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两性小说 > 正文内容

快穿肉文,《深不可测》金银花露结局

访客1年前 (2020-09-04)两性小说636

这是龙煜人生第一次心甘情愿的示好,他紧紧地抱住青年,主动靠过去,露出修长的脖子,献上自己后脖颈处的腺体。用自己的信息素召唤青年的意识,手安抚性的轻拍后背,说:“柏宸,你做得很好。”

凭借着本能,柏宸嗅了嗅龙煜的后颈,瞬间熟悉香醇的信息素香占领所有的神经,令柏宸身体内的邪火得到有效的舒缓,心理上的渴望却愈加强烈。他不确定的,试着呼唤:“龙煜?”

龙煜出奇的有耐心,轻声的回应:“我在。”

“龙煜?”柏宸又唤了一声。

龙煜继续不厌其烦的回答:“我在。”

终于,像是完全确定了,柏宸手指抓紧龙煜的肩膀,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下一秒,却好似一只发疯的野兽,骤然起身将龙煜抵在金属墙壁上,赤红着双眼,一口咬在男人修长的脖子上。

龙煜闷哼了一声,默默地承受,完全没有反抗的想法。

一群下属虽然大概了解两位领袖的关系,但亲眼看到这么炙热的画面还是有些手足无措。一个个局促不安,不是向上看天花板就是向下看脚尖。

龙煜皱了皱眉,手放在柏宸的后背笨拙却又温柔的安抚着,眼睛却凛冽的看向旁边已经全身瘫软快要昏迷的菲莉,沉声命令:“还愣着干什么!把人抬下去!全都给我推到外面,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进来!”

“是!老大!”下属齐齐的回答。不敢有片刻的耽误,面对发情期的Omega,一个个忍着生理冲动,快速的把人抬出去,全部退到密室外,本本分分的看守。

龙煜扫了一眼便看到顶棚的监视器,用狭长的眸子紧紧盯着,仿佛知道那里会有人回应一样,简洁有力的发号施令:“白峰,关闭所有的监控,全面封闭,我需要几天时间,剩下的交给你和佐锦了。”

明知道男人看不到他们的动作,白峰还是下意识的站直,恭敬的回答:“明白,老大。”接着按下按钮,按照指令关闭所有的显示器。

“呵……真听话。”徐子明狞笑:“难道你们不想亲眼看看自己效忠的人是怎样被男人压在身下狂操的吗?”

“去你妈的!老子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佐锦最恨别人侮辱龙煜,他没再客气,一记手刀将人劈昏过去,脚重重地踢在徐子明的肚子上。

昏过去的徐子明嘴角渗血,躺在地上气息微弱。

白峰冷眼看了看,嫌弃地向后挪了挪,然后说:“把人带走,我们还有事情要做。”

“好叻!”佐锦像拖着一条死狗一样拖着昏死过去的徐子明,跟在白峰的后面走出监控室。

待所有的一切都清理完毕,龙煜才环住柏宸的脖子,口中潮湿的气息吐在柏宸的耳畔,带着丝丝的诱惑说道:“乖孩子,可以开始了……”

伴随着浓郁浓重的信息素的味道,两人下体坚硬无比。自己的alpha发情,龙煜也被动跟着发情,臀间隐蔽干涩的穴口开始不自主的收缩,又一次难得的自动分泌出黏腻的淫汁,渐渐湿润起来。

柏宸还没有完全恢复清明,体内燃烧着最原始的欲火。他以强势的姿势将男人困于墙壁和身体之间,低下头狠狠的啃咬着那猩红诱人的嘴唇。火热的唇瓣狂野的交叠在一起,令周围的空气再一次迅速升温。

两人信息素缠绵的相互交融,从灵魂到身体的完美的融合。柏宸粗鲁的捏住龙煜的屁股,不停的抓揉着,感受那处的柔软紧实。舌尖霸道的顶开男人的齿缝,模仿着性交般的动作,疯狂的进行刺突,侵占口腔中所有敏感的地带。

