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两性小说 > 正文内容

校霸被学霸玩到崩溃,省委书记的小宝贝全集

访客2年前 (2019-09-28)两性小说475

宋离薇被送到了医院,只是普通的中暑,喝了药,好好休息就行了,但贺天安不放心,非要让宋离薇仔细做一个检查,就当是每年的按时体检,宋离薇说不过他,只能依了。

各项检查繁杂费力,她不想贺天安跟她一起浪费时间,劝道:“贺叔叔的葬礼还没结束,你应该出席的,你现在快赶过去吧,别管我了。”

贺天安摇头:“我要看着你……”

他眸光扫过宋离薇脖子和锁骨上的痕迹,眼神深了深,他很想问,可他又不敢问。

宋离薇只拿他当弟弟,他们也只是普通的姐弟朋友关系,他不能过问那些事情。

检查做完后,已经是两个小时后,宋离薇匆匆换了套衣服,跟贺天安一起,再次赶往葬礼场。

她脸色苍白得厉害,为了不看着太过于憔悴,只能化妆遮掩。

她与贺天安一到葬礼上,就立即成了所有人的注目焦点,每个人都用一种隐晦而嘲讽的目光,看向他们。

宋离薇下意识的以为,她跟贺淮南的事情,被他们知道了,所以这些人,才用这样的眼神看她。

她不想在葬礼上闹出什么事情来,便对着贺天安小声道:“你先去,我忽然有些不舒服,改天再来……”

话没说话,贺淮南的身影,忽然出现。

他满脸阴冷,气场凌然凶悍,大步朝着两人走来。

“哥……”贺天安刚开口,贺淮南就狠狠一拳头,猛砸在他脸上,力道极其凶猛,一把将贺天安打翻在地上。

宾客们都被吓了一跳,纷纷尖叫起来,记者们惊喜的啪啪直按快门。

“贺淮南,你干什么!”宋离薇急忙冲过去,将贺天安扶起来。

他嘴角被打破,流出鲜血来。

贺淮南眸色阴鹜,狠狠盯着宋离薇,薄唇开合,只吐出一个字:“滚。”

宋离薇微愣。

“没听见吗?宋离薇,我叫你马上给我滚!”贺淮南怒气爆发,拳头紧握,好似下一秒,就要将宋离薇生生掐死。

“你厌恶我,叫我滚,可以,但你为什么要对天安动手,他是你弟弟!”

贺淮南嘲讽冷笑:“宋离薇,你还知道他是我的弟弟,你在我父亲的葬礼上,勾引他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他是我弟弟?”

“你胡说什么?”宋离薇无法理解,“我跟天安根本……”

“宋离薇,我最后说一遍,给我滚!”贺淮南不耐烦的打断她的话,“别在这里,脏了我父亲的葬礼。”

“小薇姐,你先走吧……”贺天安也开口,擦掉唇角的血迹,“我没事的……”

旁边全是宾客,事情闹大,总归是不好的,宋离薇只能点头,扶起贺天安后,转身往外走。

“贺天安,你给我跪下。”

她还没走远,就听见了贺淮南的声音,脚步顿了顿,本想忍住不回头,可紧接着却又传来贺淮南脚踢贺天安的巨大声音,吓得她急忙回身看去。

贺淮南踢了那一脚不说,还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一根棍子,高高举起,对着贺天安的后背打去。

“不要!”宋离薇尖叫了一声,急忙冲过去,扑在贺天安的后背上,替他生生挡下这一棍子。

那棍子又粗又硬,力道极其重,打得宋离薇眼前发黑。

“小薇姐!”贺天安急忙抱住她,转头对着贺淮南怒道,“哥,你疯了吗?”

贺淮南表情阴冷,拎着木棍,冷冷看着他们:“贺天安,疯了的人,是你。为了和这个女人厮混,连自己父亲的葬礼都不管!”
那是因为她生病了!”贺天安大喊,“哥,你能不能讲讲道理!”

“天安,不要吵……”宋离薇拉住他,转头看向贺淮南,“带走天安,是我的错,我滚就好,你别这样对他……”

她撑起身体,摇摇晃晃的往外走。

“小薇姐!”贺天安着急的喊了一声,两步追上去,“我跟你一起走!”

宋离薇推开他:“你父亲的葬礼……”

贺天安满脸担忧:“你替我挡了一棍子,我怎么能放心就这样让你走?父亲的葬礼,我还可以明天再来……”

他这样的话说出来,宾客们顿时哗然,纷纷议论。

“为了一个女人,连自己父亲都不管了……”

“这女人怎么把贺二少哄骗成这个样子,真不要脸……”

“就是,还在葬礼停车场跟人做那种事情,不知羞耻……”

停车场……

宋离薇脸色瞬间惨白,遍体发凉。

“闭嘴!我不许你们这样说她!”贺天安十分激动。

“贺二少啊,你理智一点!这女人毫不知廉耻,你干嘛还替她说话?”宾客纷纷劝说。

“她不是!你们闭嘴!”

