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两性小说 > 正文内容

炖肉计(是今 东岑西舅水乳交融那片

访客2年前 (2019-08-17)两性小说850

夜,幽静无声。

  凌晨两点,战家别墅里依旧只有唐浅孤零零的身影。

  她的眼睛时不时看向门口,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着。

  日复一日的等待,早已将她对爱情的希冀消耗殆尽。

  唐浅坐在沙发上,眼睑微敛,手掌无力地抚上小腹,指尖轻微颤动。

  她又怀孕了。

  她跟战深结婚五年,这是他们的第四个孩子。

  这五年里,她失去了三个孩子,这是第四个。

  只是这个孩子,他也不会让她留下。

  唐浅疲乏地闭上双眼,医生的话回荡在她脑海里——

  “唐小姐,你的子宫禁不起折腾了。这次再流产,只怕你以后都做不了妈妈。”

  下一秒,别墅外传来刺耳的刹车声,打断她的思绪。

  她手掌一颤,忐忑起身向外走去。

  她是想见到战深的,却又害怕他开口让她弄掉这个孩子……

  门被人用力推开,发出一声巨响。

  紧跟着战深修长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客厅的空气里瞬间充斥着一股酒味。

  “阿深,你……你喝酒了,我去给你煮点醒酒汤。”

  唐浅紧张地走上前,目光中带着浓郁的担忧。

  男人嘴角一勾,讥讽的看着迎上来的女人,嫌恶地避开她的手臂。

  “多谢战太太关心。”

  战深走近,弯腰直接将面前的女人打横抱起。

  身体的突然悬空,让女人忍不住惊呼出声——

  “阿深,你要干什么?”

  男人冷眼睨着怀里的女人,薄唇紧抿不语。

  他快步走进餐厅,将怀里的女人一把扔在餐桌上,随之传来的是餐盘落地的破碎声。

  唐浅感觉到关节处的疼痛,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她回神后,立马撑着身子想离开这里,却被男人一把按住肩膀。

  下一秒,衣服的撕裂声在幽静的黑夜里响起,尤为刺耳。

  唐浅慌张地摇头,脸色愈发苍白,“阿深,你……”

  每次他喝了酒,都要将她的自尊践踏一地,才能得到些许的满足。

  “你害死唐倩,不就是为了让我睡你?”

  战深的手用力钳住女人的腰身。

  他的嘴角勾着一抹嗜血的笑意,看着女人的眼睛满是狠辣。

  “唐浅,要不是你,倩倩不会死!”

  “阿深,不是这样的,我……”

  唐浅大声驳斥着,泪珠滚滚而下,显得格外苍凉。

  “车祸的时候,我想救她的,可是我根本推不开她,我……”

  “推不开?”

  战深看着女人的眼神愈发轻蔑,他伸手扣住女人的下颌。

  “唐浅,要是死的人是你该多好!”

  唐浅瞳孔猛地一缩,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男人的话像一把锋利的刀,直刺她心口,连呼吸都是痛的。

  她绝望地望向战深,看着他满脸的狂躁,猩红的双眼里无一不是对她的怨恨,她突然就明白了……

  原来不是所有的坚持,都可以换来回报。

  如果早知道他们之间是这样的结果,她愿意替唐倩命丧车祸现场。

  这样,她就不会经历这刺骨的疼痛。

  她所执着的五年,究竟换来了什么?

  “阿深,这五年,你可有在乎过我?
 唐浅紧紧盯着男人的双眼,心下满是忐忑。

  她期待他能说出预想中的答案,却又明白那是一个根本不可能得到的答案。

  战深嘴角一扬,嘲讽的看着她。

  “在乎你什么?在乎你害死了我最爱的女人?”

  他伸出修长的手指,一把扼住唐浅的下巴,勾唇,目光讳莫如深。

  “要不是你这张脸跟她相像,你以为你能活到今天?”

  听到这冰冷无情的话,唐浅只觉瞬间如至冰窟,遍体生凉。

  她眼底仅存的一点希望渐渐消散。

  就因为她长的像唐倩,所以她活下来了,是吗?

  可是,阿深,你不知道我多讨厌自己一直活在她的影子下!

  女人微微闭眼,晶莹的泪珠悄无声息地滑落。

  “阿深,如果我长得不像她,你还会不会娶我?”