龙煜半阖着眸子,隐隐约约泛着迷人的水光。他紧紧的贴近柏宸,十分配合地张开双唇,吞咽着双方混合在一起的津液,微微发出撩人又性感的轻吟。

柏宸眼睛一晃,不再满足于隔着衣服的磨蹭。他抬起赤红的眼睛,咧着嘴一笑,露出白森森的牙齿。接着手指在空中挥动数下,龙煜的衣服瞬间分裂成参差不齐的碎片,完美的身材没有丝毫保留的展现出来。

Chapter 34

两人靠得太近了,呼吸仿佛都融在了一起,浓烈的信息素几乎要将龙煜的脑袋冲晕了。他眸光闪烁,不自觉的挺了挺腰,用自己勃起的下体去触碰柏宸的肿大。

柏宸漆黑的眸子里藏着一团烈火,他双手肆意的揉搓着眼前这幅完美精壮的肉体,所到之处均留下深深浅浅的红痕。红与白的交错,大大地刺激着柏宸的感官,欲念如滚烫的熔岩般爆出。他大力箍紧龙煜的腰肢,迫不及待的张开嘴,用牙齿啃咬男人身上的每一寸肌肤,从脖子到锁骨再到胸膛,继续向下,反反复复。

这种如野兽进食般的啃咬令龙煜产生一种要被生吃活吞的错觉。他不住的战栗,甚至破天荒的抬起一条腿磨蹭柏宸的腰腹,充满了暗示性。

柏宸一手擒住那条不老实的长腿,充血的眸子死死地盯着龙煜胸前慢慢挺立起的乳头,口干舌燥的吞了吞口水,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

被那种火辣的视线注视着,龙煜觉得乳头瞬间酥麻起来,就连顶端细小的空隙都舒张开来,痒痒的,麻麻的。他高傲的扬起下巴,泛着水光的眼睛溢满了无限的风情,勾起嘴角说:“乖孩子,想要舔它们吗?”

柏宸用力的点头,裤裆处凸起的部分已经濡湿了。

龙煜轻笑,骨节分明的手指虚指着颜色靡丽的乳头,说:“那就,好好地舔,让我看看你有没有本事把它们弄得更大!”

龙煜的言语对理智还未完全恢复的柏宸来说简直是挑衅。他低吼了一声,张嘴便含住其中一颗待采撷的红果,连带周围肉粉色的乳晕都吃进嘴里,用牙狠狠的咬,用唇大力的吸。把本来就硬成石子的乳头吸得更红更大,只要舌尖轻触,就会引来轻颤。

“嗯……”

青年的嘴唇又热又湿,龙煜呻吟着,手指穿到柏宸的发丝中,接着强硬的拽起,挺着胸,将自己另一颗难耐的乳头塞进柏宸的嘴里,更加亲密的感受那温热的口腔带来的快感。

乳头的弹性口感都万分的好,柏宸上了瘾似的,拼命的吸啜,仿佛要把那处吸出乳香才肯罢休。

龙煜扬起修长白皙的脖颈,眉间隐隐透出愉悦,肿起的肉棒硬邦邦的顶在柏宸的小腹上,似有若无的磨蹭,把顶端分泌出星星点点的淫汁全部蹭到青年湿透的裤子上。

吸吮的时间很久,直到龙煜觉得开始微微的刺痛,柏宸才松开嘴。两颗沾满口水的乳头颜色更加靡丽了,小小的乳晕旁有着深深浅浅的牙印,告知着它们经过怎样肆意的玩弄。

柏宸呲牙


一笑,对自己的杰作很是满意。接着没有片刻停留的开始舔吻龙煜的脖颈,用自己的犬牙咬住男人的腺体,霸道的将自己的信息素注射到那里面。

两股强大的信息素在龙煜体内娴熟的碰撞融合,所发出一种奇异的快感,龙煜低吟一声,身体如被电击般一抖,后穴便开始源源不断的分泌透明黏腻的液体。眨眼的功夫,股间便湿滑一片,色情地顺着滑腻的皮肤向下蜿蜒流淌。

