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两性小说 > 正文内容

杂乱小说目录阅读 经典肉伦怀孕

访客1个月前 (09-23)两性小说59
出席肖清颜葬礼的人十分的多,每一个人都表情凝重,大部分都是萧清颜能叫上名的。

萧清颜看见在门口负责迎接的两人,更是心里一紧。

那是她的父母,平时他俩都是衣着精致的讲究人,尤其是她的母亲,就连出门买菜都要化妆,而现在两人看起来像是突然老了十岁,乌黑的头发都出现了银丝。

面容更是说不尽的憔悴。

萧清颜看得心一阵一阵的疼。

而作为罪魁祸首的两人,南司辰跟季敏却是一左一右围绕在她的父母身边,脸上神情是同样的悲痛欲绝。

萧清颜忍不住走了过去,却又在最后关头停了下来,欲言又止,她要说什么呢?

而且南司辰的神情同样的悲伤,本来是一个挺讲究的人,这会儿眼下却挂着大大的黑眼圈,看起来真的像是痛失所爱,悲痛欲绝,但萧清颜猜测,这人怕是做了亏心事害怕鬼敲门,所以才睡不着吧。

而季敏正在温柔的安慰两个老人,“叔叔阿姨,你们不要太难过,颜颜要是知道的话,心里也不会好受的,以后你们就把我当成你们的亲生女儿,我可能没有颜颜那么好,但我会代替颜颜好好照顾你们的。”

就算明知道季敏说这话不过也就是嘴上说说,但在这个时候也确实能给萧清颜父母一些安慰。

萧清颜从头到尾也只是在旁边默默看着,并没有过去,他们的女儿已经死了,就算萧清颜现在想照顾他们,也必须要有一个合理的解释。

南司辰一偏头就看见了,在不远处站着的萧清颜,穿着一身黑裙的萧清颜,就像是在隐秘角落里无声无息盛开的黑莲花。

静静的看着他们,一言不发。

南司辰并不认识她是谁,却还是忍不住精神为之一振,并非是震惊于萧清颜的美貌,而是她的眼神……

灿若星辰,却锐利如刀。

像极了肖清颜。

南司辰忍不住走过去问道,“你是谁?之前怎么没见过你?”

“清颜姐的一个朋友罢了,你不认识也正常。”

萧清颜越这么说,南司辰就越觉得不正常,肖清颜的朋友他都认识。

不待南司辰再追问,萧清颜便说道,“还有事,失陪了。”

南司辰看着萧清颜的背影发呆。

季敏走到南司辰身旁,有些尖锐的问道,“司辰你在跟谁说话呢?”

“不认识。”

“是吗?”季敏不太相信的说道,“真的不是看她好看,过来搭讪的?”

南司辰皱着眉,“你说什么呢?我要是只看脸,能跟你在一起?”

季敏当场就变了脸色,“你什么意思?肖清颜好看,那你找我干嘛?!”

季敏是个疯狂的女人,南司辰担心吵起来,场面控制不住,只能服软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有什么事就不能之后再说吗?这是清颜的葬礼。”

季敏不屑的说道,“现在知道是清颜的葬礼了,当初算计她的时候,也没听你说个不字,还真就是坏人都是我做了,你在这装什么烂好人,鳄鱼的眼泪。”

南司辰的脸色白一阵红一阵的,十分精彩,但却没有跟季敏争论。

季敏说完后,也没在纠缠,这个时候节外生枝,对他俩都不是什么好事。

萧清颜去到一个角落站着,本来只是想离那几个人渣远一点,没想到碰到了容蓉,容蓉面色冰冷,一看就心情不好。
容蓉虽然是萧清颜的经纪人,但两人共事多年,情同姐妹,肖清颜突然离世,容蓉心情能好就有鬼了。

而且容蓉一直不喜欢南司辰,觉得这人心术不正,当初肖清颜跟南司辰在一起,反对最激烈的就是容蓉,只不过最后还是没有拗过肖清颜。

果然看人还是容蓉比较有眼光,萧清颜正想着,就看见本来安静的葬礼现场,突然人头攒动,全都往外面看去,萧清颜也随大流看了一眼。

本还想瞧瞧是来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人物,没想到……又是他!

萧清颜迅速低下头,短短几天她都遇见这男人几次了?萧清颜再次仔细捋了一遍自己的人际关系,她之前跟这人真的没交际。

为什么这个男人会参加她的葬礼?