“这种场合还能做出那样的事情,说她不知羞耻都侮辱了羞耻两个字!”有人道,“你们看她脖子上的痕迹,啧啧,这样无耻的女人,我都是第一回见!”

宋离薇纤瘦的身体晃了晃,脑子里嗡嗡作响,只回荡着那些恶毒的谩骂声……

“我叫你们闭嘴!”贺天安瞬间发怒,捏着拳头就跟那些宾客们打了起来,记者们同时蜂拥过去,不嫌事大的不断拍照。

“贺二少,我们在停车场拍到那位小姐衣衫不整的照片,请问另一个主人公,是不是真的是你?”

照片……不!

宋离薇捂住耳朵,逃似得拼命往外跑。

“小薇姐!”贺天安要追,却被记者拦住。

“贺二少,那个人是你吗?在父亲的葬礼上跟人做出这样的事情,请问是不是那个女人故意勾引诱导你的?”

“她没有!”贺天安已经气疯了,大喊大叫道,“是我自己喜欢她!她没有勾引我,你们不要诋毁她!”

“那停车场的事情,是真的了?”

“是又怎么样,关你们什么事!”

“贺天安!”贺淮南猛然出声,眼神阴鹜可怕,犹如一头暴怒的狮子,“你也给我滚出去!”

“滚就滚!”贺天安推开记者,追着宋离薇离开的方向跑去。

记者看了看他,又回身纠缠贺淮南:“贺大少爷,葬礼上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情,不知道您……”

问题还未问完,那记者的相机就被贺淮南一把砸碎。

“你们也给我滚!全都滚出去!”

葬礼,最终以混乱收场。

宾客尽数退场,记者也全都被赶了出去,偌大的葬礼上,冷清死寂。

贺淮南站在原地,俊美的面上,没有半分表情。

他脑中,不断回想着贺天安和记者刚刚的对话。

“那停车场的事情,是真的了?”

“是又怎么样,关你们什么事!”

垂在身侧的拳头,用力捏紧。

许久之后,他招手叫来秘书:“把葬礼场重新收拾好,准备好我父亲下葬的事宜,还有……送贺天安,出国。”

秘书怔楞道:“大少爷,出国的事情,不和夫人商量吗?她一向不愿意送小少爷离开……”

跟从小就被送到国外念书的贺淮南不一样,贺天安是小儿子,是许香萍的掌中宝心头肉,舍不得送他到国外去吃苦。

贺淮南冷冷睨了秘书一眼,未发一言,但意味已经足够。

秘书连忙恭恭敬敬的颔首道:“是,我这就去准备。”
因为贺父车祸,大受打击被送到医院抢救的贺夫人许香萍,在第二天一早,终于醒来了。

贺淮南立即赶到了医院,对于葬礼上的混乱事情,绝口不提,只叫许香萍好好休息。

许香萍拉住贺淮南的手,眼圈微红:“淮南,最近辛苦你了……都怪我身体不争气,你父亲过世,本来对你的打击就大,我不能安慰你就算了,还连累了你……”

“没事。”贺淮南替她压好被角,“我可以处理。”

许香萍心疼的叹了口气,又问道:“天安呢,我醒了,怎么他都不来看我?”

贺淮南道:“学校有急事,一会我去接他过来。”

许香萍点点头。

母子俩又说了些话,许香萍身体虚弱,撑不住又睡了,贺淮南从病房里退出去,冷硬坚毅的面上,这才露出几分疲色。

他揉了揉眉心,准备离开。

拐角处,经过一间虚掩的医生办公室,恰好听见了里面传出来的说话声。

嗓音低柔,他极其熟悉,那是宋离薇的声音。

“我怀孕了?”她震惊极了。

贺淮南的脚步,也猛然停住了,浑身不自觉的猛然绷紧,神色凛冽。

“对。”办公室里,医生将一份检查结果,递到宋离薇的面前,指着上面的数字说,“你自己看吧,你已经怀孕九周了。”

宋离薇拿起结果,仔仔细细看了一圈,无法相信。

昨天她才跟贺淮南有了第一次,不可能怀孕!

“医生,您是不是拿错结果了?”

医生冷着脸:“你要是不相信,那就再做一次检查。”

不是不相信,是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发生!

她上个月,还照常来了生理期!

