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两性小说 > 正文内容

《帐中香》金银花海棠 宝贝这才几天没做水

访客2个月前 (08-01)两性小说42
菅泽丞!”就在苏梓桐准备刨根问底的时候,一个五十岁的女人直接撞开了办公室的门,拿着一把医用剪刀,悲愤欲绝地指着菅泽丞:“你就是菅泽丞?啊?什么海归博士?是不是你?!”

  随着咄咄逼人的质问,她锋利的剪刀也朝他们胡乱挥舞过来!

  几乎是出于本能反应,苏梓桐连着向后踉跄几步后,伸手就准备去挡住刺过来的锋刃。

  空气瞬间紧绷地如弓上之玄!

  一瞬间的事,苏梓桐被一只有力的手狠狠一拽,待睁开眼睛时,映入眼帘的是菅泽丞笔直的背脊。

  菅泽丞单手擒住女人拿剪刀的手腕,在女人脚踢过来时,用力一推,女人撞到门上,被蜂拥而上的安保人员钳制。

  苏梓桐惊魂未定。

  天!

  好刺激!

  “菅医生,没事儿吧?”

  “有没有受伤?”

  “阿丞?”

  院里各科主任都被惊动,医护人员紧张着菅泽丞。

  菅泽丞淡然摇头,转而偏头看身后的苏梓桐。

  苏梓桐还沉浸在被英雄救美的画面中,意犹未尽,半天才收到菅泽丞关心的视线,于是立刻小嘴一撇,手顺势握紧他的衣袖,柔弱道:“好可怕…”

  菅泽丞:“……”他记得苏梓桐以前可以学校出了名的校霸,刚刚好像准备空手接白刃?

  “不就是一个车祸吗?他好好的一个大活人,怎么就没了?”被钳制的女人扯着沙哑的嗓子地冲菅泽丞大吼:“进去的时候,眼睛还能眨呢?现在,说闭上就闭上了!”

  女人情绪过激,安保人员一直控制,她的亲属好友还算理智,也在一旁劝说安抚,但女人却着了魔一样,如疯狗般死咬着菅泽丞,一句话比一句话犀利绝望。

  “菅泽丞!德不配位!什么名誉,全是唬人的!”

  “我要去告你们医院,告菅泽丞,告你们医院失责!”

  “连个小小的手术都做不好,你们就不配做医生!”

  她声嘶力竭、涨红的脸上青筋暴跳。

  不仅是院长,在场所有医护人员的脸色都很难看,要不是职业道德不允许,他们估计都能排队上去揍一拳。

  但是不能。

  暴力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而这时,菅泽丞眉头一蹙,直面家属,开始陈述:“你所谓的“小小手术”已经是院里的普外科、骨外科、五官科、麻醉科、手术室、120急救中心、影响超声检验等多科的密切配合,再加院长徐友之一线指挥进行了长达十个小时的手术,这是医院近三年来,第一次面临如此棘手的手术。可是尽管如此,病人下肢碾压性粉碎,上半身多处动脉断裂,手术操作复杂,止血困难,加上事故现场没有正确处理伤口,导致伤情加剧,换做部分医院,这种情况的病人送到医院时,就已经可以宣判死亡了。”

  “你说的我听不懂,跟我上法院!”

  事实证明,家属需要的是情绪安抚,不是专业术语的解释。

  看着女人又要开始胡搅蛮缠,护士也立刻补充道:“病人家属,我们知道您很难过,但请节哀,我们医院已经是尽全力了……”

  “这位家属你讲点理好不好?”护士还没有说完,苏梓桐已经听不下去了,从菅泽丞身后出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医闹家属:“合同是你签的,人是你送来的,现在手术失败,那也是你一手造成的。”

  女人气得发抖:“你……”

  “为了做好手术,医生一天都没有吃饭休息,你现在说医院失责,我看未必。”

  “我儿子都死了,医生不就一两顿没饭怎么,又不会死!”

  苏梓桐皮笑肉不笑:“是不会死,但心会疼。”苏梓桐捂住自己心口,一脸厚颜无耻:“我心疼我家菅医生,可以吗?”

