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门小说 > 正文内容

上阳赋电视剧原剧小说_上阳赋章子怡周一围版全文阅读

《上阳赋》又名《帝凰业》改编自作者寐语者的古言小说《帝王业》,讲述的是她拥有高贵的身份,尊贵的血液,无与伦比的美貌,青梅竹马的爱人,不出意外的话她将会是这个王朝最幸福的女人,可15岁时命运突变,她的生活彻底改变...

精彩章节

轰然一声巨响,大地震颤,尘土飞扬,校场正中腾起火光浓烟。我被那一声巨响震得心惊目眩,耳中嗡嗡,几乎立足不稳。

顷刻间惊变陡生,校场上尘土漫天飞扬,情形莫辨,人声呼喝与惊马嘶鸣混杂成一片。

徐绶驻马而立之地,被炸出一个深坑!

外围甲兵有重盾护身,虽有伤者倒地,看似伤亡不大。

唯独徐绶一人一马,连同他周围亲信护卫,恰在深坑正中,只怕已是粉身碎骨,血肉无存。

方才还是活生生的人,就这样在我眼前消失。我只觉脑中一片空白,恐惧和震惊一起翻涌上胸口,冷汗透衣而出。

却见硝烟中,一面黑色滚金帅旗自右翼军中高高擎起。

帅旗猎猎飞扬,通身漆黑的战马扬蹄跃出——萧綦端坐马上,拔剑出鞘,如有惊电划破长空,剑光耀亮我双眼。心中从未有过的激荡,陡然令我血气翻腾。

“传令察罕,发动狙杀!”贺兰箴森然发令。

“少主不可,萧綦已有防备,我们只怕中计了!”虬髯大汉急道。

“那又如何?”贺兰箴扣住我肩头的手陡然收紧,我顿时觉得奇痛难忍。

我咬唇,不肯痛呼出声。

虬髯大汉恨声道:“眼下不利,恳请少主撤回人马,速退!”

“贺兰箴生平不识一个退字。”贺兰箴狞然笑道,“今日大不了玉石俱焚!”

身后死士齐声道:“属下誓与少主共进退!”

虬髯大汉僵立,终究长叹一声,“属下誓死相随。”

忽听场中号角响起,呜咽声低沉肃杀。

萧綦威严沉稳的声音穿透一片惊乱,远远传来,“贼寇行刺,死罪当诛!”

随着他声音传开,场上兵将立时肃然。

但见萧綦横剑立马,纵声喝道:“众将听令,封锁四野,遇寇杀无赦!”

全场齐呼:“杀——”

一片杀声如雷,刀剑出鞘。

就在这一刹那,异变又起!

一点火光挟尖促声直袭萧綦马前,萧綦策马急退,火光落地竟似雷火弹般炸开,碎裂的石板四下激飞。几乎同一瞬间,周围兵将中,几条人影幽灵般掠出。一道黑影凌空跃起,兜头向萧綦洒出一蓬白茫茫的粉雨,漫天石灰粉末铺天盖地罩下,左右两人就地滚到马前,刀光横斩马蹄。