柏宸忍耐的时间太久了,久到瞳仁都反射出赤红的光芒,像一只失控的野兽。他喘着粗气,手指迫不及待的钻进黏腻的臀缝间,接着分泌物的润滑微微一顶,便挤进一根手指。霎时,层层柔软的肠肉和温热的液体就将其团团围住,饥渴热烈的蠕动着。柏宸迅速找到肠壁上浅处的敏感点,用指腹戳弄,用指尖搔刮。让里面更加湿润分泌更多的汁水。

龙煜被手指扣得双腿发软,黑色的长发散落满背,透着一股糜烂又性感的美。猩红的双唇微启,充满磁性的声音不经意地溢出,令人欲望大增,恨不得拆吃入腹。

见男人这幅发情诱人的模样,柏宸一口咬在龙煜的喉结上,大力的吸吮,发出啧啧的水声,手上快速的抖动,把紧实的肠道震开。

龙煜性器一跳,声调突然拔高,手指扣住柏宸结实的后背。

柏宸抽出沾满淫水的手指,当着龙煜的面放到鼻间闻了闻又舔了舔。

龙煜挑眉看着他的动作,勾起嘴角问:“小畜生,好吃吗?”

透明的液体带着浓烈的信息素,刺激着柏宸的脑部神经,令他血液沸腾,化身成狼的捏住龙煜的屁股,用自己肿胀充血的肉刃抵在濡湿的肛门口,接着大力的推进,长驱直入。

两人皆处于发情阶段,所以挺进的过程比以往轻松容易许多。当全根没入后,柏宸头埋在龙煜的肩窝里,舒服得呜咽了一声。

龙煜全身都在战栗,身体被填充的感觉再一次袭上心头。他搂住青年的脖子,命令着:“快动!”

急不可耐的柏宸在听到龙煜的指令后,大吼一声,托住龙煜挺翘的屁股一把将人抱起来,胯用力的上顶,伴随着“噗”的一声,大量的液体从结合处溢出。

身体腾空,所有的着力点都在连接处,使得体内的肉棒埋得更深。强烈的快感令龙煜有些眩晕,他主动的盘住柏宸的腰,整个人挂在青年的身上,翘起的性器来回摩擦结实的腹部,已经开始滴滴答答的流水了。

柏宸快而有力的抽插,无言的宣泄着体内的欲火,埋头苦干的姿态与完全清醒时截然不同。

“啊……嗯……慢一点……”龙煜高高低低的呻吟声被迅猛的抽插撞得支离破碎。胸前的红肿妖艳的乳头随着挺动的节奏上上下下的摩擦柏宸英俊的脸,仿佛求欢一般。

柏宸从来没有让龙煜失望过,就算意识不算清晰他也会满足男人所有的要求。他微微侧脸,双唇一张一闭便把其中一颗吃进嘴里,用力的吸食。

这个体位插得尤其的深,阳具硕大的顶端每每都能挤开层层的肠肉抵达萎缩的生殖腔口,用蛮力去戳弄那处褶皱的敏感地带。长久如此,饶是龙煜也承受不住这种频繁强烈的快感,体内深处涌来阵阵湿意,淅淅沥沥的淫液从痉挛的肠道内冲出来,“吧嗒吧嗒”落在地上。

柏宸肉棒暴涨,纵横的青筋在脖子上狰狞地凸起,他十指深陷龙煜光滑的臀肉中,野蛮地向里冲撞。

柔软的肉壁越操越热,仿若能被摩擦出火星一样。龙煜浓密的睫毛轻轻颤动着,实在忍受不了,才附在青年的耳边,性感地唤道:“……柏宸……”

瞬间,脑内像有烟花炸开一般绚丽灿烂。柏宸一个深埋,把龟头重重的顶在肠壁深处的褶皱地带,肿大的结卡在龙煜的前列腺处,堆积已久的精液如火山喷发,成股的浇淋在肠道内。

敏感的肉壁被烫得连连紧缩。龙煜颤抖着作势要将人推开,可射精中的alpha是不会轻易退出的,直到完成标记结束整个发情期,肿大的结才会消失,生殖器才会脱离后穴。

龙煜最受不了被触碰体内本已萎缩却意外十分敏感的生殖腔,随着精液持续的射出,他再也抵挡不住,身体崩成弓形,低吼着射出来。

被药物激发出来的邪火宣泄出去后,柏宸终于重新恢复了清明。他低头看了看挂在腹肌胸肌处的点点白浊,恶劣的扬起嘴角,说:“舅舅,您又被我操射了。”

