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两性小说 > 正文内容

老公上级去家里要了我,疯狂的肥岳交换

访客2年前 (2019-09-26)两性小说518
午后,阳光静好。

景易宣坐在住院部的公园长椅上,叠着长腿,眯着眼,借着秋后暖暖的日光假寐着。

倏尔,脚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他迷离的睁开了眼来。

“叔叔,对不起。”

一道软绵绵的声音,在他的脚边响了起来。

景易宣低眉去看,就见一小东西正抱着个小足球,眨着一双无辜的大眼儿,歉疚的瞅着他。

小东西长得极为妖孽,即使是光着一颗小脑袋,却分毫不影响他的可爱和俊美。

细长的凤眼儿微微上挑,波光粼粼的眸底透着足以让女孩儿们为之心动的色泽。

眼睛下,稚气的小鼻头高挺着,下面是一双漂亮得几乎找不到任何瑕疵的唇瓣。

“对不起,是阳阳的球砸到了叔叔的脚。”

小家伙又礼貌的道歉,主动承认错误。

景易宣挑眉一笑,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小家伙光秃秃的小脑袋,“没关系。”

“叔叔,你也是医生吗?”

小家伙仰着小脑袋,看着他一身白净的大褂,好奇的问他。

“对啊。”

景易宣点头。

“叔叔,你长得真好看!”小家伙忍不住夸他,“比阳阳还好看呢!小美姐姐要见着你,一定会变心的。”

小家伙一边说着,一边抱着球,努力的往景易宣坐着的长椅上爬着。

碍于他太矮,椅子太高,他费了好大的力,就是爬不上去。

看着他滑稽的小模样,景易宣忍不住笑了,伸手,一把将他抱了起来,安置在椅子上,同他并排坐好。

“谢谢叔叔。”

小家伙开心得‘咯咯’笑,一双小短腿儿不停地晃着。

“小捣蛋,你叫什么名字?”景易宣摸了摸他光溜溜的小脑袋。

“我叫阳阳,向阳,向着太阳!叔叔,你呢?你叫什么名字呀?”小家伙眨巴着双眼,奶声奶气的问他。

“我姓景,景易宣。”他认真作答。

“景医生?”小家伙睁大眼错愕的看着眼前这位高大帅气的医生叔叔,圆溜溜的大眼把他从上至下好好打量了一番,“景叔叔,你该不会是脑外科的吧?”

“真不巧,我还真是脑外科的。”

景易宣将手臂搭在后背上,好奇的看着眼前这个小东西。

“新到的教授?”

“对。”他点头。

“有房有车,在富人区还有栋独立别墅?”

“……”也对。

“有雄厚的政治背景?”

“喂,小鬼,你是侦探出身的吗?”

“连声音都可以让护士姐姐们怀孕?”

“……”

景易宣差点喷了,他简直是哭笑不得,“这话可不能乱讲。”

他要连声音都能让护士怀孕,那还了得!

“叔叔,那你到现在还是单身吧?”他记得护士姐姐们是这么说的。

景易宣摇头,“叔叔有女朋友了。”

“啊……这样啊。”小家伙一脸的遗憾。

景易宣好笑了,“我有女朋友了,你干嘛摆出一副可惜的样子,干嘛,你一直暗恋我哦?”

他忍不住逗弄向阳。

“不是啦。”向阳低头,摸了摸自己怀里的小足球,“我是想说,如果景叔叔没有女朋友的话,我就把我妈咪介绍给你当女朋友。”

景易宣一愣,“向阳没有爹地?”

“向阳有爹地,不过爹地和妈咪离婚了。”

“这样啊……”

“景叔叔,虽然我妈咪有向阳这个小拖油瓶,但是,她还是很优秀的。她长得漂亮,心地又善良,又疼阳阳,而且还很坚强!她这么好,可是姥姥每次帮她相亲,她都不愿意去,其实我知道,她怕我的病会连累人家。景叔叔,你说是不是只要给我妈咪找到一个像你这么优秀的男朋友,她就可以不那么苦了?”