  看着用无知废话趁口舌之快的苏梓桐,菅泽丞心底说不上什么滋味。

  家属看出苏梓桐只是个不能解决问题的搅屎棍,正准备挥动剪刀,但这次很快就被安保人员带了出去,咋咋呼呼的咒骂声和嘈杂的脚步很快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而苏梓桐适才那护短的架势也成功将周遭医护人员的关注度引到她身上。

  “难怪她说准备带户口本来医院的,原来两人是持证的啊?”

  “难怪菅医生平时一副不近女色的样子,原来有家室了啊?”

  “难怪苏小姐三天两头地跑医院,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这三声难怪惹地菅泽丞青筋不悦地暴跳了一番。

  反观苏梓桐倒是一脸地享受:“见笑了,见笑了。”

  菅泽丞:“……”

  “散了散了!”就在菅泽丞不知道怎么委婉地驱散这群看热闹的同事、或是澄清这被莫名扣上的关系时,林啸像个执勤的警察一样,干练地出现,又火速清理纷杂。

  林啸一脸严肃:“都这个点了,该干嘛干嘛去,别看了……”

  按照林啸平时的速度,应该马上就可以平息这场风波,菅泽丞头一次觉得,回国后交的这第一个朋友还是很不错的。

  “散了散了!”林啸继续‘执勤’,两手捂着嘴做喇叭,高声道:“菅医生的办公室除了家属,一律不能进入!”

  菅泽丞:“???”

  林啸感觉到了一股杀意。

 但他聪明地选择了回避菅泽丞那冷厉的视线,直接喊苏梓桐:“苏小姐,等会儿一起吃饭呗?”

  苏梓桐拒绝地干脆果断:“不去!”

  林啸又凑到门口,阴阳怪气地看着菅泽丞:“叫上你家菅医生一起,去不去?”

  苏梓桐顿时两眼一亮,偏头乖巧询问:“去不去?”

  菅泽丞冷眼撇了她一眼:“……不去。”

  “哦……”苏梓桐回头瞅了一眼林啸,冷不丁地回了个:“不去!”

  林啸:“……”这年头,果然掏钱请人吃饭也得看人脸色。

 医院本来就安静,这前面刚大动干戈一番,这会儿人忽然散去,就显得格外宁静,不过好在办公室终于就剩他们两个人了,这前后一耽误,刚从微波炉里面拿出来的牛排又冷得差不多了。

  “刚刚那个人的话不要放在心上,手术失败也是常有的事,总不能饿坏了身体。”苏梓桐将牛排端到菅泽丞面前,像是献宝一样地说:“要不要考虑吃一点,花了好多钱呢,不能浪费了。”

  菅泽丞懒得看她,视线一直停留在手里的文件上,头也没抬:“你自己吃,吃完就回去。”语毕,又随手拿起一支笔,显出一副很忙碌的样子补了一句:“带回去吃也行。”

  “那哪成啊?”苏梓桐开始习惯性的死缠烂打:“这可是我专门给你带的,我还打听了,你很喜欢吃这个口味的。”

  苏梓桐脸上依然是一副巧笑嫣然的模样,心底却暗暗发誓今天无论如何也得让他吃了,因为网络版的《绿茶宝鉴》上清楚地记录了,这种操作可以让男女关系变得微妙暧昧起来。

  且都等到这个点了,她会无功而返吗?

  半途而废不是他苏梓桐的风格。

  菅泽丞终于抬眉看了她一眼:“你确定你吃过了?”

  “当然。”

  迫于无奈,菅泽丞只好放下手里的工作,接过她端了半天的餐盘。

  见他终于要动手了,苏梓桐立刻回顾了一下《绿茶宝鉴》的第一条:这个时候,一定要面带微笑,深情地凝望着对方。

  菅泽丞切开牛排,肉质还是松软有韧性,扑鼻而来的香味也未消散半分,但正准备入口,一抬头,就看见苏梓桐笑容款款,一双似水流年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看着他。

  “……”尽管苏梓桐颜值不低,但是任谁被这样盯着,都会毛骨悚然,以至于菅泽丞甚至怀里这牛排里有毒,

  菅泽丞看着她一脸殷切与期盼,转而将切好的牛排递到了苏梓桐面前。

  苏梓桐一愣。

  顿时感动天地。

  《绿茶宝鉴》诚不欺我!!!