  “不会。”

  男人冷漠无情的两个字重重砸在唐浅心口,让她连呼吸都只觉沉重吃力。

  她几乎将唇瓣咬破,满目凄凉。

  “我对你的爱,比起唐倩只多不少,你为什么看不到……”

  “你有什么资格跟她比?!她死了,你要不要也去死一次?”

  战深冷声打断她的话,满眼讽刺地看着狼狈的女人。

  他看到她的身体僵在原地,眼底堆满报复的快意。

  下一秒,唐浅无力瘫坐在地上,将自己蜷缩在角落里,低低的声音在安静的客厅里回荡着——

  “是不是我死了,你才会相信我说的是真的?”

  她没有害死唐倩,她怎么可能害死自己的亲妹妹!

  那天她看到车飞驰过来时,试图去拽唐倩的手臂,可她还是晚了一步,那车朝唐倩撞来,一道坠下桥……最后唐倩丧命在车祸里,尸骨无存。

  事实就是这样的,战深为什么不相信她?

  唐浅无助的倚着墙壁,大口喘息着,俏脸惨白,没有一丝血色。

  战深眸色一沉,眼底尽是森冷的寒意。

  又在装可怜?

  “唐浅,要死出去死,别脏了我的地方。”

  唐浅最后一丝的自尊彻底破碎。

  她眼睑微敛,盯着地砖的纹路,心口处心酸生疼。

  战深爱唐倩,无可厚非。

  为了能从她身上找到唐倩存在的痕迹,他娶了她。

  为了这张脸,他可以忍受心底的折磨,也可以……

  可是她做错了什么?

  他凭什么因为唐倩,就否定她的存在,否定……她身体里的孩子。

  唐浅用力眨了眨酸涩的眼睛,张开了干涩的嘴唇:“阿深,我们又有孩子了,已经两个月……”

  战深身体一僵,眼睛微微眯起。

  “怎么做,你应该知道,不用我再动手!”

  闻言,跪在地上的唐浅慌张地爬上前,无措的拽住男人的裤脚,恳求道:“我愿意为这个孩子付出一切代价!不管是身败名裂还是坐牢,只要你别伤害它!”

  可回应她的,依旧是他的无情决绝,让她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战深狠狠地踹开她,嗜血无情——

  “你不配做我孩子的母亲!”

  说完,战深转身离去,徒留唐浅一个人呆坐在冰冷的地板上。

  她的手颤颤巍巍抚上腹部,阵阵腹痛那般刺骨。

  这就是她生活了五年的地方,战深折磨她报复她的地狱。

  这一次,他是真的要把她往死路上逼……
唐倩出事五年了,这五年唐浅从来没有回过唐家。

  她不是不想回来,只是这个家从来不欢迎她。

  唐浅的脚刚迈进家门,林芳恼怒的声音就跟着响起——

  “你来这里做什么?!”

  “妈,我来看看你和爸……”
  “不用你挂心!”

  唐浅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刚走出房门的唐伦厉声打断。

  “你这样的毒妇,我们可不消受不起,免得折寿!”

  唐浅身体一怔,嘴角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

  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她跟唐倩都是他们的女儿,受到的对待却是天差地别。

  从小到大,不管唐倩想要什么,父母都会尽力满足。

  而她,只能玩唐倩剩下的玩具,穿唐倩剩下的衣服。

  他们给她的理由是,因为她是姐姐,所以事事要以妹妹为先。

  哪怕是唐倩做错事情,只要她哭,最后被打的人一定是唐浅。

  唐浅想不通,她们明明是双胞胎姐妹,可她硬是活成了唐倩的陪衬品。

  而唐倩死后,她就变成了罪无可恕的恶人。

  她眸色暗了暗,借口是回来拿东西的,快步走上楼梯,拐角进了跟唐倩共用的房间。

  说是两个人共用的房间,可里面除了唐倩的东西,早就没有她存在的痕迹。

  唐浅的视线一一扫过房间里的物品,最后定格在床头柜上的相片。

  那是她唯一一张照片,虽然里面只有她的背影……

  而照片里,唐倩拉着战深的手,俏脸上洋溢的笑容,满是开心。

  小时候,唐倩就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因为嘴巴甜,总能讨所有人的喜欢。

  而她……就像她身后的背影那般,总是孤独的、安静的。

  可是,最先遇见战深的人明明是她。

  她控制不住自己,爱上了那个男人,难道这也是她的错?

