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两性小说 > 正文内容

直不起腰pop阿肥肥 肉嫁高柳家

访客2年前 (2019-09-25)两性小说19737

关小雅的梦想就是做个明星,她的一切外在条件都不错,但是就差了点机遇,听见厉南景说要对自己负责,问她有没有想要的东西。

“我想……”关小雅几乎想脱口而出,但看到男人脸上由始至终毫无笑意的面容,她支支吾吾道:“我想去厉江娱乐当艺人,进娱乐圈。”

“就这些么?”厉南景挑了挑眉。

关小雅点点头,这对她来说目前已经是最好了。

“公司现阶段有个选秀节目,主要选拔唱跳型艺人,我到时候给你一张邀请函,你跳过海选直接入30强。”厉南景看了眼腕表。

她受宠若惊,没想到一切来得这么突然,“真的吗?谢谢!太感谢了!”

厉南景让秘书把人带走,他看着关小雅的背影,又想到了那天晚上伏在身下的女人。

……

夏暖暖端着碗坐在花园里吃饭,起先是听到一阵汽车的引擎声,她四处望了一圈。

管家让她赶紧吃完饭,厉南景就要回来了,厨娘正忙着,让她过去帮忙。

“哦。”夏暖暖在心里应了一声。

她迅速刨了两口饭,然后跑去厨房帮忙。

厉南景回来后没有在客厅吃饭,夏暖暖用托盘端着银耳汤,红酒牛肉,清炒蔬菜,还有米板跟蒸蛋给他送过去。

夏暖暖把托盘放在桌上,然后将轮椅推到桌前。

厉南景看着她,脸上是平日里没有的笑意,“我这两天都有做康复训练,不用人扶,就能站好,小夏,其实我这腿没有看起来严重。”

她不太明白厉南景的意思,所以有些疑惑。

厉南景把银耳汤推到她面前,说道:“还有,我不喝银耳汤,下次要记到心里去,我不喜欢的事情你别做。”

她点点头,笑容灿烂。

下一刻,厉南景忽然开口道,“我今天见了那个女人,她跟你长的不像,但好像也跟我想的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了?”夏暖暖在本子上写道。

厉南景回避了她的话,只说:“说了你也不懂。”

她本来是蹲在轮椅边喝银耳汤的,厉南景拍拍她的手,让夏暖暖觉得厉南景这是把她当做宠物狗了吧。

厉南景低头,又夹了一块牛肉给她。

夏暖暖……

张嘴吗?她犹豫了许久,才张开嘴。

厉南景把牛肉递到人嘴里后,才后知后觉自己的行为。

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他跟人上床不接吻,如今却被个护工弄得怪失态的。

“好吃。”夏暖暖脸边,浮现出两坨不是很清晰的红晕。

厉南景看着那两个字,然后把剩下的牛肉都端给了夏暖暖。

她吃了牛肉,喝了银耳汤,然后跑去洗手。

“我帮你按摩。”她在纸上写道,“我以前也是学医的,会一些这方面的理疗。”

厉南景没说话。

她把厉南景的脚搭在自己的膝盖上,然后手指按压着腿上的穴位。

“付医生是我爸的私人医生,在B市医院挂了一个名。”厉南景对她说。

“我妈妈是被我爸逼疯的,他逼着我妈拿刀往自己心脏连插了几下,我那时候躲在床底下,看着我妈倒在血泊里。”厉南景说这些话时,双眼并没有看夏暖暖。
夏暖暖蹲在地上,她的腿有些麻了。

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厉南景的下颚骨,男人流畅的线条,勾勒一张近乎完美的侧脸。

厉南景把目光移到了身子下方,看着夏暖暖手法娴熟的给自己按摩,他的手在夏暖暖的额头扫了扫。

夏暖暖冲他厉南景笑。

厉南景抬起她的下巴,“小夏,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我妈当初说到底也是为了钱才嫁给我爸,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女人都是一个德行,以后你要是有喜欢的人了,一定要擦亮眼睛,可别被骗了。”

她忙跟着点头。

厉南景却笑她:“你看起来就容易被骗,以前肯定吃过亏。”

夏暖暖脸一低,继续在厉南景腿上揉压。
不是的,其实她过去也是个精明的人,只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不小心栽了,这一栽,想要重新开始,却是困难重重。

夏暖暖帮厉南景洗了澡,出来后又跑去厨房热了一杯牛奶端来给厉南景。

厉南景没有让夏暖暖把自己扶到床上,只说自己还有个视频会议,让她先去休息。

从厉南景卧室出来,夏暖暖坐在花园里。

花园里种了成片的玫瑰跟芍药,她刚来那会看见满园的花色,还以为厉南景是个养尊处优的小王子,却没想到大户人家的高墙深院里,也有不可告人的肮脏事情。

她摸着小腹,颇有些说不出的滋味。

第二天一早,厉南景在吃早餐的时候像是不经意间问起,“你把邀请函送出去了么?”