石灰漫天里,刀光乍现,纵横如练,杀气织就天罗地网,罩向萧綦一人一马。

一切都在刹那间发生,快得不可思议。

然而比这更快的,是一道墙——盾墙。

寒光森然的重甲盾墙,仿如神兵天降,铿锵乍现。

一列重盾甲卫自乱阵中骤然现身,行动迅疾如电,手中黑铁重盾铿然合并为墙,于千钧一发之际挡在萧綦马前,如一道刀枪不入的铁墙,阻截了第一轮击杀。

一击不中,六名刺客当即变阵突围。

众护卫齐声暴喝,盾影交剪,刀光暴涨,形成围剿之势,与刺客搏杀在一起。

忽一声怒马长嘶,声裂云霄,萧綦策马杀出重围。

两名刺客厉声长啸,飞身追击,其余刺客俱是舍了性命,近身格杀,招招玉石俱焚,硬生生将一众护卫缠住,为那两名刺客杀开一条血路。

那两人一左一右扑到萧綦身侧,铁枪横扫,长刀挟风,欲将萧綦刺于马下。

我没能看清那一刻,死亡是如何降临。只看到一道惊电,一片雪光,一抹耀眼的肃杀。

刺客的剑,是血溅三尺;将军的剑,是一剑光寒十四州。

电光石火的一击过后,萧綦连人带马跃过,大氅翻卷如云。

身后一蓬血雨洒落,两名刺客赫然身首异处,伏尸当场。

而此时石灰犹未全部落尽,白茫茫灰蒙蒙的粉末,夹裹了猩红血色,犹在风中飘飞,落地一片红白斑斓。

伏击、交锋、突围、绝杀,刺客伏诛——只在瞬息。

“豫章王妃在此,谁敢妄动!”

这一声暴喝,声震全场,竟是从校场烽火台下传来。

我一震,望向烽火台上,见一名红衣女子被绑缚而出,身侧一人横刀架于她颈上。

眼前掠过临行前身穿宫装的小叶,假王妃,真陷阱,分明是一个有毒的诱饵!

那人厉声道:“萧綦狗贼,若要王妃活命,你便单骑上阵与我决一胜负!”

众兵将已如潮水涌至,将那烽火台团团围住,正中留出一条通道,直达萧綦马前。

萧綦勒马立定,“放了王妃,本王留你一个全尸。”他语声淡定,蓄满肃杀之意。

台上之人厉声狂笑,“若杀我,必先杀你妻!”

我再也忍耐不住,拼尽力气呼喊:“不,那是假——”

话音骤断,再也发不出声,我被贺兰箴猛地捏住了下颌。

他森然靠近我耳畔,“你很想救他?我倒想看看,他肯不肯为了‘你’,舍命相救?”

我狠狠一扭头,咬在贺兰箴手上。

他负痛,反手一掌掴来。

口中涌出血腥味道,我立足不稳跌倒,被他箍在怀中。

“很好,他果真救你去了。”贺兰箴冷笑。

我被那一掌掴得天旋地转,眼前发黑,听见这句话,心中震动,挣扎抬首望去——只见萧綦一人一骑,果真驰向那烽火台下,台上刺客的弓弩齐齐对准了他。

不,那是假的,那不是我!

我惶急得一阵眩晕,在贺兰箴手中拼命挣扎。

然而两侧军阵中,蓦然吼声震天。四块巨石同时从阵中飞起,投向那烽火台四角,所过之处,摧石裂柱,惨呼不绝。那军阵中竟早已设下投石机弩,持盾士兵,叠成盾墙挡在萧綦身前。伏于四角的弓弩手纷纷被激飞的石屑打中,跌下高台,落地非死即伤,更被枪戟齐下,剁成肉泥。

碎石飞溅,凶险异常,那“王妃”深陷其中,也不知道死活……他,到底还是动手了。

萧綦遥指高台,悍然道:“攻上去,格杀勿论——”

这一声,惊得我心头剧颤,震荡不已,为他的决绝魄力,也为他的冷酷无情。

宁为玉碎,不受胁迫,好个豫章王。

可那是他的“王妃”,那是“我”,他竟毫不在乎“我”的死活。

“他连你也格杀勿论……”贺兰箴恨声,却带着恶毒笑意,扳起我的脸,迫我看向前方,“你果然只是他笼络权贵的棋子,救下来的是人是尸,他不在乎!”