虽然酣畅淋漓的性爱让龙煜失去了大半的力气,可面对正常的柏宸,他依然不甘示弱,抬起手拍了拍青年的俊脸,倨傲地说:“被一个Omega设计,真没用。”

柏宸摸着男人光滑的脊背,笑答:“所以还要舅舅多多调教我才是。”说完抱着男人稳健的朝里面的走去。

密室中本来就有一个大床,是徐子明特意为发情的柏宸和菲莉准备的,却没想到最后使用它的却是两个最强的alpha。

越强的alpha发情期越长,更不用说是柏宸和龙煜了,一次远远不够。

龙煜现在有些煎熬,他攀在青年的身上,只有私处是连接在一起的。柏宸每迈出一步,体内的肉棒都会深深地戳中内里的肉壁,把本就敏感的肠肉捣得又烂又烫。

“快点!”龙煜皱着眉催促。

柏宸低声的笑,胸腔的震动弄得龙煜手掌发麻,他说:“舅舅,别急。我的结消退最少要三天,这三天三夜的时间内,我会让你很满足的。能拥有这世上最强的alpha,舅舅,你很幸福。”

“这种自大的话,不要说得太早,最后腿软的说不准会是谁。”龙煜挑眉,蒙上水雾的眸子流光溢彩。

柏宸爱意满满地吻了吻龙煜潮湿的额头,接着才把人放到柔软的大床上,展开新一轮的肉搏战。

结卡在肠道上,所以性器是不能离开甬道的。变化姿势,柏宸只能把龙煜翻转过来,任由柱身激烈的与肠肉摩擦,迸发出火辣火辣的快感。

龙煜抓住床单,精壮漂亮的脊背凹陷出一个迷人的弧度,猩红的嘴唇抖了抖,意乱情迷的发出淫乱放荡的叫声。

“操我……快一点……啊……再快……”

Alpha之间的性爱,完全不用那么小心翼翼,反而越粗暴越畅快。柏宸俯下身,用滚烫的胸膛贴近龙煜的后背,侧着脸咬上男人的耳垂,用牙齿慢慢碾磨,舌尖灵活的游走在耳廓边,再一点一点的向里探索,钻进敏感的耳蜗。上面如此亲昵温柔,下面却如猛兽攻击,疯狂地挺进挺出,突出的耻骨大力的撞击着龙煜圆润的屁股,把那白皙的臀肉撞扁撞得变形,发出有节奏的啪啪声。片刻后,便通红一片。

“舅舅,你下面好像很爱我,咬得很紧,不但要吸走我的精华还要吸走


我的灵魂吗?真贪吃啊!”柏宸箍紧男人的腰,画着圈的向里面凿,把甬道里存留下的淫液搅出来再捣进去,白白黏黏的糊在结合处。

龙煜急促的喘息,下体被牢牢握住,富有技巧的挑逗。前后夹击令快感无限增大,昏聩的脑子想不出任何反驳的词汇,张开嘴便是一声接着一声的低喘呻吟。

柏宸爱极了龙煜的叫声,这比世上任何催情剂都要管用。然而看不见男人意乱情迷的表情,令他很不满意。他再一次变换交合的体位,面对面的将人抱在怀里,让龙煜坐在自己的怀里,向上顶。

柏宸漆黑的眼睛火热的盯住龙煜,颇为深情地表白:“龙煜,我爱你。”

半晌,龙煜才睁开满是水雾的眼睛,修长的手指勾起青年的下巴,笑得傲气又诱人:“小畜生,吻我。”

