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两性小说 > 正文内容

双夫1v2 秘密教学子豪我们再做一次吧

访客2年前 (2019-09-25)两性小说604
天地迷蒙。

分不清是雾是雨。

青丝飞舞,白衣飘扬。

柳叶眉,丹凤眼,樱桃嘴,一切都恰到好处。

绝美的容颜上,一抹似有似无的笑容,魅惑人心。

相对而立,男子剑眉稍皱,手指微微蜷曲。

“花弄雨,你……”遇上女子冷冽的眼神,剩余的话全咽进了肚中。

朱唇轻启,话语虽轻,却句句有力,仿佛凝聚在风中:“我说过,我的事不用你管。”

男子眉头皱紧,手上的青筋微微绽出:“花弄雨……”

“我说过不要管我,风淩。”嘴角勾起一抹有些残酷的笑容,花弄雨轻声道。

风淩浑身僵直了一下。

“记得吗,我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漠然说完,花弄雨转身,毫无留恋地走开。

留下风淩在似雾似雨中沉默。

花弄雨,真的,第二次机会都不肯给么……

一滴泪飘落,融入空气之中,化为水雾。

拳头猛地舒开,风淩惨笑。

花弄雨,泪啊……风淩,流泪了……

“呵……天意么……”风淩苦笑着摇头,一步一步,落魄似的走入雨中。

千年前的诅咒,施效于千年后的你我身上……花弄雨,你可曾知道,我并非有意伤你……天意弄人啊,天意弄人啊!为什么偏偏是我……

手指又一次握紧,风淩猛地站住:“成莫,我不会放过你。”

突地笑了一声,风淩脸上是难以捉摸的神色。也许,有悲寂,有落寞,有怨恨……

成莫,若不是你,我又怎会触动那千年诅咒?一切的起源,都在你啊……

眼神猛地变得冷漠,唇角婉转,一抹残酷的弧线浮现在俊秀的脸庞上。

不要怪我,都是你们逼我的,都是你们逼我的!

刹那之间,风淩周身泛出淡淡的红光——血腥与罪恶的象征。

远在千里之外,成莫一捂胸口,道:“堕落了么……流……”

也许我该跟你说声对不起吧?师命难违……大概一切都是天意吧……既然是师傅的临终嘱托,他又怎能违背?不能让花弄雨和流在一起……让流去完成一切……

虽然,我仍是不明白,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做……让我成为可耻的背叛者!

“我会不会后悔……”胸口的不适渐渐淡去,成莫的眼里,深邃得如暗夜。

“花弄雨,又在发呆了?”

花弄雨闻声抬头,见一蓝纱女子横坐在窗上,两条腿垂下来,在空中悠悠地荡。

收回目光,眼中闪过一丝落寞,嘴上却毫不留情:“怎么,又出来勾引男人么?”

窗上的女子微微一怔,随即笑道:“花弄雨啊,我怎有你那样的魅力?让男人最没防御力的可是你花弄雨啊……”

“呵……”花弄雨轻笑。

女子从窗上跳下来,竟没有一丝声音。

“修为又上了一层楼啊。”花弄雨笑道,分不清是夸,还是另有深意。

“哪里比得上你,花弄雨你又何必再嘲笑我呢?”

只笑了一声,花弄雨不再说话。

眼神飘忽,不经意间又向窗外看去——只是一片雾雨。

茫茫荡荡的一片雾雨,覆盖了一切,包括花弄雨的相思……

“其实……在他面前,是装的吧?”女子再次开口,恐怕只有风淩,才会让花弄雨有那样的神色吧?天地之间,除了他,再没有第二个人能让旋影门的门主花弄雨,露出那般神色……
花弄雨一怔,被看穿心思的尴尬席卷全身。

“是么?”女子追问道。

若是这样,何必装得那么辛苦?她可以感觉到花弄雨的绝望和辛苦……也许在风淩下手伤她的时候,那颗心,已经碎了吧?

“瞎说什么。”花弄雨调整好自己,道。

“花弄雨……”叹了口气,“何必让自己那么辛苦?”

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花弄雨问:“怎么看出来的?”

“花弄雨的事,瞒得了绿萼么?”