每个字都像毒针直刺心底。

他说得不错,我只是棋子罢了,死活并不那么重要。

我眼前模糊,泪意被咬牙忍回。

却见此时阵中队列变换,队后弓弩掩射,左右精兵持短刀攻上,迅捷勇悍如尖刀,饶是贺兰死士拼死抵挡,依旧一个个被斩于阵前。

那假王妃被挟着步步退缩,挟她之人厉声高呼:“王妃在我手里……”

被一支狼牙白羽箭截断,箭尖洞穿了他的咽喉。

射出那一箭的人,傲然立马张弓,一箭破空之声撕裂云霄。

三年前犒军初见,也是遥遥一眼,也是这般雄姿英发……今日往昔,俱在这一刻重叠。

猎猎长风吹乱鬓发,我闭上眼睛,凄楚如潮水淹没心底。

贺兰死士尽数伏诛。

当先攻上的兵士小心翼翼带下了那名“王妃”。

萧綦策马驰向前去,没有护卫,只一个持长枪的银甲将军紧随在侧。

贺兰箴紧紧地扣住我的咽喉。

我发不出声音,这一刹那,悲哀地记起,萧綦不认得我,连我的容貌也不曾瞧过一眼。

搀扶着“王妃”的士兵已将她送到马前,离萧綦不过丈许。

萧綦驻马,那王妃颤巍巍挣脱旁人,向他走去,衣袂鬓发迎风飘拂。

她抬头,双臂扬起。

“她不是王妃!”萧綦身侧的银甲将军蓦然大喝,跃马抢出,红缨铁枪横扫,于半空中银光交剪,铿然击飞一物。假扮王妃的小叶不退反进,扬手又是两道寒光射出。眼见那银甲将军闪避不及,剑光乍现,萧綦一剑横削,击落飞刀。银甲将军反手一枪刺倒了小叶。

“留下活口!”萧綦大喝。

左右一拥而上,便要擒下小叶。

小叶一声凄厉长笑,翻腕将最后的飞刀扎进自己胸膛,“少主珍重——”

最后一个字猝然而断,她扑倒,血溅黄沙。未待我看清眼前变故,只觉身子一紧,旋即腾起,竟被贺兰箴拖上马背。

他紧紧将我挟在身前,催马扬蹄,冲向校场。

人惊马嘶风飒飒。

晨光照耀铁甲,枪戟森严,一片黑铁般潮水横亘眼前。

在那潮水中央,萧綦英武如神祇的身影,迎着晨光,离我越来越近。越过千万人,越过生死之渊,他灼灼目光终于与我交会。

我看不清那盔甲面罩下的容颜,却被那目光,直烙进心底。

眼前军阵霍然合拢,步骑重盾在后,矛戟在前,齐刷刷发一声吼,将我团团围住。

数千张弓弩从不同方向对准这里——箭在弦上,刀剑出鞘,金铁锋棱折射出一片耀目寒光。

萧綦抬手,众军鸦雀无声。

贺兰箴紧贴我的身躯僵硬紧绷,在这一刻微微发颤。

他只剩我这唯一的筹码——失去镇定,便已是输了一半。

“豫章王,别来无恙。”贺兰箴的语声如冰。

“贺兰公子,久违。”萧綦面无表情,目光冷冷扫过贺兰箴,停在我脸上。

他对贺兰箴连眼角也未抬一下,像是全未将他放在眼里,只凝目看我。

贺兰箴捏起我下巴,掌心汗出,指尖发颤,却笑得轻慢,“这次看仔细了,真真假假,要杀要救在你一念之间。”

萧綦的目光锋锐更胜他的剑光。

我极力想将他看个仔细,眼前却蓦然涌上水雾。

时隔三年,真正的初相见,竟在这般境地。此刻他以怎样的目光如何看我,是王妃,是妻子,还是棋子……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一念之间,便是他的取舍,我的生死。

四目相对,万语千言,只成缄默。

贺兰箴将那柄寒气森森的匕首,抵在了我颈上。

萧綦身后的弓弩手也早将弓弦拉满。

“王妃……”那银甲将军欲言又止,却被萧綦抬手制止。

我认出他,是大婚那日在喜堂上被我怒斥的那个人,犹记得他的名字是宋怀恩。

我对他微微一笑。

萧綦的目光幽深,望向我,竟像夏日正午的阳光照在我脸上,睁不开眼的灼烈之下,有种被灼痛的快意。

“你想怎样?”萧綦淡淡开口。

这样问,便是接受贺兰箴的要挟,肯与他交涉。

贺兰箴一字字道:“其一,开启南门,不得追击;其二,若想要回你的女人,就单枪匹马与我一战。”

萧綦沉声问:“仅此而已?”