柏宸宠溺的勾起嘴角,英俊的脸庞慢慢的靠近:“遵命,舅舅。”说完,覆上那猩红水润的薄唇。

所有令人血脉贲张的呻吟声全部堵在喉咙中,粗壮的肉棒操进操出,不知疲倦,无穷无尽的循环……

Chapter 35

“结”消退已经是三天之后了。

整个密室被强大的信息素包围,让人望而生畏。

柏宸眼含爱意的看着身下已经软成一滩春水的男人,爱怜的吻了吻潮湿的额发,这才慢慢地将自己的性器从那处软烂水滑的甬道中退出来。

“……嗯……”

龙煜蹙起好看的眉,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沙哑的轻吟。连续几天几夜的性爱,柏宸的下体仿佛已经长在他自己的身体里。就算是身体透支了,拔出的过程中肠肉还是会不满足的蠕动,竟然试图再一次咬紧。

柏宸感受到肉壁的不舍,低声轻笑:“舅舅,别太贪吃,这里都肿了。”说着,用手指摸了摸那红肿的洞口。

因为连续频繁的使用,那处已经合不拢了,甬道里堆积了几天的精液顺着穴口向外流淌,白花花黏腻腻的,色情地挂在嫣红色的收缩的穴口,煞是好看。

龙煜神情恍惚地躺在床上喘息,黑色的长发被汗水打湿成缕,凌乱地黏贴在身上。狭长的眸子里水光闪闪,浓密的睫毛上还挂着两滴晶莹的水珠,看起来脆弱又靡丽。

柏宸亲昵地咬了咬男人光滑的下巴,然后拿起斑驳的床单简单的擦拭,柔声地说:“舅舅,先忍一下,回去我们再舒舒服服地泡澡。”

龙煜看着他眨眨眼睛算是同意了。

柏宸动作轻柔认真。龙煜的上衣早就被他撕成碎片了,只有裤子和外套是完整的,好在可以把男人的身体完美的遮蔽起来,他也就安心了。

柏宸蹲下来帮龙煜穿好鞋,抬眼问:“舅舅,你还好吗?用不用我抱你出去?”

龙煜摆摆手,用沙哑的不成样子的声音回答:“不用,我可以自己走。”

柏宸抿嘴偷笑,没有再刺激龙煜的自尊心,而是扶着他的腰,一步一步走出密室。

门外,白峰和佐锦已经恭候多时了。听到动静,赶忙站好,关心地望过去。

两个身材高大的身影逆着光走过来。龙煜捂得严严实实的,俊美的脸上没有什么过多的表情,而柏宸只穿着一条松垮的裤子,上身赤裸,结实的前胸后背密密麻麻的布满抓痕和咬痕,尤其是左胸上那处龙家的家纹,被牙印吻痕完全覆盖,根本看不清原来的图案。对于下属们的目光,柏宸丝毫不介意,挑着眉神情餍足。

看二人这幅样子,不用想也知道整个发情期,他们床上运动是多么的激烈。

佐锦偷偷地打量了一下,然后挤到白峰的身边,用指甲去扣白峰的大腿,小声地说:“喂,什么时候咱两也来一发这样的,怎么样?”

白峰瞟了一眼佐锦充满希冀的小眼神,牵起嘴角说:“又欠操了?好,满足你。”

佐锦又想说什么,可龙煜已经走近了,便闭上嘴巴,只是用眼睛瞪了瞪白峰。

回到龙家庄园后,柏宸接管了六爷家的管辖区。对于徐子明,他直接命王爵打了一支破坏身体机能的药剂,把人送到国外,永远都不准回来。

这次事件后,其他家族再不敢对龙家有任何非分之想,他们生怕自己变成下一个六爷,不仅丢了地盘还把全家老小的性命搭进去。

一个月后,龙家庄园。龙煜生日宴。

宴会上来了不少有头有脸的人,当然美男美女也数不胜数。佐锦爱撩骚,以前见到好看的Omega都会轻浮地拍拍屁股捏捏腰,有时候还会偷个香儿。现在情况特殊,有了主了,虽然不能动手,但动动嘴过过干瘾,也很舒爽。