  奸计得逞的苏梓桐腼腆一笑,正要张口吃过菅泽丞亲手喂来的牛排时,菅泽丞才后知后觉地忽然反应过来自己这个动作有多么不妥,于是他赶紧放下了叉子,将勺柄朝向苏梓桐那一方,动作尚算绅士。

  已经张口就绪的苏梓桐咬了一口寂寞。

  “……”靠。

  看着被搁置在面前的叉子,苏梓桐久久不能语。

  “非常不好意思,打扰二位的烛光晚餐了!”这时,林啸忽然从门口探进一个头来:“还是我,我又来了。”

  菅泽丞转过身,面色平静依旧:“什么事?”

  林啸抱歉地看了看苏梓桐后,才对菅泽丞道:“院长喊开会。”

  他们走后,苏梓桐还在深深地自我反省,

  她不明白自己哪里出了问题?

  难道是菅泽丞定力太强了?
每次发生医闹事件,开会都在所难免。

  院长和副院长在会议桌上,一个坐东一个坐西,两头喋喋不休,以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方式,对今晚参与此例手术的所有医护人员进行了三D环绕式洗脑。但手术失败责任不在医院,故此院长所述重点也就是如何正确安抚家长、如何高效处理这类事件进行了详细的阐述。

  老院长钟航之坐在转椅上,讲得口干舌燥,见大家都已经无精打采,终才慢慢悠悠地喝了茶,说:“有关家属这块,今天就说到这儿,大家也都辛苦了……”

  “终于散会了……”钟航之还没有说完,林啸就伸了个懒腰,松散地往长椅后面一倚,大家也慢慢“苏醒”:

  “我老婆六点钟就炖好猪蹄了叫我回去吃了,饿死我了,回家吃完就睡到天荒地老。”

  “真羡慕有老婆,我等会儿就在楼下吃个路边摊将就算了。”

  “想想我明天还得上早班,就觉得人间好悲催。”

  “菅医生好像也是早班?”

  “菅医生有家属送饭,哪像我,从母胎单身的流浪野猫。”

  ……

  几位医生护士已经收拾文件絮絮叨叨起来,钟航之愁眉苦脸地看着他们已准备陆续离场的样子,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继续说:“那咱们再来讲一讲有关医生家属的事。”

  众人:“???”大家眼睛齐刷刷地看向正襟危坐的菅泽丞。

  菅泽丞沉着眉目,有种不详的预感。

  “医院的确没有规定过医生家属不可以探班的事,但是有些事情要注意影响,尤其是……”

  “她不是我家属。”钟航之还没有说完,菅泽丞已经不紧不慢地打断了他。

  老院长一副操碎了心的样子:“谈恋爱也要注意影响!”

  菅泽丞蹙眉,略显一丝不悦:“我们也不是……”

  “今日她对病人家属说的那番话会对医院造成很不好的影响!”钟航之不会把时间浪费在了解他们目前进展到哪一步了,就事论事:“十个小时的工作,没有吃饭,的确是很辛苦,但救治病人,作为医生,这是最起码的责任与担当,不应该说给病人家属听。还有说的那什么签字,道理来讲是这么一回事,但这样说会让社会觉得是医院推卸责任,要不是菅泽丞后面解释了,就她那么一说,被媒体一报,反倒是显得医院欲盖弥彰,坐实了这件事是医院的责任,这些细节和言辞,一定要注意!多少大企业,成功人士不是败在了细节上……”

  “知道了,知道了,这件事您跟菅泽丞私下说就行,我们反正是一直单身一直爽。”林啸手搭着身边一高度近视的哥们儿,吊儿郎当地说。

  钟航之恨不得随手一个电脑砸过去:“不脱单也是个问题,社会还以为我们医院压榨员工!”