夏暖暖这才想起来厉南景那天给她的选秀邀请函,她点点头。

“谁来参加?到时候我让评审多帮你留意一下,卡在10强差不多就让公司签约,成为厉江娱乐的艺人。”厉南景对她说。

夏暖暖听后,忙拿出本子飞快地写道:我送给我朋友了,不需要特殊关照,你已经帮了很大的忙,谢谢!

写完,她又比划了一个谢谢的手势。

厉南景看她那副惊慌的样子,不禁笑了笑,“海选已经结束了,还有几天就30进20的淘汰制,公司有专业的声乐舞蹈老师,你朋友要是需要,可以直接来公司练习。”

谢谢!她在心里说道,然后双手合十,对厉南景深深鞠了90°的躬。

厉南景这次没有带她去公司,因为早上要跟B市的房地产商谈一起新的合作,今天是厉海东寿辰,下午厉海东在B市最大的酒店摆宴,他作为厉海东的大儿子,没有理由不去现场。

出事那会,夏暖暖正坐在厨房里,听厨娘讲起自己的育儿经验。

管家急冲冲地冲楼上下来,“出事了出事了……”

他不说出什么事,倒把佣人几个弄得人心惶惶。

正在这时,液晶电视上正是B 市的新闻频道,插播了一则重大新闻,主持人用播音腔调没有任何感情色彩地播报:本市星光国际酒店在下午发生一起爆炸,已经造成13人伤亡……

管家上午提到厉南景要去参加他父亲的生日宴,酒店好像是星光国际。

那……

13人伤亡吗?夏暖暖心里紧绷的琴弦似乎断了,她转身往屋外跑。

仅有的15块钱连打车费费用都不够。

司机问她去哪,她想也没想道:“星光国际酒店。”

司机刚才也听了插播的广播,一边开车一边问她:“怎么了,有朋友在酒店?”

她不做声,司机踩了一脚油门,开得飞快。

下车后,她直接把所有的钱塞给了司机,往酒店大门跑。
厉南景腿脚不方便,发生爆炸后要是身边有人还好,就怕身边连个推轮椅的人都没有,而且生死之间,大家都顾着跑了,还有人顾及厉南景吗?

夏暖暖越想越害怕。

作为护工,她担心老板没有错,作为厉南景偶尔倾诉的对象,她也会心疼这人过早经历的不幸,何况,那个男人还给了自己通往财富门的邀请函。

她跑的汗流浃背,二楼大厅的电梯全面被封锁,她全程都在跑楼梯。

厉海东的宴会在酒店5楼到6楼的宴会厅,发生爆炸的是在2楼,所以3楼以上没有伤及无辜。

厉南景由着秘书推着轮椅在宴会厅外边的走廊,他看着楼下来往的人,各家媒体的跟拍采访,警察封锁了现场,拦截一些无良媒体的拍照。

间或能听见歇斯底里的喊叫声,他正要吩咐秘书查一下事情是不是跟自己有关。

头刚一转,看见了本该好好呆在家里的护工。

夏暖暖气喘吁吁,面色发红,她跑到厉南景的跟前,紧张的握着厉南景的手。

厉南景条件反射要抽回,却又收了手。

“小夏,你来干什么?”厉南景知道她肯定是看了新闻的报道,担心自己,但是他又想亲口听夏暖暖说出来。

她担心厉南景,但是她又不能说话,她索性瞎比划了一通。

厉南景看着眼前这人面色潮红的样子,一对葡萄似的的眼睛,又像是露出劫后余生的欣喜,他失笑:“你怎么这么傻,手机拿来有什么用,不能打电话难道也不可以给我发信息?”

她抹掉自己脸上的汗,笑容看在厉南景眼里,是又丑又傻,却把他本来就冰冷的心暖出点温度来。

“起来,在家里蹲着就算了,在外面就不能不给我丢脸吗?”厉南景抚摸着她的额头,沾了一层的汗,他也不嫌弃,只说:“你先回家,我还有点事要处理。”

夏暖暖站起身,瞄了一眼宴会厅,这是个觥筹交错的地方,里头随随便便一个都是大人物。

以前还能心高气傲的觉得这是个乌烟瘴气腐败的圈子,现在,她看着里边举杯交谈的男人女人,又有些对自己失望。

原来,厉南景就生活在这样的圈子里。

夏暖暖转身离开,一步三回头,最后一次回头,厉南景已经不在了。

回到家,管家问她急急忙忙去哪,她不好意思的低头,又乖得不像话。

管家哼了一声,也就不再理她。

她靠在沙发上,电视上的报道还是关于下午的爆炸事件,是一家媒体对酒店大堂经理的采访。

其实,按照夏暖暖现在的身体,绝不该做剧烈运动的,但是她没钱去医院,再者,肚子里的孩子对她来说是屈辱也是负担,如果能流掉,也算是……

但,这样是不是太残忍了?

