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世之作天官赐福番外不知羞全文 花城谢怜肉车长深入 开车

花城已经为他从这世上消失两次了!花城却道:“为你战死是我至高无上的荣耀。”“……” 这一句,犹如致命一击,谢怜眼中的泪水终于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他仿佛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道:“你说过你不会离开的。”花城却道:“天下无不散之宴席。”谢怜深深埋下头去,胸口喉咙剧痛,不能言语。随即,便听花城在他上方道:“但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闻言,谢怜猛地抬头。花城对他道:“我会回来的。殿下,信我。”


花城顶弄谢怜 花城谢怜补肉4500字 天官赐福花怜浴室车 241 笑吟吟渐渐淡红衣

谢怜一把抓住他, 愕然道:“三郎?!你怎么了?”

花城还算从容, 道:“没事。只是稍微有点过头了。”

谢怜一听就懵了:“……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这怎么能叫没事?!”

法力,是那些法力!

花城给谢怜送法力,从来都仿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笑眯眯地仿佛没有分毫负担, 但那是他自己的法力, 又不是大浪淘来的沙, 怎可能真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这根本不能怪花城没早说,只能怪他自己没早想到。谢怜又悔又急, 道:“我还给你。”

他捧住花城的脸就吻了上去。风信和慕情本想过来的, 一见此景,瞬间倒退数丈拉开距离, 放他们两个在那里自己弄。

咒枷已除, 他拼命把自己能挥霍的全部法力都往花城那边渡去,想尽早让他恢复。可是, 他吻了好一阵,松开一看, 花城袖口的红衣以及那双银护腕,还是透明的, 甚至已经半透明了!

谢怜怔了好一会儿, 心中惶恐,下意识又捧住花城的脸要吻上去,花城却眼疾手快, 反捧住他的脸,亲了他一下,笑道:“虽然哥哥这么主动,我很高兴,但还是不必给我渡法力了。不过,如果哥哥不是借法力,只是单纯地想吻我,我倒是完全不介意。越多越好,欢迎至极。”

“……”

谢怜紧紧抓着他,快要崩溃了:“这是怎么回事?!”

花城道:“只是稍微休息一下罢了,哥哥,不要害怕。”

谢怜抱住了头,道:“我怎么可能不害怕?我要疯了啊!”

花城的性子,如果不是问题很严重,严重到他已经无法掩饰,他怎么会让谢怜看到他这幅样子?

多到把两道咒枷都爆开的法力,究竟是有多少?说一句浩瀚如江海毫不夸张,他自己怎么可能没有半点影响?

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把所有乱七八糟的事情都结算清楚了。和风信慕情说开了。束缚了他八百多年的咒枷也解开了。一直想对花城坦白又不敢坦白的也全都坦白了。

但当他笑容满面地回头奔过来,迎接他的花城却变成了这个样子,他能怎么不怕?他怕的要疯了!

风信和慕情觉察不对,远远地道:“殿下?怎么了?!”往这边奔了几步,但又因为某种缘故顿在半路,觉得不好贸然靠近。谢怜此刻完全注意不到别人了,他抓着花城,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吓坏了一般,道:“怎么办啊?”

花城微微叹了一口气,伸出双臂,再次将他搂入怀中,道:“殿下,我一直看着你。”

这是他第二次说这句话,比方才更柔声了。谢怜抓紧他胸口的红衣,茫然道:“我知道,我知道啊。可是……现在到底该怎么办啊?”

花城修长的手指轻轻梳理着他凌乱的发丝,道:“殿下,那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肯离开这个世界吗?”

谢怜不能明白为什么花城到现在还如此镇定,急得都发抖了,但六神无主中,还是有些傻乎乎地问道:“为什么啊?”

花城低声道:“因为我有一个心爱之人还在这世上。”

听到这句,谢怜微微一愣。

他好像在哪里听到过这句话。

花城继续道:“我的心上人,是个勇敢的金枝玉叶的贵人。他救过我的命,我从很小的时候就仰望着他。但我更想追上他,为他成为更好更强的人。虽然,他可能都不太记得我,我们甚至没有说过几句话。我想保护他。”

他凝望着谢怜,道:“如果你的梦想,是拯救苍生,那我的梦想,便唯你一人。”

“……”

分享到: +

评论 沙发

换个身份

  • 昵称 (必填)
  • 邮箱 (选填)
  • 网址 (选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