花弄雨看了看蓝纱女子,同样绝世的容貌,却逃脱不了一世孤寂的命运——陶绿萼,是石女。如果哪个男人要了她,只有一条路——死。

望着这样的绿萼,花弄雨心生怜悯,眼眶不觉已经湿了。

“喂,不会这样就感动得哭了吧?”绿萼笑笑,打趣似的说,“这样可不行哦,旋影门非灭在你手里不可。”

“呵呵……或许吧。”

灭了……那又怎么样呢?就算她不是旋影门的门主,又怎么样呢?

“花弄雨,你……”

“我没事,谢谢你,绿萼。”仰面一笑,把苦涩全部吞进了心里。

傻瓜,这样不累吗……

绿萼看了看花弄雨,走了出去。

也许现在,她一个人会好些吧……

仍是白衣飘扬。

花弄雨停在风易楼门口,朝里面望去。

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成莫,叫她来这里做什么?

“哟,花弄雨小姐,是你来了呀。”风易楼的老板亲自走出门来迎接花弄雨。

毕竟,旋影门的门主,不是什么可以怠慢之辈。更何况,莫大侠还亲自交代要等着花弄雨小姐来。

“嗯。”淡淡地应了声,花弄雨跟着他朝里面走。

楼里的客人都讶异地说不出话来。

一半是因为她的身份,一半,是因为她的美貌。

确实,花弄雨的美貌,江湖上何人不知何人不晓?只是许多人不曾亲眼见过。

“莫大侠在楼上等着小姐您呢。”

花弄雨点点头示意知道了。

她仍是不明白,成莫到底找她做什么。

好像,并没有惹到齐秀门什么吧?除非是风淩的事……可风淩不是已经当众伤了她么?还有什么好说的……

“就是这里了,莫大侠就在里面等小姐。”老板躬了躬身,道。

花弄雨点点头:“嗯,你可以走了。”

听到他的脚步声下楼,花弄雨推开了门,走进了房间。

“成莫。”花弄雨唤了成莫的名字,声音淡定,听不出一丝情感。

一袭白衣的成莫回过头来,俊美的脸上带着深深的愁容。

“花门主。”

花弄雨自嘲似的笑笑,花门主,叫的可真客气呀……

“有事么?”花弄雨不想呆太久,齐秀门的人,都高深莫测。

成莫犹豫了下,道:“花门主对流,还有感情可言么?”

花弄雨愣了。

千想万想,都没有想到他会问这样的问题。

“这与莫大侠你有关么?”花弄雨淡淡一笑,掩饰了自己的惊慌。

“流他……”

若是她知道流已入魔,又会是怎般反应?还会如现在般从容淡定么……

“莫大侠,风淩的事,早已与我花弄雨毫无关系,你也不比说什么了。若是今日找我就是为了这事,那么花弄雨告辞。”花弄雨走到门口,回身加了一句,“还有,以后也别找我,齐秀门与旋影门,互不相干,这对大家都有好处。”

成莫还想说什么,发现花弄雨早已走远。

暗自叹了口气,成莫道:“花弄雨,希望你不会后悔。”
成莫,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眉头轻皱,外面有些飘雨了,白纱微微沾雨,湿湿地贴在皮肤上。

脑中又闪过那个名字,那张面孔——风淩。

回忆像海水,她无法抑制自己的思想。

曾经,他贴着她的耳朵说:“花弄雨,不敢说永生永世,却可以说至死不渝。”

曾经,他看她淋雨回来,会紧张地要她换衣服,会去药店为她抓药,亲自看着她喝下去。

曾经,他看她的眼神里,全是宠溺。他对她的每一个动作,都小心翼翼,唯恐伤了她一丝一毫。

而那天……

胃里有什么东西在翻滚,花弄雨匆匆落在一家人家屋顶上,用手抚摸着腹部。

痛的,不是那里,而是心吧?

忘不掉,连梦中都是他那日的冷漠。

那样的眼神,是她从来没有从他的眼中见过的。

那样的漠不关心,甚至是憎恨的!

她从来不曾想过,会从他,风淩的眼中看到那样的神情。

想想真是讽刺呀……她竟然还下令旋影门弟子不许出手,她以为他不会出手的,她以为他舍不得出手的!

可是……她错了!大错特错了!

