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进酒唐酒卿小说完结免费阅读 将进酒by唐酒卿

《将进酒》是唐酒卿最新完结的一本古代耽美小说将进酒by唐卿酒小说全文讲述的是睚眦必报美人受沈泽川和浪荡败类纨绔攻萧驰野的虐恋故事,此文中的主人公实力相当,都是在朝中有重要职位的人,两人相爱相杀,攻很渣,也很残忍,做过很多对不起受的事情,小说的结局的he的结局。

将进酒唐酒卿小说完结免费阅读

“你是来找楚王的。”萧驰野闻声又把人压了回去,“怎么办呢?锦衣卫也翻不出来,只有我知道他在哪儿。你的时机已误,今夜太后必败无疑!好好疼我,我便是你的生路。”

沈泽川回眸,两个人鼻尖相对,他冷然地说:“砍死你,大家一起死就好了。”

“你费了这么大的力气才出来,”萧驰野说,“就是为了跟我殉情?”

“你不如靠这张嘴去和乔天涯谈谈。”沈泽川冰凉的指尖握住了萧驰野的手,下一瞬狼戾刀回扫而去,将追兵击退片刻。

沈泽川得到了空隙,抬腿抵开了萧驰野。他一手抄着绣春刀,一手提着狼戾刀,平复了方才疾跑的喘息。

“这条命记在账上。”沈泽川看着乔天涯奔近,握紧了刀,“今夜之后,我就是你大爷。”

泼墨般的夜色里,雪光一亮,沈泽川根本不给乔天涯开口的机会,当头一斩。

水花随着脚步迸溅,沈泽川刀刀致命,钢锋碰撞间,绣春刀挫损了刃口,被乔天涯挑飞了出去。

两个人顿时分开,沈泽川左手空空,浸在溪水里,冲掉了下淌的血。

“美人就该隔帘坐高阁。”乔天涯仿佛嗅见了什么味道似的,“提刀伤手,断了怎么办?”

沈泽川右手掂量了下狼戾刀:“拧断了手脚,不正好听话乖巧?”

“这世间有种人惹不得,”乔天涯说,“就是如你这般对自己都下得去狠手的人。”

沈泽川跨步而上。

狼戾刀重,他用起来不称手。可是重有重的好处,就如同现在,靠着纪家刀法的刚猛,砍得乔天涯无暇还手。

乔天涯倒退时被压得几欲后折,然而他一靠近溪水,便觉得不妙。果然见沈泽川受伤的左手从水间猝然撩起,那脏泥溅眼,使得乔天涯有一刻的破绽。跟着胸口再次遭遇重创,被沈泽川一脚踹到在地,砸进溪水里。

援兵才到,沈泽川连退几步,绝不恋战,拖起萧驰野要走。岂料萧驰野个高腿长,他险些扛不动。

* * *

搜寻越来越紧,时辰过得格外地慢。

整个树林里搜到的全部都是伪装,并且是训练有素的死士,他们一落入锦衣卫手中,便会咬舌自尽,绝不给纪雷审问的机会。

楚王到底在哪儿?

只有萧驰野知道!

“小畜生!”纪雷有些气急败坏,他起身环顾,“让湍城守备军沿着猎场搜查!”

* * *

沈泽川爬出水,拖出萧驰野。可这坡太陡,他一口咬在萧驰野的后领,把人拽也给拽上去了。

沈泽川左手的刀口血流不止,他撕了衣衫,在水里冲了冲,就缠在了伤口上。

萧驰野靠着这苔痕满布的石头,说:“我怀里有帕子。”

沈泽川探手到他胸口,摸出来一摊泥帕子,就把泥水全挤他胸口了。

萧驰野说:“这药效什么时候过。”

“一个时辰,快了。”

“蹲树上比待在水里隐蔽。”萧驰野看着他,见他浑身湿透,后领微敞,泥点还留在脖颈上,衬得十分……

“锦衣卫有驯兽所,动物嗅得见血味。”沈泽川说着俯首,轻轻嗅了嗅自己流过血的指尖。

十分媚态。

萧驰野看着他。

真他妈奇怪,这人刚才还在提刀杀人,又不似女儿家,怎么会想到这样的词?

真中了李建恒的邪!天天念,天天念,念得他竟然会这样想,这样看,跟阒都里癖好特别的老男人似的。

“刀法不错。”萧驰野目光像是能剥开沈泽川的后领,“在寺里没少苦练吧,然而这具身体从外却瞧不出来。你是不是对自己用药了?”

沈泽川眸子睨向他,顺着他的目光抬手摸到自己的后颈,反问:“你一日到底要看多少遍,这么稀罕?”

萧驰野舌尖舔着残存的血味,说:“这话说得有歧义,讲得我像是个色中恶鬼。”

沈泽川伸手过来,把那脏帕子盖在了萧驰野面上,说:“我以为你只是在胭脂水粉里混日子,不想你还是男女通吃。”

萧驰野说:“调什么情,二公子就是想让你把颈子上的泥擦了。”

“是想让我擦了,”沈泽川指尖隔着帕子停在萧驰野眉心,“还是想帮我擦了?”

冰凉的雨水顺着手指滴答在眉间,仿佛吸饱了那诱惑,滴下来都是晃开的水,潮潮地淌到了衣领里,勾出点又湿又痒的骚动。

萧驰野很想喝水,又很想让他离远点。

他沉默少顷,笑了一声,说:“你手段了得。”

“你想得挺多。”沈泽川束紧衣领,抱刀不再出声。

雨势渐小。

树林里的犬吠遥遥传来,两个人都没动。这石头抵在溪边,上边盖着灌木,是个格外窄小的藏身之处,其实仅能容纳一个人。

萧驰野等了半晌,听见那带狗的人往这头逼近。沈泽川把狼戾刀卡在半空,猫身从下边爬了进去。

萧驰野便觉得身上一重,那人从下边沿着腿挨到了他胸口。两个人身贴身地挤在这狭窄之中,萧驰野能感受到他骑上来时大腿相蹭的热度,还有他凑在自己鬓边的呼吸。

萧驰野盖着眼睛,在黑暗里能随意地构想沈泽川是个什么姿势,那藕白的颈也总是挥之不去。

“我求求你,”萧驰野叹气,“坐肚子上,别坐下边。”

沈泽川没动,因为上边窸窸窣窣的声音凑过来了。

萧驰野调试着呼吸,可是这个姿势,他往上抬抬头,就能碰着沈泽川的下巴,往下动一动,鼻尖都能沿着那脖颈线条蹭过去。

沈泽川原本倾耳听着动静,忽然掀开萧驰野的帕子,瞧着他不说话。

萧驰野也瞧着沈泽川,不知道是被今晚的血气冲了头,还是怎么回事,总之那逐渐硬起来的地方顶得两个人都不舒服。被雨水濡湿的布料紧密贴身,形成类似不着一物的触碰,仿佛再挪一下,都是有意的摩擦生火。

头上的犬还在嗅来嗅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谜语楼小说网 » 将进酒唐酒卿小说完结免费阅读 将进酒by唐酒卿

分享到: +

评论 沙发

换个身份

  • 昵称 (必填)
  • 邮箱 (选填)
  • 网址 (选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