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内容

弃女谋妃医天下姜云姝东楼池月_弃女谋妃医天下小说全文阅读

访客1个月前 (07-16)耽美同人19

《弃女谋妃医天下》又名太子霸道,嫡妃不敢当》是由网络作家华夜听风倾情打造的一部古言重生小说,男女主是姜云姝东楼池月。讲述的是上一世,她费尽心思扶持东楼懿从藩王到登基,可不想他竟对她算计如此,与她的堂姐狼狈为奸,毒哑了她的母亲,害死了她的妹妹,而她自己也失去了双腿,在两人大婚之日更是家破人亡,血流成河。意外重生,这一世,她一定要这对狗男女付出血的代价...

精彩章节

是啊,她怎么忘了,这时候云爱和她正在闹矛盾,因为云爱劝她别去见白心兰,白心兰不坏好心,可她却说云爱心眼小,为人狭隘,气话一时脱口而出,云爱便自此同她生了间隙。

白倾柔没有发现姐妹二人的小动作,只道:“云爱乖,娘亲没有受罚。你肚子可还疼?”

因为姜云爱来了月事,不宜去祭祀先祖,所以按照白府的规矩留在了院中。

姜云爱摇了摇头,然后看了一眼神色僵硬的姜云姝,语气平静,“那白心兰就不是好人,经此一事,我们可得远离她些。”

虽不喜姐姐那么说自己,但姜云爱性子清高,看不惯白府这些小姐的做派,更不喜欢拐弯抹角,心里有话还是要说的。

“妹妹说得对,这次确是姐姐不对。”姜云姝心感愧疚,前世白锦兰和云爱一样,都是为她着想,可也都被她疏远了,可见前世并不是她识人不清,愚蠢也有一半原因。

姜云爱没有接话,显然对她中伤自己还很介意。

亲姐姐不信任亲妹妹,还说自己亲妹妹是个心眼狭隘的小人,姜云爱不是大度的君子,只是一个养在深闺的少女,自然很在意亲姐姐的评断。

白倾柔不知情,二人神情也很平静看不出端倪,所以也没调和姐妹关系。

“姜夫人、大小姐,热水烧好了。”佳风端着一盆热水急忙走进来,见姜云姝还躺在床头,自己身为男儿,不得随意踏足闺房,便识趣地将停在帘子外,“奴才就将热水放到桌上,然后守在外面,姜夫人和大小姐有什么吩咐尽管说。”

“好的,你暂退门外,守好门窗,别让奴才们靠近。”白倾柔吩咐道。

门窗关好以后,白倾柔这才让姜云爱搭手,大家一起剪开姜云姝身后的裙子,然后清洗上药。

二人都曾跟着姜云姝的父亲姜隐救死扶伤,这种小伤处理起来也很容易,不一会儿就替姜云姝包扎好了伤口。

已近午夜,大家忙完也都各自回了屋。

姜云姝躺在床上,却久久不能入眠,她和妹妹的矛盾,不是一句抱歉就能解决的,日积月累的不快,直至因为白心兰一事爆发了而已,所以她只能通过行动和态度慢慢来化解。

但比起这件事,她心里还有一件大事。

她记得很清楚,前世自从花灯搞砸以后,老太君就不太喜欢她了,但最终让老太君对她寒心的,而是接下来的一件事。

不过这事在她养伤期间还不会发生,因为这场算计里,只有等她痊愈以后才能施行起来。

但是这一世和前世似乎不一样了,所以她同样大意不得。

沁心院。

一道杀猪般的惨叫从闺房里传出,院子里的十多个下人顿时忙成一锅粥。

“贱婢,让你轻点轻点,没听见四小姐喊痛吗?!”康玉梅狠狠扇了那婢女一耳光。

婢女手下一哆嗦,手里的药瓶也滚到了地上。

“药都拿不稳,给我滚下去!”康玉梅一脚踹在了婢女腿上,那婢女身子一踉跄,急忙捡起药瓶放到桌上,退了下去。

“娘啊,我好痛啊,我的屁股就像有毒蛇在咬我一样,好痛啊!女儿是不是要死了啊,娘啊,女儿不想死啊,你快救救我吧……”

白心兰满脸泪水,眼睛又红又肿,妆也花了,还真有几分猪媳妇的味道。

“呸呸呸,说什么胡话,乖乖的,娘给你抹完药就好了。”康玉梅头都快被吵炸了,拿着药瓶,还没往下倒药水,白心兰又是一顿嗷嗷叫,她这是倒也不是,不倒也不是。

“娘,女儿来吧。”白画兰体贴地接过药瓶,坐到床边,拂去白心兰的眼泪,淡淡宽慰道,“这十五板子,不是让你白挨的,它是让你记住,今夜要不是姜云姝不依不饶,祖母也不会处罚你。所以,你有多痛,就得有多恨姜云姝才是。”

白心兰双眼一愣,这才回过味来,顿时咬牙切齿地骂道:“姜云姝那个小贱人,她居然敢阴我,拖着我一起下水!”