  沉浸的办公室,顿时哄堂大笑起来。

  钟航之还是做出一副看他们如看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那今天就先散会。”顿了顿:“菅泽丞,再稍等一下。”

  “又被院长私谈?”林啸叹一口气,调侃道:“不是,菅医生,你这样这让我这个每天不务正业老惹院长生气的同事脸往哪搁?”

  “……”

  “家教不严,也是失责,今天的事要引以为戒。”会议室的门被带上后,就仅剩钟航之和菅泽丞。钟航之放下茶杯,“好在今日之事没有造成实质性的影响,今天就这么算了,下次注意。”

  “不会再有下次了。”菅泽丞的声音,不卑不亢,不紧不慢。

  听菅泽丞这么保证,钟航之脸上总算捡回了几丝和蔼:“好,整个医院,就你我是放心的。”顿了顿:“不过,那姑娘是做什么的?”钟航之忽然问道,笑眯眯的眼睛里,八卦的气息一点也不那些同事少:“看她言行举止,不像有什么正经工作的?你刚回国,可别被这些小姑娘骗了,改天你带她去我家吃个饭,让我太太帮你把个关?”

  菅泽丞:“……”院长我们还是聊一聊追责的问题吧。

  “我们只是同学。”过了好一会儿,菅泽丞还是开口解释了。

  院长事不关己地喝了口茶:“高中同学?”

  “嗯。”

  院长漫不经心地说:“看你简历,是大学去的国外,那姑娘等了你很多年吧?”

  菅泽丞一顿。

  “我以为菅泽丞喜欢的是那种知性女子,没想到居然是个无理取闹型的。”大家出去后,几个小护士立刻小声八卦起来。

  另一个言语略带戏谑:“无理取闹怎么了?人家漂亮啊,而且会缠人,男人不都喜欢这样子的吗?”

  “果然我单身不是没有理由的。”

  “我们不是那种恋爱脑,平时努力工作,做好自己的事情、一心奔事业就行了,跟那些一心傍大款、无所事事的小姑娘不一样。”

  林啸撑在墙壁上,若有所思:

  是不是全医院只有他知道无理取闹的苏梓桐是大名鼎鼎的非丞勿扰?

  于是他拿出手机悄悄给苏梓桐打小报告,苏梓桐一听说自己被造谣成傍大款的小姑娘时,手上一用力,奶茶顿时四溅而出。

  靠!

  谁傍谁的大款?

  她可是这个医院最大的股东好不好?!

  股东不要面子的吗?

  苏梓桐气呼呼地打字回复,打到一半,忽然灵光一闪,手上动作不由也温柔了很多,回到:“只要我家菅医生愿意,让我傍什么都可以。”

  “……”林萧被这一猝不及防的狗粮噎了半死。

  苏梓桐这几天光顾着追菅泽丞了,以至于欠了一堆稿子还不自知,直到这天早上打开邮箱,看着里面躺得安详的几封催稿涵,才猛然觉醒,不过既然被网友嘲笑没谈过恋爱,那她索性请个假专门去谈个恋爱再回来写稿好了?

  如是想着,她一边刷牙,一边就把这个想法在微博上跟广大网友分享。

  结果又被惨骂上热搜。

  “据说当年的独孤一夏就是因为要结婚回家相夫教子,所以才封笔的,非丞勿扰连这个都要抄吗?”

  “去呀去呀,就你这狗血恋爱脑,哪个男人拿不下?”

  “写写言情过过瘾得了,怎么还想实践?”

  苏梓桐:“……”呸,双标狗。

  算了,继续含泪写稿。

  反正挣来的钱都是自己的。
看到【非丞勿扰请假回家谈恋爱】的微博热搜词条,还在卫生间卖力卸货的林啸三下五除二就从卫生间出来了,然后一口气冲进骨科主任室,将手机放到菅泽丞面前:“啧啧,想请假回家谈恋爱,瞅瞅人家小姑娘,谈个恋爱都这么敬业,而你,居然每周申请加班值夜?”