这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不过就是在萧清颜的遗像前放了一支蓝色妖姬,便又一言不发的离开。

不是白玫瑰,而是萧清颜最喜欢的妖姬。

萧清颜忍不住低声嘀咕道,“这人是谁啊?”

“起初集团的霍之衡,你都不认识?”站在肖清颜旁边的谢采音说道,谢采音跟肖清颜是同一个剧组的,会出现在这里很正常。

起初集团,萧清颜知道,她生前尚未拍完的那个剧就是起初集团出资的。

只不过起初集团的大老板向来神秘,萧清颜拍了这么久的戏,从来没有见到过人。

虽然谢采音说霍之衡只是来走个过场,可是霍之衡为什么会带一支蓝色妖姬?因为这花过于妖异,跟萧清颜的原本的仙女人设不符合,所以萧清颜从未对外公开提起,就算是采访,萧清颜也一直说自己喜欢白玫瑰。

还是说……这只是一个巧合?

萧清颜想起之前的导演跟她说,这个剧其实已经筹备了多年,但因为萧清颜一直没有档期,便一直没有拍。

萧清颜那时只当导演是说的玩笑话,难道这其实也是霍之衡的意思?

还有之前在4S店外面遇到霍之衡,难不成霍之衡也是对她的车祸表示怀疑,才去问个究竟?

萧清颜想得太认真,早就忘了低头隐藏自己,目不转睛的盯着霍之衡。

你凝视深渊,深渊也在凝视你。

等萧清颜回过神的时候,就发现他跟霍之衡四目相对。

尴尬不尴尬的倒还没什么,主要是有些心虚。

不知道为什么,一看见霍之衡停下脚步折了回来,萧清颜就感觉他是冲着自己来的。

萧清颜二话不说,转头就走。

幸好现场人多,霍之衡也不能撒开脚丫子追,等霍之衡从人群之中过去,发现萧清颜已经没影了。

霍之衡皱了皱眉头。

匆忙逃走的萧清颜,按住自己扑通扑通狂跳的小心脏,等缓过神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她跑什么啊?

……

先前萧清颜把星娱和刘总的合作给搞崩了,如今解约失败,这烂摊子自然还得萧清颜自己收拾,这一次陈双连装都不装了,直接给萧清颜打电话说道,“刘总喜欢你,说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这一次你再搞砸了,有什么后果你自己知道。”

陈双倒是深谙打一棍子再给一颗糖的调教手段,见萧清颜不说话,陈双又说道,“清颜,你要想开一点,只要刘总开心了,他投资的剧这么多,还担心没有好角色给你吗?”

“我可以拒绝吗?”

“不可以。”陈双十分无情的说道。
萧清颜有些认命的说道,“我知道了,什么时候?”

“今天晚上,公司会帮你准备服装。”

萧清颜虽然猜到公司给他准备的衣服不会是什么好东西,但没想到会这么过分,这深V大露背的薄纱长裙,跟没穿有什么区别,萧清颜就连走红毯都不会穿这种衣服。

萧清颜把大披肩往身上一裹,陈双看见之后说道,“待会儿到地方,就别用这个了。”

萧清颜懒得理她,闭上眼睛,把头偏向一边假装睡觉,实际上萧清颜正在给小逆说道,“小逆,待会儿我们能不能给那个刘总一点儿厉害瞧瞧?”

小逆说道,“主人您没有点数,什么技能都换不了。”

萧清颜心塞,主线任务,她现在不是卡住了吗?她能怎么办,她也很绝望啊。

“你不是说还有支线任务?”

“是有,但还没有发布任务。”

一通墨迹,都到地方了。

萧清颜还以为自己会被直接送到刘总床上,没想到过场还挺多,还要先吃饭。

刘总请的人不少,基本上都是萧清颜上一次见过的。

萧清颜突然就明白了过来,刘总会搞这么一出,估计就是为了把之前在萧清颜这儿丢了的面子找回来,萧清颜猜测,对她而言,这顿饭可能不太好吃。

果然还不等萧清颜坐下,刘总就开始发作了,把手搭在萧清颜肩头,说道,“屋里有不冷,裹这么严实做什么。”说着就想把萧清颜身上的披肩给取了。

但萧清颜攥得死紧,嘴上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身体差,怕冷。”

跟刘总一块儿的人调笑道,“清颜都开口了,刘总你还不把空调打高一点,怎么一点儿都不懂呢。”

别看这些人说得好听,其实就是打定主意要萧清颜把披肩给脱了,可能也因为今天的饭局,除了萧清颜,并没有别的人在,这群人的本性都暴露无遗,各种下流话层出不穷。

等到语言调戏侮辱够了,刘总才说道,“这次你来,你经纪人总跟你说了要做什么吧,你是自己脱,还是我们帮你脱?”