拿起检查结果,宋离薇起身往外走,她要重新再做一次检查……

一推开门,贺淮南高大挺拔的身影便映入了眼帘,吓得宋离薇往后一退,无意识把手里的东西往背后藏。

“怀孕了?”贺淮南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宋离薇想起他昨天的暴行,不想搭理:“不关你的事……”

她绕开他要走。

贺淮南却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臂,用力极大,捏得她骨头都疼了。

“是谁的?”他冷声问。

宋离薇大力甩开他,因为情绪激动,她脱口道:“反正不是你的!”

贺淮南薄唇抿紧,眸光瞬间阴冷。

他浑身气势太过于可怕,宋离薇心中畏惧,绕开他想走。

“打了。”贺淮南却忽然吐出这么两个字。

宋离薇只觉得好笑,她根本没有怀孕,这份结果,也不过一个误诊。

“不劳你费心,孩子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

贺淮南侧眸,冷厉盯着她。

宋离薇今天对他的态度,很不一样。

以前,她从不会这样尖锐的跟他说话,这种反差,让贺淮南心中十分不悦。

“站住。”他声音更冷,隐约带着怒火。

宋离薇咬住嘴唇,只要一回想起他昨天对自己,还有天安做过的那些事情,她就同样忍不住怒火。

这个过分的男人,她不想再对他言听计从了。

宋离薇的脚步,并没有停下。

可她越是违逆,贺淮南心中的不悦,就燃烧得越是凶猛。

“宋离薇!”他两步追上去,抓住了她的手腕,“你肚子的孩子,是我父亲的,还是我弟弟的?”

他仍旧坚信,她宋离薇,就是一个勾引别人的贱女人!

“贺淮南,就算我怀着的是路边乞丐的孩子,那又关你什么事情?你凭什么这样质问我?”她仰头盯着他锐利的眼睛,“我跟你,有任何关系吗?”

贺淮南眯起眼睛,眸光陡然危险。

“怎么没有关系?我父亲,可是被你害死的!”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谜语楼小说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miyulou.com/html/3380.html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老公上级去家里要了我,疯狂的肥岳交换

老公上级去家里要了我,疯狂的肥岳交换

午后,阳光静好。景易宣坐在住院部的公园长椅上,叠着长腿,眯着眼,借着秋后暖暖的日光假寐着。倏尔,脚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他迷离的睁开了眼来。“叔叔,对不起。”一道软绵绵的声音,在他的脚边响了起来。景易宣低眉去看,就见一小东西正抱着个小足球,眨...

快穿肉文,《深不可测》金银花露结局

这是龙煜人生第一次心甘情愿的示好,他紧紧地抱住青年,主动靠过去,露出修长的脖子,献上自己后脖颈处的腺体。用自己的信息素召唤青年的意识,手安抚性的轻拍后背,说:“柏宸,你做得很好。”凭借着本能,柏宸嗅了嗅龙煜的后颈,瞬间熟悉香醇的信息素香占领...

皇叔不可以 太大,闻檀嫡长孙按在龙椅上弄

他身着黑衣,眉毛秀丽冷酷,气质高贵低调,并没有把秦岛的一半风格减少到轮椅上。金助手坐在轮椅后面,他们似乎已经在那里呆了一段时间了。显然,我们听到了很多。傅成赶紧去迎接他,表情很快就变了,瞬间一脸笑容:“原来是秦少爷,很高兴见到你。”这是购物...

坏老人的春天敏静九章(揉核h)全文章节目录

佩一环用长腿走着,直接走到靠窗的最后一排公共汽车上。虽然他的脸上没有表情,但他却充满了杀伤力。首先,我仔细看了看车,发现车上没有其他人,然后裴一峰坐在座位上。莫摇了摇头,站起来,把两个硬币放进去,看到这两个年轻的主人第一次要坐公车!汽车开始...

我和老公的约会经历 我和老公约会只是想改变一下性生活方式

我和老公的约会经历 我和老公约会只是想改变一下性生活方式

我和老公在xing生活上,是极尽缠绵,虽不是夜夜春宵,但每周2~3次的xing生活,都让我享受到xing高潮。那种被丈夫疼爱的感觉实在太美好,我想这也许就是做女人最神奇最幸福的感觉了。     可是到了婚后的第四年,我的感...

穿越到以性为考试的世界小说 余下全文打不开

“不——!” 花最后一丝神智被摧毁了,她浑身战栗,长发披散,眼中充满血丝,凄厉地大叫一声,不顾一切地狠狠地咬住了古鹤的耳朵,她死命地咬着,仿佛就算立刻死去也不会松开。 古鹤杀猪般地大叫,像...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