听着小家伙一连串的话,莫名的,景易宣的心竟忍不住为他的懂事而被轻轻揪了起来。

“景叔叔,你说阳阳的病真的能好吗?”突然,小家伙问他,声音有些落寞。

“当然能好。”

他回答得很笃定。

其实,小家伙到底得的是什么病,景易宣根本不知晓,但他知道小东西的病一定不轻,不然是不可能做化疗的。

小家伙叹了口气,“如果哪天我像小梦梦一样,睡着了就再也不醒来的话,那我妈咪一定会哭的。我不想看到她掉眼泪,所以,真希望阳阳的病能早点好起来。”

小梦梦是从前同他一个病房的小病人,一个月以前已经过世了。

景易宣的喉咙有些干哑,面对眼前这个小患者,他竟一时间说不出一句安抚的话来。

因为,他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啊,对了……”小家伙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小手儿探进病服口袋里,在里面胡乱的抓了一通,而后……

“景叔叔,你看这个东西你用不用得上?”

“……”

景易宣就觉头顶有乌鸦嘎嘎飞过。

是的!这个小鬼从口袋里掏出来的不是别的东西,而是……避-孕-套!!而且,还是散装的国产货,至于什么牌子的,他根本听都没听过。

见景易宣脸色怪异,小家伙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小手抓了抓小脑袋,脸蛋儿通红,“妈咪说这东西拿出来羞羞羞的,但是,她就靠这个卖钱给阳阳治病,所以阳阳不怕羞羞,景叔叔,这东西你用得上吗?你要是需要的话,能不能找阳阳买啊?”

小家伙眨着一双天真的眼眸直勾勾的瞅着他。

景易宣当真是不知该哭还是该笑,这世上怎么就有这么奇葩的小鬼头呢!

从小家伙手里捏了一个套套,扬了扬,一本正经的问他,“你知道这个东西是做什么用的吗?”

他真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母亲才能教出如此天真而又邪恶的孩子来。

小家伙认真的摇头,“我问过妈咪,但她不肯说。”

景易宣捏了捏他的小鼻头,“不肯说就对了。”

“但我妈咪说了,是男人都要用。”

“……”

“妈咪说阳阳现在还是小男孩,暂时还用不上,不过以后总有一天也能用上的。”小家伙露出了满足而又期待的笑。

景易宣彻底无语了。

他算是明白了,怎样的奇葩妈就能教出怎样的奇葩儿子!他还真对这位奇葩母亲越来越感兴趣了。

“好吧,这东西你有多少,我全买了。”

“真的?”

小家伙眼冒精光,小手儿不停地往两只口袋里掏着,“这些都是我从我妈咪的包里偷出来的,可能没有多少,不过叔叔你要的话,下次我再帮你去偷偷拿一些出来。”

他老妈要知道他在外面兜售这羞羞东西,一定得把他提起来打不可。

小家伙把两个病服口袋掏遍了,总共数出来十八个。

“叔叔,这里十八个,五块钱一个是多少钱啊?”小家伙掰着小手指一脸迷惘的问景易宣。

显然,他的数学知识还不能支持他完成这道艰难的数学题。

“两百块。”

景易宣想都没想,从包里抽了两张红色钞票给小向阳。

小向阳笑了,连忙从椅子上跳下来,站在景易宣跟前,礼貌的向他一鞠躬,“谢谢叔叔。”

“阳阳,阳阳……”

突然,有人喊小向阳。

“小美姐姐!”向阳回头,露齿一笑,“小美姐姐,我在这。”

景易宣不动声色的将十八只藏进了口袋里。

护士小美朝向阳奔了过来,“不是说好乖乖在喷泉池边等小美姐姐的吗?”

“对不起,因为小足球不乖,它一直滚,阳阳就只好一直追……啊,对了,小美姐姐,我要介绍一个叔叔给你认识。”

小向阳说着指了指身边长椅上的景易宣。

“连声音都能让护士姐姐们怀孕的景叔叔!”