说话间,白画兰已经将药水和药粉都涂抹上去了,将药瓶还给身边的下人,转头看着白心兰,一张美艳倾城的脸,不露山不露水,“我们白府的女儿,岂能让一个外人欺负了去?你哭得越大声,不过是让旁人笑得越开心罢了。”

白心兰紧紧抓着被单,强忍着再也不哼哼一声。

康玉梅一看,心里乐了,画兰这丫头还真有一套,三言两语就将这吵坏人的小丫头给制服了。

“大姐姐想到办法对付姜云姝了吗?”白心兰看着白画兰,如同看着神女,自己这个姐姐不但长得漂亮,脑子还特别厉害,她这辈子也别想赶上她了。

白画兰摸了摸她汗涔涔的小脸蛋,眉宇间尽是自信,柔柔一笑,“那是自然。”

姜云姝,你抢我花灯魁首,伤我四妹,这笔账咱们一定要好好清算!

这几日,由于姜云姝、白心兰和墨琴都受到了杖责,一连十日都是下不来床的。不过姜云姝受的杖责少,所以半个月以后就能下床走动了。

姜云爱依照白倾柔的吩咐,虽然将姐姐姜云姝照顾得很好,但态度一直不冷不热,姜云姝几次搭讪都无果。

这一天夜里,微风徐徐,上元节过去以后,府里又恢复了姹紫嫣红。

吃过晚饭,姜云姝、白倾柔和姜云爱坐在竹榻上,听着竹叶的沙沙声,望着夜空的繁星,日子清苦却也惬意。

康玉梅当家,对上竹院的月银给得少,却又打发了十多个下人过来看着,下人尚且还有赏银,姜云姝她们却没有,所以有时候主子穿得比下人还寒酸。

但没有发生那些事以前,她们日子虽过得不好,但一家人平平安安的,也算满足。

“其实现在的日子也不算难熬,”白倾柔局促地摸了摸粗糙的衣角,乐观地笑道,“待三四年以后,娘让祖母给你们姐妹在青州找两户好人家,你们就不必跟着娘在白府看人脸色了,到时候自立门户,你们好好侍奉夫君公婆,日子一定会慢慢好起来的。娘这后半辈子也就无忧了。”

姜云爱到底是闺阁女儿,闻言脸颊略过一抹绯色,“娘,女儿现在才十四岁,说这些也太早了。”

姜云姝没什么表情,这一世她对儿女情长没有想法,手刃白画兰和东楼懿以前,她也不打算在青州嫁人,但这些都不能告诉娘,她不想让娘跟着担心。

要报仇,她一个人就可以了。

三人闲聊间,院门忽然被人敲响,佳雨过去开的门,和那人聊了几句,就走进来传话,“大小姐,外头是暖香斋的周大娘,说是有急事想托你帮个忙。”

暖香斋周大娘……

姜云姝唇角微不可查地一弯。

她不过才刚下床,那人就按捺不住开始筹谋了吗?

“周大娘……难道是娘出了什么事?”白倾柔连忙起身,眉宇间有些担忧。

姜云姝轻轻按住她的肩膀,“外祖母要是出事了,岂会通知我们?这急事定也要紧不到哪儿去,娘亲不必多虑。”

白倾柔想想也是,她们无权无势,娘是白府的老辈,就算出事,也是第一时间去通知大哥二哥,又怎么会找她们。

“那你早去早回,有事就让佳雨来通知我。”白倾柔整理好她的衣衫,心里总有些莫名的忐忑。

姜云姝微微颔首,然后走出院子。

“小姐有伤,慢些走。”佳雨急忙跟上去,伸手虚空护着她,护主之际还不忘小主子的清誉。

姜云姝看着他,心底有些意外,随即又很快了然。

佳雨是个寡言老实的人,大约二十来岁,除了和哥哥佳风一起看家护院,偶尔还会做一些打水和劈柴的粗活。

由于姜家主子们日子清贫,这些姜家下人就更是抬不起头来,被康玉梅派来的这些下人欺压得暗无天日,尤其是嚣张跋扈的墨琴,不但派遣最脏最累的活给他们兄弟,有时候连下人的衣物和夜香也会让他们来做。

前些日子,姜云姝让二人将墨琴痛打了一顿,虽并袒护他们的意思,但无形中也让他们出了一口恶气。

想起他们从姜府没落,一路吃苦跟到了姜府,姜云姝心里有些柔软,杏眸微微一弯,笑容清甜,“多谢。”

佳雨手臂一颤,不敢置信地看着她,却见她已经抬步走到了前面,身姿纤瘦清朗,仿佛脱胎换骨了一般。

大小姐……真是不一样了呢。

二人来到院门前,周大娘草草地同姜云姝行了一礼,然后一边赶路一边道:“姜小姐,老奴本来也不想打扰您休息,但事态紧急,老奴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事情是这样的,雪婆刚刚突然咳血,咳得很厉害,上气不接下气的,老奴正要给她倒水,就见她忽然倒在了地上,人事不省了。”

