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两性小说 > 正文内容

皇叔不可以 太大 一滴都不许漏何泽城林荫

访客10个月前 (07-28)两性小说185
“怎么?莫舒乔,欣瑶说的全是事实,你竟然为了否认事实竟然打翻开水烫她?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狠毒!”

盛皓璟劈头盖脸地给莫舒乔定了罪行。

莫舒乔不敢置信,“我没有!”

卢欣瑶拉了拉盛皓璟的手,“算了,皓璟,舒乔她也不是故意的……”

盛皓璟将卢欣瑶拦腰抱起,温柔地道:“我先带你去处理伤口。”

莫舒乔跑下床,一时不慎踩在了地上滚烫的开水上。

她忍着疼,揪住盛皓璟的衣角,眼眶的泪涌了出来,“盛皓璟,我喊了你二十二年哥,你不信我吗?”

“信你?当初你在我生日的时候吻了我,你还说长大后一定要嫁给我,后来在牢里,你说那是童言无忌,你永远不会爱上我,你的哪一句话我该信?”

盛皓璟一字一顿地说完,抱着卢欣瑶离开了房间。

莫舒乔傻傻地跟过去,在楼上亲眼看着盛皓璟小心翼翼地替卢欣瑶上药,一边温柔地吹气。

莫舒乔咬紧了唇瓣,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她也受伤了,可是盛皓璟的眼里再也没有她了。

莫舒乔感觉自己快痛到透不过气来。

当年盛皓璟为了她,险些被人在牢里折腾死!

盛皓璟的母亲突发重病,急需很多钱救治,她也怀孕了,为了保住肚子里的孩子,她跟高松宇交换了条件。

她嫁给高松宇,高松宇出钱帮盛皓璟的母亲治病,孩子也唯有当成是高家的,才有存活的机会!

抚养她多年的养母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她,让她放过盛皓璟,口口声声说他们是兄妹,不能在一起!

为了让高家不为难牢里的盛皓璟,除了嫁给高松宇,她别无选择!

莫舒乔为了让盛皓璟死心,只去看了他一次,将所有狠心的话都说了,她宁愿让盛皓璟误会她、恨她,也要他好好活着!

后来,盛皓璟终于出狱了,他一无所有身无分文,却三番四次找高松宇的麻烦,好多次,如果不是她苦苦求情,盛皓璟说不定又得坐牢!

盛皓璟在牢里突发重病,莫舒乔刚生产不久便毫不犹豫瞒着他为他捐了一个肾,怕盛皓璟知道后为了她做傻事,她便跟卢欣瑶一起合伙骗了盛皓璟。

卢欣瑶一直喜欢着盛皓璟,莫舒乔不知道有多羡慕她,至少她可以把那份爱表达出来,可没想到卢欣瑶却仿佛入戏了,倒打她一耙。

莫舒乔以为自己为盛皓璟做了这么多,他会放弃她继续好好生活,可没想到盛皓璟会这么恨她!

她也从不知道,原来盛皓璟是城西盛家的私生子。

盛皓璟的母亲以前是盛家的保姆,原本盛家对他们母子俩一直不闻不问,直到后来盛家的大儿子因空难意外身亡,盛皓璟便回到了盛家,接手盛家的一切,开始了他的打击报复计划。

莫舒乔泪眼模糊,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份爱走到现在,会越来越沉重
莫舒乔跪在地上,用毛巾将地上的水渍擦干。

烫伤已经处理好的卢欣瑶出现在莫舒乔身后,嘲讽道:“舒乔,这些事是佣人做的,不需要你做。”

“你不用假惺惺,我知道你一直喜欢他,当年我托你好好照顾他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你会有颠倒黑白的这一天!”莫舒乔冷声道。

“我得多谢你那个肾啊,皓璟一直以为是我为他捐的肾,因为这个肾,他出狱后不知道对我多好,还让我住在他家,等他收拾完你和高松宇后,他就会娶我为妻……”

卢欣瑶沾沾自喜道。

莫舒乔缓缓站了起来,心蓦地一痛,她没了一个肾,受益的凭什么是没付出过任何东西的卢欣瑶?