“……”

景易宣有一种冲动,要拿针线把这小鬼头的嘴巴给缝合起来。

而小美,在见到长椅上的景易宣时,起初是一愣,下一瞬,脸羞得一下就红了。

“景医生,你……你好。”

“你好。”

景易宣疏离一笑,淡淡的同她招呼了一声,俊美无俦的面庞上没有太多的表情。

“对了,这小家伙得的什么病?”

“白血病。”

景易宣拧了拧眉,这么个小孩子竟然就得了这种病。

“找不到能配型的骨髓吗?”

“是啊,没找着。”

“嗯……”

景易宣若有所思般的沉吟了一声。

他起了身来,“我待会还有一台手术要忙,下次再聊。”

“好,你先忙。”红晕布在小美的脸蛋上怎么都散不开去。

“景叔叔,拜拜。”小向阳不舍得同景易宣道别。

“再见。”

说完,景易宣迈步离开。

看着他修长的背影,小美忍不住感叹一句,“真是好帅啊……”

“嗯,嗯。”小向阳认可的点头,尤其是买套套的时候最帅!

“不过……”小美看一眼怀里的小向阳,又看一眼那离开的背影,“之前没怎么仔细瞧,这次离这么近看景医生,突然就觉得你这小捣蛋好像跟他还有几分相像呢!”

小向阳‘咯咯’笑起来,“谁让咱们都是帅哥呢。”

“嘁,小自恋狂!”

……

进手术室前,景易宣在更衣室里换衣服。

才一把白色大褂脱下来,‘哗啦哗啦’,兜里的套全部掉了出来
“哟!老二,平时上班还带这玩意儿呢!干嘛?怕自己随时兽性大发啊?”老三蔡凌一见着地上的东西,就忍不住打趣他。

景易宣皮笑肉不笑,“我现在就想兽性大发了,要不你来陪我试试?”

蔡凌夹紧菊花,赔笑道,“别啊,我对男人这东西没性趣!”他说着还绘声绘色的指了指自己的下腹。

景易宣弯身把地上的套套捡了起来,突然,柜子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懒得再搭理蔡凌,接听电话。

是尹晓楠。

这倒让他倍感意外。

“景医生。”

“嗯?”景易宣沉吟一句,把手中的套套全数收进衣柜里。

“关于您别墅的设计,您看您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能不能再好好谈谈呢?还有,在做设计之前,我可能需要去一趟您的新房看一下房间的布局情况。”

尹晓楠坐在办公桌前,拨弄着眼前的紫罗兰,平静的问电话里的男人。

“待会我有一台手术,手术时间大概三个小时,三个小时以后你到医院正门口的喷泉池边等我。”

“好的,您先忙。”

晓楠的话才一说完,那边便已然将电话给切了。

三个小时后,晓楠准时赶到了医院门口的喷泉池,随意的找了个长椅坐了下来,安心的等着他从手术台上下来。

时间分分秒秒的流逝……

晓楠坐在长椅上,被懒懒的夕阳沐浴着,几乎快要睡着了。

她看一眼手腕上的表,已经是下午六点时分,离他们约好的三个小时,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之久了。

手术还没有结束吗?

手术室里。

“小林,我的手机有没有响过?”景易宣问护士小林。

“没有。”

小林是特殊巡护,平时出入病房,到了手术台上,还得负责给主刀医生们在一旁打杂。

“帮我打个电话给老四。”

“哦,好的。”

小林说着,拿过手术室的座机,拨了一通电话出去。

景易宣依旧站在手术台前,认真的给病患动手术。

“这个瘤虽然是良性的,不过远比我们想象得要棘手啊!幸好老二你坚持给她开这一刀,不然,她失明可就是迟早的事儿了!”蔡凌一边看着显微镜前的手术情况,一边感叹着,由心的佩服着景易宣的高瞻远瞩。

“电话通了吗?”景易宣问小林。

“嗯,通了。”小林应了一句,又冲电话里的云枫道,“云医生,你等等,景医生找你。”

小林说完把电话切成了免提。

“老四,帮我去医院门口的喷泉池一趟。”

“干嘛呀?”云枫在电话里狐疑的问他。

“你去看看有没有一个叫尹晓楠的女人在等我。如果有的话,你把我公寓的钥匙和地址给她,让她过去那边等。”

“哇,老二,原来你丫还赶着约会呢!难怪突然准备那么多套!”蔡凌嬉皮笑脸的揶揄着景易宣。

景易宣充耳不闻,平静的吩咐一声,“脑棉。”

小林忙递了块脑棉给他。

景易宣继续手术。

“行,老二,你放心,这事哥们一定帮你完成得美美的。”

“嗯,挂电话吧。”

晓楠意外,来找她的不是景易宣。

“你是尹晓楠小姐?”