  菅泽丞懒得看,“十点半有个病人,没事儿你就出去。”

  林啸不屑地“嘁”了一声,一边出去一边还一副坐柠檬树下吃柠檬的样子:“要是有个天天上热搜只为引起我的注意的姑娘摆在我面前,我一定会丢下我手头的工作、待诊的病人,脱下白色的大褂,不顾一切地冲向她,只为说一句:我愿意。”

  菅泽丞:“……”

  林啸刚出去,一位二十几岁的男人陈林就被扶了进来。

  “怎么伤的?”菅泽丞一边查看他大腿的伤势,一边例行公事地询问。

  “搭建场子的时候,从脚手架上摔下来了。”陈林回答完,打量着菅泽丞,忽然问道:“你是菅泽丞?”

  “嗯。”菅泽丞没在意他的激动,继续说:“你这个伤势需要……”

  “你不认识我了?”陈林忽然打断他。

  菅泽丞这才来看他样貌,方脸浓眉,没什么印象,不由蹙眉:“嗯?”

  陈林笑道:“也难怪,那时候你可是尖子生,总是跟苏梓桐坐在最前面,我们后面这一块的,你没什么印象也正常,毕竟三年时间,我们基本没讲过话。”

  居然是高中同学?

  “今天小小结婚,这不给她搭场子吗!”林啸继续说,忽然想起什么:“哎,小小你也不记得了?”

  菅泽丞抱歉摇头。

  陈林道:“当初跟苏梓桐玩得好的,不过没事儿,大家老同学,见面就自然熟了,后天小小的婚宴,你带苏梓桐一起来呗,说来也奇怪啊,你跟苏梓桐这几年怎么都消失地干干净净的,这好不容易遇见,记得带她一起来啊?”

  菅泽丞觉得一回国,好像苏梓桐这个名字就一直形影不离的围绕着他。

  “我跟她……”说到一半,菅泽丞才想起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于是伸手轻触了他的伤处:“这件事以后再说吧,你的伤预测来看可能存在骨折的情况,且伤及关节,建议拍CT检测,再进一步判断具体情况。”

  “好的没问题,这腿在你手里,我算是放心了。”陈林爽朗一下,像是在交代一件别人的事情。

  菅泽丞:“……”

  陈林最终确诊轻微骨折,上了石膏,留院治疗。

  菅泽丞下班离开的时候,出于礼貌,去病房看了陈林,两人寒暄了几句,离开时,陈林还找菅泽丞留了微信。

  晚上开车回到家,因为住在小区顶楼,所以风总是格外大。菅泽丞在国内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只身回来,临时草率盘下这个离医院稍微近一点的房子,什么都好,只是房子里面一切都是崭新的,但反而毫无归属感。

  从书架拿出书准备温习,这时,他妈妈打来电话。

  菅泽丞似乎知道对方要说什么,接起电话那一刻,眉头就显得有些不耐烦。

  果然,他妈以一句“吃了吗”开场后,就直接切入正题:“阿丞啊,你爸让你去见的那个致远科技的千金starry,你去了吗?”

  菅泽丞想挂电话。

  准确地说,自从恒达影业跟致远科技达成合作之后,他就再也不想接家里的电话。

  原因无它,就是因为这两位集团老板在一次饭局上忽然说起来自家那个大把年纪了、还不打算结婚生子的孩子,都捶胸顿足,深感同病相怜,于是两人一番畅谈,一番介绍,不约而同地都看中对方的孩子,顿时觉得相见恨晚,着手就安排两人相亲,于是回国后,菅泽丞接到的每一个来自家里的电话,都是催他去见一个叫starry的人。

  “那姑娘挺好的,我跟你爸都见过,长相标志,幽默有趣,而且这么多年都是自己在外面工作,从来没靠过家里,不仅自己白手起家,挣来的钱还入股了不少企业,就你现在所在的医院,她也入股了。”

  “入股我这家医院?”菅泽丞半信半疑:“我好像没有跟你讲过我在哪所医院?”

