿蜒留下。

娇美,血腥,暴力……三种元素混合,所有人都兴奋了。

要不是保安死死阻拦着,那些人几乎要冲上了舞台,与陆励成一起,狠狠蹂躏那个纤弱的女人。

陆励成掐着她的脸颊,让她看向下面那些涌动人群。

“你看他们都想要你,不如把你推下去,让大家都好好满足一次?”

不要!!!

顾烟拼命摇头,哀求的看着陆励成,求他不要这样做。

陆励成眼神幽暗,扯开了顾烟嘴巴上的胶布,她一解放,立即哀求起来。

“陆励成,不要,我求求你……别这样,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什么都答应我?”陆励成沉沉盯着她,看不出喜怒。

顾烟连连点头,哭着哑声道:“那你当着他们的面,说你是全天下,最贱的母狗。”

什么?

顾烟脸色蹭的惨白,不可置信的看着陆励成。

这样的话,她连电视上,都没有看到过。

可陆励成却要她说?

还是当着这么多人面?

“怎么,不愿意?”陆励成神色阴鹜,“那就别怪我对你不留情!”

“别!”顾烟急忙喊道,“我说,我说……”

陆励成将她拖下桌子,摁着她的脑袋,让她跪在舞台上,正面对着无数男人兴奋扭曲的脸。

各种下流的喊声不断传来,顾烟忍不住恐惧的发抖。

纤细的身体,缩得更加可怜纤小,水润的眸子里满是惊恐和屈辱,眼瞳不安的颤抖着。

“说啊,顾烟。”陆励成就站在她身后,残忍如恶魔,“快给我说!”

顾烟湿润的睫毛缓缓垂下,面如死灰,一个字一个字的艰难低声开口,“我是……狗。”

陆励成不悦道:“按我要求的说!大点声!你要是做不到,我现在就一脚把你踢下舞台!”

舞台边上,挤着无数可怕的男人面容。

顾烟宁愿死,也不愿意被他们碰。

“我是全天下……”她闭紧了眼眸,豁出去继续道,“最贱的,母狗。”

陆励成一步上前来,抓住了她的头发,用疼痛迫使她睁开眼睛,看着下面兴奋的人群。

“大点声,再说一遍。”

心脏在屈辱和疼痛里,沉入最绝望的深渊。

心如枯槁,反而在冰冷里镇定下来。

顾烟盯着那些人脸,崩溃嘶声大喊:“我是全天下最贱的狗!”

头顶上,陆励成嘲讽冷笑,丢开她的头发。

“顾烟,记住你今天的这句话。你是一条狗,一条我一句话,就能碾死你的狗。以后,再让我在这些地方看见你,我就真的让你尝尝,做一条被万人骑的狗的滋味!”
顾烟是被陆励成从舞台上拖下去的。

舞台下的男人们不满大喊,要顾烟回来继续表演,陆励成头也没回,抓着顾烟的手臂,一路拽到休息室。

顾烟双手还被反捆着,脚步踉跄,跌跌撞撞的艰难跟上陆励成的脚步。

一进屋,顾烟就被他一把推进沙发里。

陆励成俯身压下来,抬手解开领带,眼神凛冽威胁。

顾烟回忆起昨晚的疼来,下意识的抗拒:“你别碰我……”

陆励成眯起眼睛,掐住顾烟的脸颊:“不想我碰你?那你想被谁碰?外面那群男人吗?”

“不是……”顾烟摇头,她谁也不想要。

她只想要走。

陆励成眼神幽暗,忽然坐直身体,解开了皮带。

“你以为我,我又愿意碰你这个肮脏的贱人吗?你这样的女人,就只配给我舔!”

顾烟睫毛一抖,悲惨的落下眼泪。

“听见了吗?顾烟,我叫你给我舔!”陆励成抓着她的脑袋,往自己的腿间按。

顾烟咬紧了嘴唇,倔强的不肯妥协。

“陆励成,我讨厌你!你别逼我,不然我会咬你的!”