“是。”晓楠点头,“你是?”

“我是景医生的同事,是他让我来找你的。他那台手术一时半会可能完成不了,他说让你直接去他家里等着就好。”说着,云枫从兜里掏出景易宣公寓里的钥匙,还有写着他公寓地址的小纸条,“这是钥匙和地址。”

“好的,谢谢。”

晓楠忙接了过来。

她只以为云枫嘴里所谓的‘他家’,指的就是待会她要去看的房子,所以也没做多想,照着景易宣给的的地址就一路寻了过去。

……

晓楠站在公寓楼下的大厅里,像无头苍蝇一般,寻着他家的通道口。

VIP2003房。

可是,这电梯上就明明就只写着2001-2002房呀。

晓楠问了小区的保全的管理员,才找都VIP的直通电梯。

抵达二楼,电梯门打开的那一瞬间,她彻底愕住。

不是说他家还没有装修的吗?根本是最顶级的精装!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谜语楼小说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miyulou.com/html/2866.html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深度开发1v3 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对上他森冷的目光,白璃烟立刻提高警惕,后退一步,拉开了跟他的距离。“你真的是白璃烟?”萧慕寒眸底寒光凌冽,死死锁在她的脸上,大手抚上她的脸。黑痕,真的。脸,真的。人……假的!刹那间,大手滑落,落在她纤细的脖颈上,用力捏住。白璃烟猛地喘不上气...

饿了怎么办(H) 肉,善良的小姨子

顾烟不住摇头否认,她嘴巴被堵得严实,只能发出闷闷的呜呜声,泪水不断从眼角滑落,打湿她苍白的小脸。陆励成的视线扫过她身下,低声冷笑:“真空上阵,顾烟,你有够骚的啊!”话音落下的瞬间,他抓着顾烟肩膀,压着她的后背,抵在桌面上。双腿被迫分开,两人...

小家伙你喷的到处都是 强行征服邻居人妻

人生只有一条路不能选择一那就是放弃的路:只有一条路不能谢绝一那就是成长的路。小编为大家整理了现实又很扎心的句子,一起来看看吧~1、不怕路远,就怕志短;不怕迟缓,就怕常站;不怕贫困,就怕惰勤;不怕对手悍,就怕自己颤。2、不是所有的记忆都美好,...

皇叔不可以 太大,闻檀嫡长孙按在龙椅上弄

他身着黑衣,眉毛秀丽冷酷,气质高贵低调,并没有把秦岛的一半风格减少到轮椅上。金助手坐在轮椅后面,他们似乎已经在那里呆了一段时间了。显然,我们听到了很多。傅成赶紧去迎接他,表情很快就变了,瞬间一脸笑容:“原来是秦少爷,很高兴见到你。”这是购物...

我和老公的约会经历 我和老公约会只是想改变一下性生活方式

我和老公的约会经历 我和老公约会只是想改变一下性生活方式

我和老公在xing生活上,是极尽缠绵,虽不是夜夜春宵,但每周2~3次的xing生活,都让我享受到xing高潮。那种被丈夫疼爱的感觉实在太美好,我想这也许就是做女人最神奇最幸福的感觉了。     可是到了婚后的第四年,我的感...

古代春宫图大全(组图)

古代春宫图大全(组图)

春宫图是指以xing交为主题的绘画,又名春宫画、秘戏图,日本称为“春画”。春宫画起源很早,根据荷兰汉学家高罗佩考证,《汉书》中“坐画屋为男女裸交接,置酒请诸父姐妹饮,令仰视画。”,其中所述男女裸交合画,就是后日的春宫图。  ...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