“你住在这里又怎么样?你知道昨晚他做了多少次吗?就算你住在这里,他也没碰过你吧!”莫舒乔笑着反击。

卢欣瑶脸色一变,她住在这里快一年了,盛皓璟对她虽好却始终没有碰过她。

“你这个贱人!你以为你这么委曲求全他就会答应救高松宇吗?他恨不得你们死!昨晚只不过把你当成发泄品罢了!他说了,你这么贱,高松宇又满足不了你,只好由他代劳了,这是避孕药,吃了滚出这里!”

卢欣瑶拉过莫舒乔的手,将药塞进她的手心里。

“这是他给我……”

“不然呢?你还想再生出第二个不正常的孩子吗?”卢欣瑶冷声道。

莫舒乔用力闭上眼睛,儿子的病是她心里永恒的痛。

“欣瑶,晚上有个宴会,你陪我去,就穿你生日的时候我送你的那套晚礼服吧。”身后传来盛皓璟的声音。

卢欣瑶朝莫舒乔笑了笑,离开了房间。

“你怎么还在这里?我不是让欣瑶过来叫你滚吗?怎么?试过滋味守不住活寡了?舍不得我?”

盛皓璟的话,仿佛在生生将莫舒乔的心撕裂开来。

莫舒乔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你到底要我怎么做,才肯答应救他出来?”

“你跟他离婚,或许我能考虑一下……”

“不可能!”莫舒乔坚定地道。

盛皓璟看着她冷漠拒绝的样子,顿时勃然大怒,一字一顿地道:“滚!马上滚出我家!否则,下一秒我就让他求死不能!”

莫舒乔闻言攥紧了拳头,看着盛皓璟盛怒的模样,一个字都不敢再说,赶紧跄踉着消失在他面前。

一深一浅地踏进薄薄的雪里,一件婚纱突然掉在了她的头上。

莫舒乔抬头,落地窗前并没有盛皓璟的身影,他只是将她穿过的婚纱扔了下来,像扔垃圾一般。

莫舒乔咬着唇,什么也没说,拖着那件婚纱继续往前走。

盛皓璟也许早就忘了,这套婚纱,是按照当年那套婚纱做的,一模一样。

【哥,这套婚纱好漂亮啊!】八岁的莫舒乔指着橱窗里模特身上穿着的婚纱道。

【等舒乔长大了,哥帮你买。】一个吻印在莫舒乔的额头。

【真的吗?穿上婚纱就能做新娘了吗?】

【对,当哥的新娘。】

莫舒乔一步一步走在雪地里,脸上又笑又哭。

二十二岁那一年,盛皓璟为她坐牢,她嫁人了,却没有嫁给她哥。

大家都说:你们没有未来。
莫舒乔回到她暂住的地方洗了个澡,高松宇出事后,所有的钱和房子都用去抵债了,她被迫从别墅搬了出去,找了个很小的房子暂时住着。

洗完澡后,她拿着早就替高松宇准备好的日用品以及那件婚纱出了门。

城西监狱一个月只允许探监一次,她要去看看高松宇。

将婚纱送到了干洗店后,莫舒乔提着沉重的衣服和日用品,去了城西监狱。

办好了一切手续后,莫舒乔认真地排队等候。

当她看到高松宇一脸苍白浑身是伤地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莫舒乔忍不住扑到了玻璃上。

高松宇因为经济罪而坐牢,身体也不好,当年盛皓璟下手太重,高松宇被判为重度残疾,身体留下了隐患。

莫舒乔知道,高松宇原本家大业大,如果不是盛皓璟故意下绊子,高松宇是不会那么容易倒下的,一切都源于盛皓璟的故意报复。

“是我害了你。”莫舒乔流着眼泪道。

高松宇摇头,“说什么傻话呢?是上天报复我偷走了不属于我的东西,我逼迫了你将近五年,现在盛皓璟站起来了,我也该把你还回去了。”

“高松宇,我答应过你我们不离婚的,我会求皓璟放了你,你在里面好好保重。”

“你别犯傻,盛皓璟不会放过我的,可你是无辜的,只要你跟他说清楚当年的一切,他就会原谅你。”

莫舒乔苦笑,如果高松宇知道盛皓璟昨晚和今天是怎么对她的,就不会说出‘原谅’这两个字了。

误会早已叠成了万重山,他们都跨不过去。

最痛的不是解释了他不信,而是她根本没有办法去解释,有口也难言。

“还有,浩浩怎么样了?千万不能断了药!我真该死!怎么没另外为你准备一笔钱!”高松宇一巴掌扇在自己脸上。

“你别着急,我会想办法。”

“时间到了时间到了!”狱警不耐烦地用棍子敲着桌子提醒道。

高松宇被带走,回过头的时候,他清楚地看到莫舒乔的右脚在渗血!