那天晚上,她是为了哥哥的医疗费,才屡次妥协,她不是真的下贱。

陆励成笑了一声,神色嘲讽:“我给你五十万,顾烟,只要你听话给我舔,我马上给你五十万。”

顾烟恨恨瞪着他:“我不会信你了。”

陆励成从西装兜里拿出一张签好名字的空白支票,塞进顾烟胸口。

“你可以随便在这张支票上填数字,只要你现在听我的话,你就能拿到你最喜欢的钱。”陆励成讥讽轻蔑,“五十万,一百万,一千万……你想要多少,就能在上面填多少。”

顾烟看着陆励成那高高在上的轻蔑模样,渐渐僵住了身体。

她需要这些钱,哥哥的手术这个月就要做……如果能拿到一百万,哥哥就能康复了。

睫毛数次颤抖之后,顾烟妥协了。

她慢慢撑起身体,朝着陆励成的腿间靠过去。

就在快要碰到的时候,陆励成却忽然一退,抓着顾烟的头发,狠狠将她摔在地板上。

顾烟撞到了手肘,疼得她身体一缩。

“贱人,果然只要给你钱,你就什么肮脏的事情都能做!”陆励成面色阴沉,狠戾盯着她。

顾烟垂下脑袋,正好能看见塞在她胸口里的支票一角。

“对,只要你给我钱就可以了……”她垂着脑袋,眼泪无声落下,“我要这张支票……”

陆励成冷冷低笑,往后退了几步,坐在另一个沙发上。

“顾烟,你还真是一条狗。”他分开双腿,“既然是狗,那就要有狗的样子,跪着爬过来给我舔。”

顾烟肩膀一缩,盯着那张支票好几秒后,她艰难缓慢的移动着身体。

跪行到陆励成的脚边,按照陆励成的吩咐,做了所有他要求的事情。

正到一半,休息室的门忽然被人敲响,一道圆滑猥琐的男人声音隔着门板响起:“顾烟,你还在里面吗?赶紧出来,我找你有事。”

陆励成眉头不悦一皱,抓紧了顾烟后脑的头发。

外面的男人又接着道:“你哥哥出事了,进抢救室了,你还不出来吗?我等你好久了呢。”

他刻意把话说得暧昧,但顾烟的动作还是猛然一停,看向门口。

哥哥进抢救室了?

“顾烟,你给我继续。”

“不行……”顾烟心中不安,哀求陆励成道,“我过几天再来找你行不行?我哥哥出事了,我要去医院……”

陆励成抓着她的头发,将她重新扯回来。

“想找借口离开,没那么容易!顾烟,今天就算你哥哥死在外面,你也别想离开这里!
“陆励成,你不要这样……”顾烟挣扎起来,“你让我去一趟医院好不好?我哥哥的病情……”

陆励成抓着顾烟,将她压在身下,分开双腿,狠狠顶入。

“顾烟,我说过了,就算你哥哥今晚要病死了,你也别想离开这里!”

“疼……”顾烟瞬间软了身体,眼泪失控滑下。

“顾烟,你还不出来吗?”门外那个男人还在催促,“我等你一起去医院呢。”

明明说的是正经事情,可从他口里说出来,偏偏就带上了不清不楚的味道。

哥哥的状况这几天一直不好,就算那个男人明显带着其他的目的跟她说话,顾烟也不得不谨慎的相信。

如果,他的话是真的,那她哥哥的情况,就万分危急,她必须要赶到医院去处理。

“陆励成,我求你了,让我走吧。”顾烟哭起来,“我要去医院看看我哥……我保证,看完我哥我就马上回来。”

陆励成动作不停,干脆直接把西装外套塞进顾烟的嘴里,堵住她那张不断说着难听话的嘴巴。

顾烟不断呜呜叫着,拼命扭动着身体挣扎。

可陆励成的力气太大了,掐着她的腰,让她没有一点挣脱的可能性。

门口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

屋子里,陆励成正一遍又一遍的,反复索取。

意识在疲惫和疼痛中一点点下沉……顾烟浑身乏力,软软的趴在沙发上,任由陆励成动作。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切终于结束。

顾烟累得几乎昏死,可想到情况危急的哥哥,她又拼命撑起身体,挪动着想要离开。

“站住。”陆励成突然出声,“顾烟,你要走,就把支票留下。要不然,天亮之前,别想离开这里。”

顾烟僵住了身体,心脏在绝望里枯槁成灰。

“陆励成,你一定要这样逼我吗?”她垂着脑袋,无力喃喃,“我真的很需要这些钱,我要用它去救命……”

“救命?”陆励成嘲讽冷笑,“顾烟,都到这个时候,你还在骗我。”

顾烟哑声道:“到底要怎样,你才能信我一回?”