贺兰箴冷哼,一抖缰绳,策马退开数步,贴在我颈上的匕首闪动寒光。

六军当前,万千双眼睛注视下,萧綦策马出阵,缓缓抬起右手,“开启南门。”

南门外即是那片陡峭山林,一旦脱逃,再难追击。

贺兰箴横刀将我挟在身前,徐徐策马后退,与所余残部一起退至南门。

轧轧声过,营门升起。

森寒刀刃紧贴颈侧,我回眸,于生死交关之际,匆匆一眼,仍是来不及看清萧綦的样子。

贺兰箴已掉转马头,驰出营门,一骑当先,直往山间小道奔去。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谜语楼小说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miyulou.com/html/48712.html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王府宠妾番外未删减版阅读 王府宠妾番外之不可描述

王府宠妾番外未删减版阅读 王府宠妾番外之不可描述

王府宠妾番外是作者假面的盛宴为小说王府宠妾的续写,其中讲述了瑶娘和晋王的皇宫生活,丰富了两人的日常和感情戏,也算是对小说结局的补充。番外中两人的孩子都长大,瑶娘看着他们步入自己的生活,这一生与晋王再也没有遗憾,结局可谓是十分的圆满。王府宠妾...

与君相遇知何处花颜封玄奕_与君相遇知何处免费阅读

《与君相遇知何处》小说又名《十年深宫事》主角花颜,封玄奕,作者唐家三个西红柿。十年前,花颜就说要嫁给封玄奕,做他的奕王妃!可是十年间两人相隔万里,又有贱人挑拨离间,再次相遇,封玄奕残忍的伤害折磨花颜。为了封玄奕,花颜失去双眼,失去孩子,失去...

苏逸姜长风小说_苏逸姜长风免费阅读

苏逸姜长风是小说《长生十万年》中的主要角色,这是由作者夏山河创作的一部都市小说,故事主要讲述了苏逸看上去是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而姜长风则是以为德高望重的老前辈,但就是这样的一个老前辈,却对他毕恭毕敬,没人知道,他的本领正是这个年轻人一手所教...

沈清夜时湛小说_沈清夜时湛免费阅读

沈清,夜时湛是小说《二婚娇妻不可欺》中的主角,作者时妩。沈清刚离婚,就嫁给了夜时湛。传说中的夜时湛,性格孤僻,还有特殊癖好,代替妹妹出嫁的沈清很害怕!可是相处后,沈清发现夜时湛竟然是一个月之前和她痴缠一夜的神秘人!两人之间的缘分就是这么奇妙...

顾卿刘承恩小说_顾卿刘承恩免费阅读

顾卿刘承恩为主角的小说《因婚成牢》,是作者哈哈哈执笔创作的一本虐恋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顾卿没想到自己结婚七年的丈夫竟然出轨了,本以为丈夫这几天决定痛改前非,顾卿万万没想到,丈夫竟然为了钱给自己买了人身意外险,当年的爱,如今已成为了恨。...

契约甜妻休想逃童芯何昱铭_契约甜妻休想逃免费阅读

童芯,何昱铭是小说《契约甜妻休想逃》中的主角,作者秦小依。当年童芯为了钱,向何昱铭屈服,忍下了何昱铭给的所有屈辱!四年后在遇见,童芯只想躲着何昱铭远远的,可是何昱铭却不愿意放过她!童芯没想到四年后与何昱铭的重逢,竟会是他们破镜重圆的契机!...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