“舒乔!你的脚怎么了?是不是那个混蛋做的!”高松宇嚷嚷着被狱警带走了。

莫舒乔低头一看,她的脚被烫伤后根本没有处理,穿着白鞋走了那么远的路,血已经将鞋子后面染红了,钻心地疼。

刚走出监狱大门,莫舒乔靠在墙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手机就响了起来。

“莫小姐,药已经到了,可是用来付款的卡已经没钱了,如果您不马上想办法,您儿子的病就……”

“我会尽快拿到钱的,请您先给他用药好吗?”

“抱歉,我们得按照流程走,嘟嘟嘟。”电话挂断了。

莫舒乔只得打车到盛皓璟的公司,趁保安不注意偷偷跑进去,却一次又一次被扔出来。

“我找盛皓璟有急事!”

“盛总特别交代,只要不是合作商一概不见!”

盛皓璟的车在门口停了下来,莫舒乔赶紧扒上去用力拍打着窗户。

车窗降了下来,盛皓璟不耐烦地道:“再敢提高松宇这个名字就……”

“皓璟,哥,求你,借我钱!”仿佛濒临死亡的人终于看到光亮,莫舒乔带着哭腔道。

盛皓璟笑了,“救不出高松宇,就改成要钱了?莫舒乔,你的花招还真多啊!也对,你就是个爱钱的女人,所以才在我一无所有的时候说出‘幸福是要钱的’这种鬼话!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谜语楼小说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miyulou.com/html/35354.html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史上最狂老祖全文免费阅读 全文完整版

不等申屠开口,金芳这个温柔大美人就开始训斥闺女:“嘉禾你别听他乱说,这孩子我得好好地教教。”精灵嘉禾用可怜的眼神看看罗兰,张开翅膀飞走了。然后就听到罗宾说:“小屠,对不住其,罗兰不会说话,我们没教好。”跟着金芳就说了:“我这就让她明白明白。...

整篇都是车的文章(白晴晴)最新章节目录

夏望着林露依。虽然这是她第一次见面,但她觉得有点熟悉。林露依慌了,但她还是很安静。她转过身来,怜悯地看着冯进,“金,你看瑞瑞,他一定又病了,他连母亲都不认识。”冯进皱着眉头,显得不耐烦。难怪冯锐没有靠近她。在过去的六年里,冯进很清楚林鲁依是...

我和老公的约会经历 我和老公约会只是想改变一下性生活方式

我和老公的约会经历 我和老公约会只是想改变一下性生活方式

我和老公在xing生活上,是极尽缠绵,虽不是夜夜春宵,但每周2~3次的xing生活,都让我享受到xing高潮。那种被丈夫疼爱的感觉实在太美好,我想这也许就是做女人最神奇最幸福的感觉了。     可是到了婚后的第四年,我的感...

古代春宫图大全(组图)

古代春宫图大全(组图)

春宫图是指以xing交为主题的绘画,又名春宫画、秘戏图,日本称为“春画”。春宫画起源很早,根据荷兰汉学家高罗佩考证,《汉书》中“坐画屋为男女裸交接,置酒请诸父姐妹饮,令仰视画。”,其中所述男女裸交合画,就是后日的春宫图。  ...

浪妇杨雪[完] 学长两个人一起会撑坏的视频

他的眼里没有半丝温暖,看她的眼神变得嫌恶与不屑,一句句,一字字都如同一把尖刀,将她从前的尊严全部都搁成一片片,然后踩在脚底,直到血肉模糊,他要让她痛不欲生,这便是背叛他的代价。 看着眼前变得如此恐怖刻薄的男人,连茜茜一时间惊呆了,她的心被...

学长两个人一起会撑坏的视频 我年轻漂亮的继坶2

记者们的问题一个比一个毒辣,无数的闪光灯在眼前闪烁,刺的眼睛生疼。 穿着一袭洁白的婚纱的乔欣然,被记者们围在口间,看起来狼狈不堪。 她竟没想到,韩墨还准备了这么一出!真是好算计! 正在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却见记者们被挤开,从后面走进...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