佐锦正调戏着一个刚成年的男性Omega,就看见白峰穿着一身白西服,脸上带着礼貌的笑容,身边围了一圈的女性Omega。

王爵的腺体移植手术很成功,白峰现在重新拥有的腺体,魅力自然有增无减。佐锦啧了一声,转身就把刚撩到手的Omega忘到脑后,气冲冲地走向白峰。

“呦~这么多美女,峰哥今晚艳福不浅啊!”说着他甩了甩额前的头发,冲着旁边的女性Omega抛媚眼。

两个S级的alpha凑到一起,强势的信息素把一众美女弄得头晕目眩,双腮酡红,遮着嘴羞涩的笑。

白峰看他一脸阴阳怪气,心里暗笑,面上却不显,淡淡地说:“佐锦,你刚刚是喝醋了吗,为什么信息素里带着醋香味?”

“谁他妈喝醋了!”佐锦听出了画外音,恼羞成怒,呲着颗虎牙作势要扑过去。

白峰先一步出招,将人拽到一旁,箍紧腰,低声说:“老实点!老大还在一旁看着呢!”接着咧嘴坏笑:“我这是接待客人,怎么,吃醋了?”

自从白峰重新有了腺体,只要他一靠近,佐锦就抗拒不了了。闻到那股气味,身体就麻了一半,语气也软了下来,小声的嘀咕:“瞧你那张骚气的脸就烦。”

“那可不好办了,你还得看一辈子呢,慢慢适应吧!”

趁着没人向这边看,白峰大力地捏了一把佐锦的屁股,然后说:“别闹了,好好招待客人。”

佐锦不情愿的点点头,拿起一杯酒走到贵宾身边攀谈起来。

龙煜的生日,柏宸自然很是上心。为了兑现之前的事情,他特意买了钢琴放在大厅的中央。在众人的目光下,坐在钢琴旁,用磁性的声音了句“舅舅生日快乐”,便开始弹奏起来。

龙煜眯着眼睛倾听,修长白皙的手指在杯沿上慢慢的画圈。早期青涩顺从的青年俨然变成了一个成熟的男人,他帅气英俊,有能力也有魅力。龙煜的视线停留在柏宸的身上,一秒也不曾转移。

明亮的灯光从柏宸的头顶倾斜下来,将整个人的轮廓都打上了一圈淡淡的光晕。他前端的刘海整齐的梳到后


面,露出饱满的额头,脸部的轮廓更加立体深邃了,骨节分明的手指灵活的在黑白键上跳跃,流畅美妙的音符串联成的乐章,听起来饱含着满满的情深。

曲毕,龙煜在热烈的掌声中走到台上,将手中一朵火红的玫瑰插在柏宸胸口的口袋里。

柏宸顺势牵过龙煜的手,放在嘴边轻吻,笑问:“舅舅,喜欢吗?”

龙煜神情倨傲,但嘴角却带着抹不开的笑意,回答:“还不赖。”说完,视线飘到那双仿佛带着魔力的双手上。

柏宸十指修长有力,指甲修整得干干净净,总而言之,令人赏心悦目。龙煜呼吸一紧,慢慢地俯下身,猩红的嘴唇附在柏宸的耳边,轻声说:“其实我想知道……这双手在我身上能不能弹出同样美妙的音乐……”

撩人的气息环绕在耳边,柏宸喉结微动,胯下竟不由自主的肿胀起来,撑得裤子鼓起好大一个包。

龙煜和柏宸的关系大家隐约都知道,所以在场的人都纷纷转移视线,装作什么都没看到,继续休闲。

柏宸撩起龙煜柔软的长发,深情地印下一个个轻吻,然后抬起头,眼神闪烁,像溢满无数璀璨的星光:“舅舅,您可以期待一下。”