风淩,他出手了。

毫不留情的,重伤了她……呵呵,如果不是绿萼及时反应过来,她花弄雨,早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死在,风淩的手下……

又是一阵难受。

每每想起那日,就有一种想死的感觉。一了百了……

可她不能死。

旋影门,不能没有她。

绿萼,不能没有她。

轻抚心口,花弄雨低喃:“风淩,你伤到我了……我以为我可以……可我做不到。呵,还是做不到啊……”

怎么办,我做不到彻底把你忘记啊……风淩……

一阵疼痛感。

低头一看,白衣上沾上丝丝血迹。

竟然,自己把唇咬破了呢?血丝飘扬,花弄雨瞳孔陡然一紧。

怎么会?没道理啊……没道理啊!怎么可能?

跌跌撞撞地回到旋影门,绿萼一脸不可置信地迎上来。

“怎么了?”没有了平时的波澜不惊,语气中满是担忧。

花弄雨看着她,道:“绿萼,我怎么了?我怎么了?”

绿萼愣了愣:“走,先去屋里吧。”

脚步跟着绿萼移动,花弄雨心里却是一团乱。

怎么可能……不是已经好了么?为什么,会这样……

绿萼明明把她治好了呀,怎么可能还会是粉红色的血……怎么会这样?

混混沌沌地倒在椅子上,花弄雨脑子里一片空白。

“怎么回事?”绿萼皱起了眉头。

不应该呀,记得明明把她医好了……怎么可能会复发呢?依花弄雨的身体素质,不可能呀……

花弄雨摇摇头。

“你……”绿萼顿了顿,看花弄雨的眼神复杂。

花弄雨迎上那双眼睛。充满着不解、困惑与担忧。最深最深,最浓最浓的担忧。

花弄雨心里一阵感动,却突然觉得心里很闷。闷的喘不过气来。好像有一只手捂住了她唯一的通气口,让她几乎窒息。

“花弄雨?怎么了?怎么了?你别吓我呀!”

绿萼见花弄雨脸色越来越苍白,心中也抑制不住的恐慌。花弄雨,花弄雨她到底怎么了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谜语楼小说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miyulou.com/html/2375.html

标签: 双夫1v2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深度开发1v3 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对上他森冷的目光,白璃烟立刻提高警惕,后退一步,拉开了跟他的距离。“你真的是白璃烟?”萧慕寒眸底寒光凌冽,死死锁在她的脸上,大手抚上她的脸。黑痕,真的。脸,真的。人……假的!刹那间,大手滑落,落在她纤细的脖颈上,用力捏住。白璃烟猛地喘不上气...

饿了怎么办(H) 肉,善良的小姨子

顾烟不住摇头否认,她嘴巴被堵得严实,只能发出闷闷的呜呜声,泪水不断从眼角滑落,打湿她苍白的小脸。陆励成的视线扫过她身下,低声冷笑:“真空上阵,顾烟,你有够骚的啊!”话音落下的瞬间,他抓着顾烟肩膀,压着她的后背,抵在桌面上。双腿被迫分开,两人...

坏老人的春天敏静九章(揉核h)全文章节目录

佩一环用长腿走着,直接走到靠窗的最后一排公共汽车上。虽然他的脸上没有表情,但他却充满了杀伤力。首先,我仔细看了看车,发现车上没有其他人,然后裴一峰坐在座位上。莫摇了摇头,站起来,把两个硬币放进去,看到这两个年轻的主人第一次要坐公车!汽车开始...

我和老公的约会经历 我和老公约会只是想改变一下性生活方式

我和老公的约会经历 我和老公约会只是想改变一下性生活方式

我和老公在xing生活上,是极尽缠绵,虽不是夜夜春宵,但每周2~3次的xing生活,都让我享受到xing高潮。那种被丈夫疼爱的感觉实在太美好,我想这也许就是做女人最神奇最幸福的感觉了。     可是到了婚后的第四年,我的感...

古代春宫图大全(组图)

古代春宫图大全(组图)

春宫图是指以xing交为主题的绘画,又名春宫画、秘戏图,日本称为“春画”。春宫画起源很早,根据荷兰汉学家高罗佩考证,《汉书》中“坐画屋为男女裸交接,置酒请诸父姐妹饮,令仰视画。”,其中所述男女裸交合画,就是后日的春宫图。  ...

姜九笙被时瑾做晕第几章 乡野小春医无删减

好不容易到了御膳轩,抬眼,就看到那个长得白白净净,一脸无害的皇帝儿子端坐在首位。右边,还坐着几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不用想也知道,那些女人肯定是皇帝的老婆了。 看到彤彤到了,众人皆起身相迎:“恭迎太后,太后娘娘金安。”...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