“雪婆发病,不是应当寻大夫吗?”佳雨蹙眉。

周大娘心虚地瞥了姜云姝一眼,咽了一口口水,“雪婆在上巳节不是帮了姜小姐一回吗?而且雪婆的病,大夫来看过很多次,都说是慢性病,根治不了,所以老奴才斗胆来求姜小姐的。”

“无妨,我们这就去。”姜云姝面容平静。

在前世,上元节过后不久,白画兰就设计她去为病发昏迷的雪婆看诊,不过现在白画兰的心思却要细腻得多,不但没有亲自过来,还让周大娘这个外人出面,且还是在晚上,可见花灯沉水一事和她也是脱不了干系的。

明知这是一个陷阱,她完全可以直接拒绝,但事关雪婆安危,她若不出手,雪婆必定性命不保,因为前世的这时她医术不精,雪婆就死在这天。

想到上元节雪婆忽然咳嗽了一声,便触发了她的透视眼,可见雪婆病情严重,她不禁加快了赶路的步伐。

所有事情都变得更加错综复杂,不知道这一次,白画兰又设下了什么新陷阱。

好在老太君喜静,暖香斋距离上竹院并不远,三人很快便赶到了暖香斋的偏房。

由于地位尊贵,雪婆是单独一间卧室。

姜云姝推开门进入房间的一刹那,便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只见地上果然吐了好几口血,而梨木床头上,前几日还看着健朗的雪婆,此时脸颊苍白,嘴唇发乌,眼窝凹陷,整个人仿佛死气沉沉的。

坐到床侧,她将手指搭上雪婆的脉搏,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还好,体温还没有僵冷。

接着她又翻看了雪婆的唇舌及眼球,最后她的目光落在雪婆的肚子上,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睁开眼,果然清晰地看到了雪婆的五脏六腑,只是色彩要比二夫人的暗淡许多。

她大致扫了一眼,猛地看到那已经黑掉的肺部,心下顿时凉了半截,然后迅速看向屋子周围,目光瞬间落在了桌上的那柄长烟杆上。

是啊,她怎么忘记了,雪婆是非常喜欢吸旱烟的!

可这病情也着实来的太急了!

她刚稳住心神,又忽听奴才喊道:“来人啊,姜小姐医死人啦,快来人啊——”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谜语楼小说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miyulou.com/html/49359.html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魔道祖师番外全文无删减 魔道祖师番外篇完整版1万8千字肉车微博

魔道祖师番外全文无删减 魔道祖师番外篇完整版1万8千字肉车微博

魔道祖师番外篇是作者墨香铜臭为小说后续情节故事的续写,主要讲述的是蓝忘机和魏无羡等人的结局。此魔道祖师番外包含番外家宴、香炉、朝暮、草丛等,全部番外均为无删减原版,想看魔道祖师完整版番外的读者朋友不要错过了。魔道祖师番外篇第114章 外一篇...

苏逸我活了十万年小说免费阅读_主角叫苏逸活了十万年

苏逸我活了十万年是小说《长生十万年》中的情节,这是由作者夏山河创作的一部都市小说,故事讲述了苏逸不知道自己活了多少年,仅有的认知里是十万年,他主导了整个人族,教遂人取火,教大禹治水,连秦始皇的统一,也是经过了他的指点,这历史上的大事都有他的...

腹黑爵少宠妻如宝宁熙战斯爵_腹黑爵少宠妻如宝免费阅读

《腹黑爵少宠妻如宝》小说又名《一夜强宠:双胞宝贝入梦来》主角宁熙,战斯爵,作者鹿茸。四年前阴差阳错的一晚,宁熙意外怀孕,以为孩子的父亲是战少晖。四年后回归,见到和儿子长的一样的大小两张脸,宁熙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儿子战宸夜,孩子父亲竟然是战斯...

你的爱似谋杀阮软孟长陵_你的爱似谋杀免费阅读

《你的爱似谋杀》小说又名《彩虹糖中的泡沫》主角是阮软,孟长陵,作者红柚。阮软是哑女,是孟家从小养大的孤儿,也是孟长陵秘密情人!当初孟长陵对十八岁的她说:把你交给我,我会保你一世无忧。可是她后半生所有的坎坷都是孟长陵给的。孟长陵不娶她,却要让...

蚀骨闪婚神秘总裁的私宠叶栗陆柏庭全文阅读

《蚀骨闪婚:神秘总裁的私宠》小说又名《蚀情为婚:娇妻无处逃》作者落烟烟,主角叶栗,陆柏庭。叶栗是整个丰城最美丽的女人,可是曾经高贵的千金小姐,如今却只能卖身救父,这一切都是拜陆柏庭所赐。陆柏庭是叶栗最爱的男人,如今却是叶栗最恨的人。叶栗曾经...

未来重生到现在的小说主角叶浩轩全文阅读

未来重生到现在的小说叫《重生之巅峰人生》,这是由作者溺水的鸭创作的一部都市重生小说,主角是叶浩轩江丽丽,故事讲述了叶浩轩贫困了一生,居然从未来重生到了现在的2005年,而他记下了这些年发生的许多事情,直接将五十万翻了四十倍,成为千万富翁,不...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