  “哦。”他妈反应很淡定:“因为你那个城所有医院、诊所她都入股了,你在哪家都一样。”

  菅泽丞:“……”

  “没什么事,我先挂了。”

  菅泽丞跟以前一样,挂得干净利索。

  但挂了电话,就收到陈林发来的邀请函,是小小的婚礼邀请。但是上面的穿着婚纱的女人,菅泽丞却是一点模糊印象也没有,直到陈林将高中的毕业照发过来,并圈出了小小的位置,菅泽丞的记忆仿佛才一瞬间被唤醒。

  张小小,高三坐在苏梓桐后面,那时候比现在胖很多,且学习差,看上去傻乎乎的,在班上也没什么朋友,倒是苏梓桐喜欢找她玩,因为她跟苏梓桐也算有几段“同桌情”。

  高中的苏梓桐物理奇差无比,菅泽丞每次费尽口舌跟她讲完一道题,转眼遇到同类型的,她能忘得一干二净,并能大言不惭地说出:“这又是什么新型题种,完全没见过。”的混账话来,气得菅泽丞根本不想再浪费时间去跟她重复一遍相同公式,所以每次都以一句:“你自己想!”打发了事。

  菅泽丞就记得,那时的苏梓桐不像现在这么温柔有耐心。

  苏梓桐脾气很大,但凡菅泽丞两节课不理她,她就立马收拾东西走人,跟张小小的男同桌换位置。

  男同桌每次接完水回来,看着自己又要被迫跟高冷学霸一桌,就很绝望:“苏姐,你怎么又不跟你家大神一桌了?”

  苏梓桐白他一眼,随即冷冷一哼:“我俩感情不和。”

  “……”

 因为这句话,他们还被班主任怀疑早恋给约谈了。

  但是毕业照上,没有苏梓桐。

  因为那天,她去见她校外的男朋友了。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谜语楼小说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miyulou.com/html/35540.html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小东西我们从后面做,肉嫁高柳家

江晚吟将他小小的身子仔细的检查了一边,“你没什么事就好,你就是妈妈的全部,你真是出了什么事,你叫妈妈怎么活。” “妈妈?” 谢焱熙刚想要告诉她认错人了,江晚吟却突的将他抱在怀里,柔柔的亲吻...

马蚤货你是不是欠c 老树逢春 大梦未醒

沈绾是被热醒的。 一张清隽英俊的脸出现在她面前,如墨色般浓稠的眼中闪过冷冽的寒光,面上却有些不自然的红潮,汗珠从额角滑落,为他增添了几分性感。 “你是谁派来的?” 眼前的男人薄唇一张一合,让早就已经失去神智的沈...

糖都给你吃 48补肉 年轻的母亲2

感受到她的害怕和忐忑,却还是要留在这里陪自己的心情,慕如歌真的无比的感动。 “你放心,我不会那么傻的,如果情形不对我自有应对的办法。”慕如歌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发,轻柔的声音就像是具有魔力似的,安抚住了小陶的情绪。...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善良的嫂子

容肆扬手,往他的后脑勺上一拍,“既然不懂,那就别问那么多。下面那么多客人,你身为主人家,还不下去招呼?” “可是……哥……” &ld...

鲤鱼乡撞击敏感点跪趴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肉车

正当北冥御寒回忆的时候,旁边的助理却看花了眼,他们总裁也会有犯花痴的时候,或许感觉到了助理的目光,北冥御寒冷声的说道:“阿澈,你最近是不是很闲啊,要不美国的那个案子就交给你了。” 阿澈立马收回目光,一本正经道:&l...

诱人的护士bd在线观看 一滴都不许漏何泽城林荫

“那你想怎么样?”苏芸也接近爆发了,“我说了没你想得那么阴险!你要怎么样才相信?” “相信?”凉薄的唇角勾了勾,扬起一抹玩味的弧度,他欺身过来,一字一句地开口,&ld...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