  ……

  傍晚,唐浅离开了唐家,她是被赶走的。

  离开唐家后,她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在路上,就像一片飘零的落叶,不知到底该去何方。

  她想到战深说的话,忍着心口处传来的钝痛,做了一个决定。

  如果肚子里的孩子不能活在这个世界上,那就让她带着它一起离开这个世界。

  回到战家别墅,她给战深发了个信息,只有简短的一句话——

  【阿深,如果有来生,我只求再也不要遇见你。】

  信息发出去后,她吃下了一整瓶安眠药,安静躺在床上,等待死亡。

  她这一生经历的事情,好像放电影一样,一一浮现在她眼前,最后画面停在她与战深在一起的那晚。

  那一夜,战深喝醉了,拉着她的手不肯放她走,后来……

  可谁能想到,过几天他却被唐倩以男朋友的身份带回了唐家。

  也许从那个时候开始,孽缘就已经埋下了。

  身体越来越疲乏,最后,女人眼皮轻轻合上……

  阿深,我走了。

  ……

  另一边,战深刚处理完公司的事情,出来时看到了短信。

  见是唐浅发来的,他眼底满是轻蔑。

  又在搞什么鬼?

  看了一眼短信内容,战深的眼神慢慢暗沉。

  他将手里的烟蒂丢进垃圾桶,阴沉的咒骂一句,气恼地想回去看看这女人又想玩什么把戏。

  可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屏幕再次亮起。

  战深皱眉,按下了接听键,没过多久,阴沉的神色转为震惊。

  “你说唐倩还活着,她回唐家了?!”

  他匆匆挂了电话,开车向唐家疾驰而去,早已将刚刚的短信抛之脑后…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谜语楼小说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miyulou.com/html/173.html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没有更早的文章了...

下一篇:双夫1v2 秘密教学子豪我们再做一次吧

相关文章

老公上级去家里要了我,疯狂的肥岳交换

老公上级去家里要了我,疯狂的肥岳交换

午后,阳光静好。景易宣坐在住院部的公园长椅上,叠着长腿,眯着眼,借着秋后暖暖的日光假寐着。倏尔,脚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他迷离的睁开了眼来。“叔叔,对不起。”一道软绵绵的声音,在他的脚边响了起来。景易宣低眉去看,就见一小东西正抱着个小足球,眨...

校霸被学霸玩到崩溃,省委书记的小宝贝全集

宋离薇被送到了医院,只是普通的中暑,喝了药,好好休息就行了,但贺天安不放心,非要让宋离薇仔细做一个检查,就当是每年的按时体检,宋离薇说不过他,只能依了。各项检查繁杂费力,她不想贺天安跟她一起浪费时间,劝道:“贺叔叔的葬礼还没结束,你应该出席...

饿了怎么办(H) 肉,善良的小姨子

顾烟不住摇头否认,她嘴巴被堵得严实,只能发出闷闷的呜呜声,泪水不断从眼角滑落,打湿她苍白的小脸。陆励成的视线扫过她身下,低声冷笑:“真空上阵,顾烟,你有够骚的啊!”话音落下的瞬间,他抓着顾烟肩膀,压着她的后背,抵在桌面上。双腿被迫分开,两人...

快穿肉文,《深不可测》金银花露结局

这是龙煜人生第一次心甘情愿的示好,他紧紧地抱住青年,主动靠过去,露出修长的脖子,献上自己后脖颈处的腺体。用自己的信息素召唤青年的意识,手安抚性的轻拍后背,说:“柏宸,你做得很好。”凭借着本能,柏宸嗅了嗅龙煜的后颈,瞬间熟悉香醇的信息素香占领...

坏老人的春天敏静九章(揉核h)全文章节目录

佩一环用长腿走着,直接走到靠窗的最后一排公共汽车上。虽然他的脸上没有表情,但他却充满了杀伤力。首先,我仔细看了看车,发现车上没有其他人,然后裴一峰坐在座位上。莫摇了摇头,站起来,把两个硬币放进去,看到这两个年轻的主人第一次要坐公车!汽车开始...

我和老公的约会经历 我和老公约会只是想改变一下性生活方式

我和老公的约会经历 我和老公约会只是想改变一下性生活方式

我和老公在xing生活上,是极尽缠绵,虽不是夜夜春宵,但每周2~3次的xing生活,都让我享受到xing高潮。那种被丈夫疼爱的感觉实在太美好,我想这也许就是做女人最神奇最幸福的感觉了。     可是到了婚后的第四年,我的感...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