厉南景回来的很晚,她在房间里听到动静,迅速从房间里下来,紧张的拥到厉南景面前。

“怎么还不睡?”厉南景看见这人跟只猫一样拱起身子蹲在自己的腿前,一扫之前的厉色,“我要洗澡了,你过来帮忙。”

她点点头。

厉南景自己摇着轮椅往卧室走,她走在厉南景的前边。

浴缸的水放满后,夏暖暖又试了试水温,觉得差不多了,才把厉南景扶进浴室。

“小夏,你今天吓坏了吧。”厉南景双眼阖起,他嗓音有一种仿佛不是喉咙发出来,仅仅是胸腔震动的浑厚。

让人听了都觉得性感的声线,又酥又好听。

厉南景睁开眼睛,浓密的睫毛投下一道阴影,他对夏暖暖说:“我妈当年撞见了我爸跟一个女人上床,那时候我爸已经事业有成了,他不允许别人败坏他的名声,所以一口咬定我妈精神有问题。”

夏暖暖望着厉南景。

厉南景却轻笑,“当年跟我爸上床的女人上位了,就是我现在的后妈,生了一个儿子一个女儿,一家子人,总想着置我于死地,今天这场爆炸,就是我那个后妈一手策划。”

夏暖暖搓着厉南景的背,手上的动作不知不觉大了一些力道。

酒店二楼是西餐厅,当时厉南景跟谭秘书在二楼见一个新加坡的唱片公司老总,洽谈这次选秀节目的一些事情。

保镖提醒厉南景附近有狙击手,刚说完,身边的保镖就倒下了,子弹穿过保镖的眉心。

西餐厅一片混乱,秘书跟一众人赶紧护着厉南景离开,还没走远,西餐厅轰的一声,紧接着是爆破声音震耳欲聋。

“小夏,你觉得我那个后妈该死么?”厉南景问她这句话的时候,眼眸如深不可测的泥潭,又像是锐利的刀锋,带着嗜血的残暴。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谜语楼小说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miyulou.com/html/2540.html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饿了怎么办(H) 肉,善良的小姨子

顾烟不住摇头否认,她嘴巴被堵得严实,只能发出闷闷的呜呜声,泪水不断从眼角滑落,打湿她苍白的小脸。陆励成的视线扫过她身下,低声冷笑:“真空上阵,顾烟,你有够骚的啊!”话音落下的瞬间,他抓着顾烟肩膀,压着她的后背,抵在桌面上。双腿被迫分开,两人...

皇叔不可以 太大,闻檀嫡长孙按在龙椅上弄

他身着黑衣,眉毛秀丽冷酷,气质高贵低调,并没有把秦岛的一半风格减少到轮椅上。金助手坐在轮椅后面,他们似乎已经在那里呆了一段时间了。显然,我们听到了很多。傅成赶紧去迎接他,表情很快就变了,瞬间一脸笑容:“原来是秦少爷,很高兴见到你。”这是购物...

整篇都是车的文章(白晴晴)最新章节目录

夏望着林露依。虽然这是她第一次见面,但她觉得有点熟悉。林露依慌了,但她还是很安静。她转过身来,怜悯地看着冯进,“金,你看瑞瑞,他一定又病了,他连母亲都不认识。”冯进皱着眉头,显得不耐烦。难怪冯锐没有靠近她。在过去的六年里,冯进很清楚林鲁依是...

我和老公的约会经历 我和老公约会只是想改变一下性生活方式

我和老公的约会经历 我和老公约会只是想改变一下性生活方式

我和老公在xing生活上,是极尽缠绵,虽不是夜夜春宵,但每周2~3次的xing生活,都让我享受到xing高潮。那种被丈夫疼爱的感觉实在太美好,我想这也许就是做女人最神奇最幸福的感觉了。     可是到了婚后的第四年,我的感...

古代春宫图大全(组图)

古代春宫图大全(组图)

春宫图是指以xing交为主题的绘画,又名春宫画、秘戏图,日本称为“春画”。春宫画起源很早,根据荷兰汉学家高罗佩考证,《汉书》中“坐画屋为男女裸交接,置酒请诸父姐妹饮,令仰视画。”,其中所述男女裸交合画,就是后日的春宫图。  ...

姜九笙被时瑾做晕第几章 乡野小春医无删减

好不容易到了御膳轩,抬眼,就看到那个长得白白净净,一脸无害的皇帝儿子端坐在首位。右边,还坐着几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不用想也知道,那些女人肯定是皇帝的老婆了。 看到彤彤到了,众人皆起身相迎:“恭迎太后,太后娘娘金安。”...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