一旁的人还拿出手机准备开始录像,萧清颜没想到他们会这么嚣张,忍不住说道,“你们就不怕我报警吗?”

“你去啊,看看他们是相信你说的,还是相信我说的。”

萧清颜往门口跑,但没跑几步,就被人直接给拦腰扛了回来,刘总大概也没了耐性,有些凶恶的说道,“你最好识趣一点,就算你跑了,到时候你的公司还是会把你打包送回来,只不过到时候我可就没这么好脾气了,吃苦头的还是你,好好跟着我们,你又吃不了什么亏,装什么贞洁烈女,真的是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

一旁的人也催促道,“行了,刘总被跟她废话了,不就是个女人嘛,直接上不就行了,忙着呢。”

萧清颜打定主意,就算之后被雪藏,她也要给这个刘总一点儿苦头吃吃。

直接拿起一旁的花瓶,砸在刘总头上。

可能是这花瓶你质量不太好,刘总竟然没什么事,反倒是萧清颜直接被打了一巴掌。

萧清颜当时就觉得可能真的要完,她以为这花瓶能直接把人砸晕,她就能趁机跑路,谁能想到,这剧情发展,它不按剧本走!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谜语楼小说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miyulou.com/html/38510.html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皇叔不可以 太大,闻檀嫡长孙按在龙椅上弄

他身着黑衣,眉毛秀丽冷酷,气质高贵低调,并没有把秦岛的一半风格减少到轮椅上。金助手坐在轮椅后面,他们似乎已经在那里呆了一段时间了。显然,我们听到了很多。傅成赶紧去迎接他,表情很快就变了,瞬间一脸笑容:“原来是秦少爷,很高兴见到你。”这是购物...

坏老人的春天敏静九章(揉核h)全文章节目录

佩一环用长腿走着,直接走到靠窗的最后一排公共汽车上。虽然他的脸上没有表情,但他却充满了杀伤力。首先,我仔细看了看车,发现车上没有其他人,然后裴一峰坐在座位上。莫摇了摇头,站起来,把两个硬币放进去,看到这两个年轻的主人第一次要坐公车!汽车开始...

整篇都是车的文章(白晴晴)最新章节目录

夏望着林露依。虽然这是她第一次见面,但她觉得有点熟悉。林露依慌了,但她还是很安静。她转过身来,怜悯地看着冯进,“金,你看瑞瑞,他一定又病了,他连母亲都不认识。”冯进皱着眉头,显得不耐烦。难怪冯锐没有靠近她。在过去的六年里,冯进很清楚林鲁依是...

我和老公的约会经历 我和老公约会只是想改变一下性生活方式

我和老公的约会经历 我和老公约会只是想改变一下性生活方式

我和老公在xing生活上,是极尽缠绵,虽不是夜夜春宵,但每周2~3次的xing生活,都让我享受到xing高潮。那种被丈夫疼爱的感觉实在太美好,我想这也许就是做女人最神奇最幸福的感觉了。     可是到了婚后的第四年,我的感...

古代春宫图大全(组图)

古代春宫图大全(组图)

春宫图是指以xing交为主题的绘画,又名春宫画、秘戏图,日本称为“春画”。春宫画起源很早,根据荷兰汉学家高罗佩考证,《汉书》中“坐画屋为男女裸交接,置酒请诸父姐妹饮,令仰视画。”,其中所述男女裸交合画,就是后日的春宫图。  ...

姜九笙被时瑾做晕第几章 乡野小春医无删减

好不容易到了御膳轩,抬眼,就看到那个长得白白净净,一脸无害的皇帝儿子端坐在首位。右边,还坐着几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不用想也知道,那些女人肯定是皇帝的老婆了。 看到彤彤到了,众人皆起身相迎:“恭迎太后,太后娘娘金安。”...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