陆励成字字用力:“你就是一个毫无底线的下贱女人,我为什么要信你?”

顾烟哭着笑了起来,心脏终于沉入了最冰冷幽暗的深渊里。

“好,支票我还给你……”她闭上了眼睛,“你让我走。”

陆励成阴沉着脸,好半天没有说话。

顾烟手臂还被捆着没解开,她不能自己拿走支票:“你拿走这些钱,放我走。”

陆励成沉默良久之后,点了点头:“好,好,顾烟,你就是要走对吧。”

他一把站起,并没有扯出支票,而是三两下将顾烟推了出去。

“那就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他站定在门口,眼神晦暗阴鹜,“以后,别再出现在我面前碍眼,要不然,我一定弄死你!”

顾烟跪坐在地上,垂着脑袋,半响没动。

陆励成狠狠摔上门,回到了休息室里。

走廊上,安静昏暗,许久之后,背后终于响起了高跟鞋的声音。

江思雨带着人,走了过来。

她并没有直接开口,而是让人将顾烟架走,带到了另一边偏僻的房间之后,江思雨挥挥手,让她的人离开房间。

屋子里,只剩下她跟顾烟。

“我哥哥出事了,我要走。”顾烟后背撑着墙壁,刚刚站起,江思雨就一个耳光,大力甩在顾烟的脸上。

“我雇你来,是跳舞的,不是让你勾引我的未婚夫!顾烟,你他妈真是个贱货!”

顾烟身体本就脱力,一下没站稳,被江思雨打得摔倒。

江思雨又一高跟踩在她脸上。

“敢勾引我未婚夫,这笔账,我今天跟你好好算算。”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谜语楼小说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miyulou.com/html/10933.html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直不起腰pop阿肥肥 肉嫁高柳家

关小雅的梦想就是做个明星,她的一切外在条件都不错,但是就差了点机遇,听见厉南景说要对自己负责,问她有没有想要的东西。“我想……”关小雅几乎想脱口而出,但看到男人脸上由始至终毫无笑意的面容,她支支吾吾道:“我想去厉江娱乐当艺人,进娱乐圈。”“...

我和老公的约会经历 我和老公约会只是想改变一下性生活方式

我和老公的约会经历 我和老公约会只是想改变一下性生活方式

我和老公在xing生活上,是极尽缠绵,虽不是夜夜春宵,但每周2~3次的xing生活,都让我享受到xing高潮。那种被丈夫疼爱的感觉实在太美好,我想这也许就是做女人最神奇最幸福的感觉了。     可是到了婚后的第四年,我的感...

古代春宫图大全(组图)

古代春宫图大全(组图)

春宫图是指以xing交为主题的绘画,又名春宫画、秘戏图,日本称为“春画”。春宫画起源很早,根据荷兰汉学家高罗佩考证,《汉书》中“坐画屋为男女裸交接,置酒请诸父姐妹饮,令仰视画。”,其中所述男女裸交合画,就是后日的春宫图。  ...

姜九笙被时瑾做晕第几章 乡野小春医无删减

好不容易到了御膳轩,抬眼,就看到那个长得白白净净,一脸无害的皇帝儿子端坐在首位。右边,还坐着几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不用想也知道,那些女人肯定是皇帝的老婆了。 看到彤彤到了,众人皆起身相迎:“恭迎太后,太后娘娘金安。”...

穿越到以性为考试的世界小说 余下全文打不开

“不——!” 花最后一丝神智被摧毁了,她浑身战栗,长发披散,眼中充满血丝,凄厉地大叫一声,不顾一切地狠狠地咬住了古鹤的耳朵,她死命地咬着,仿佛就算立刻死去也不会松开。 古鹤杀猪般地大叫,像...

浪妇杨雪[完] 学长两个人一起会撑坏的视频

他的眼里没有半丝温暖,看她的眼神变得嫌恶与不屑,一句句,一字字都如同一把尖刀,将她从前的尊严全部都搁成一片片,然后踩在脚底,直到血肉模糊,他要让她痛不欲生,这便是背叛他的代价。 看着眼前变得如此恐怖刻薄的男人,连茜茜一时间惊呆了,她的心被...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