深夜,银色的月光透过宽敞的落地窗照在黑色优美的钢琴表面,一串杂乱无章的音符在宽敞的屋子里断断续续的响起。

在微弱的烛光下,两具男性身体交叠着,头部相抵,嘴唇激烈的蠕动,发出令人脸红心跳的水声。

龙煜一手环住柏宸的脖子,一手扶在键盘上,无意识的按出几声短促有力的音符。

柏宸快速的褪去两人的衣服,双手抓揉着男人肉感十足的臀部,手臂微微用力上提,便将龙煜放在钢琴上,倾身压过去。

温热的手掌在他光滑的身体上煽风点火的游走,龙煜被刺激的一抖,抬起脚踩在柏宸的肩膀上,呼吸急促的叫停:“停一下。”

柏宸双手支在表面,表情隐忍却没有继续动。

龙煜绷着脚背,用柔软的脚尖触碰眼前这幅强壮有力的身体,慢慢地滑到柏宸的胸前,在那处明显的家纹上仔仔细细的打圈。

对于在外甥身上印下属于自己的家纹这件事,龙煜从来都没有愧疚过,反而十分满意自己的作品。他愉悦的挑起嘴角,眼里透着浓浓的占有欲。

柏宸觉得男人性感的要命,他把那滚烫柔软的脚掌按在自己的胸口,让龙煜感受到自己胸腔剧烈的跳动。

“小畜生……”龙煜开口唤道,“我也给你一个礼物。”

话音刚落,他便抽回自己的脚,坐在冰凉的钢琴表面,缓缓地张开腿……

柏宸的表情从震惊变成狂喜,此时此刻,他身体每一个细胞都在战栗,灵魂仿佛要脱离身体的躯壳。因为他看到了,在龙煜右侧的大腿根部清清楚楚的刻下了两个字母——

——B.C。

柏宸。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谜语楼小说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miyulou.com/html/13059.html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整篇都是车的文章(白晴晴)最新章节目录

夏望着林露依。虽然这是她第一次见面,但她觉得有点熟悉。林露依慌了,但她还是很安静。她转过身来,怜悯地看着冯进,“金,你看瑞瑞,他一定又病了,他连母亲都不认识。”冯进皱着眉头,显得不耐烦。难怪冯锐没有靠近她。在过去的六年里,冯进很清楚林鲁依是...

我和老公的约会经历 我和老公约会只是想改变一下性生活方式

我和老公的约会经历 我和老公约会只是想改变一下性生活方式

我和老公在xing生活上,是极尽缠绵,虽不是夜夜春宵,但每周2~3次的xing生活,都让我享受到xing高潮。那种被丈夫疼爱的感觉实在太美好,我想这也许就是做女人最神奇最幸福的感觉了。     可是到了婚后的第四年,我的感...

古代春宫图大全(组图)

古代春宫图大全(组图)

春宫图是指以xing交为主题的绘画,又名春宫画、秘戏图,日本称为“春画”。春宫画起源很早,根据荷兰汉学家高罗佩考证,《汉书》中“坐画屋为男女裸交接,置酒请诸父姐妹饮,令仰视画。”,其中所述男女裸交合画,就是后日的春宫图。  ...

姜九笙被时瑾做晕第几章 乡野小春医无删减

好不容易到了御膳轩,抬眼,就看到那个长得白白净净,一脸无害的皇帝儿子端坐在首位。右边,还坐着几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不用想也知道,那些女人肯定是皇帝的老婆了。 看到彤彤到了,众人皆起身相迎:“恭迎太后,太后娘娘金安。”...

浪妇杨雪[完] 学长两个人一起会撑坏的视频

他的眼里没有半丝温暖,看她的眼神变得嫌恶与不屑,一句句,一字字都如同一把尖刀,将她从前的尊严全部都搁成一片片,然后踩在脚底,直到血肉模糊,他要让她痛不欲生,这便是背叛他的代价。 看着眼前变得如此恐怖刻薄的男人,连茜茜一时间惊呆了,她的心被...

学长两个人一起会撑坏的视频 我年轻漂亮的继坶2

记者们的问题一个比一个毒辣,无数的闪光灯在眼前闪烁,刺的眼睛生疼。 穿着一袭洁白的婚纱的乔欣然,被记者们围在口间,看起来狼狈不堪。 她竟没想到,韩墨还准备了这么一出!真是好算计! 正在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却见记者们被挤开,从后面走进...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