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门小说 > 正文内容

等风热吻你全文无删减无防盗章_等风热吻你全文完整在线阅读

访客2年前 (2020-03-06)热门小说472

等风热吻你》是唧唧的猫写的一本破镜重圆的言情小说,小说已完结,目前作者并没有写关于付雪梨和许星纯婚后生活的番外,在小说结局中许星纯受伤了,付雪梨心疼不已,康复之后的许星纯向付雪梨求婚了,故事戛然而止。

等风热吻你付雪梨许星纯结局免费阅读

1.第一吻

 饭局接近尾声,唐欣坐在付雪梨身边,时时起身,为身边人添酒。

    新P的投资人姓方,五十余岁,却身子骨健朗,很有精神。三两杯酒下肚,谈吐依旧得T,叙述和倾听都很沉稳。

    今天剧组杀青,岑导今天喝酒喝的高兴,有些上头,点上一支烟,“在这山里拍了那么久的戏啊,看厌了那些花花树树,还是觉得大城市有棱有角的生活有滋味。”

    说话间,杯中酒又被续满,岑导摆摆手,“等P子过审,宣传档期安排完,我得给自己好好放个假,带Qnv出去旅旅游,散散心。”

    桌上一人笑提,“如今像岑导这样牵挂家Q的男人倒是不多,难得。”

    话题转到这上面,年纪小的年轻人,总免不了被调侃问感情问题。不过坐在这个饭桌上,大多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圈里人,很少有人开低俗的玩笑。

    身边年轻男演员被问得狼狈,付雪梨晃一晃酒杯,始终盯着杯里漂浮的泡沫子,不主动参与。

    她被灌了不少酒,微醺,但意识还是清醒的,就是脑袋略昏沉。静静等着这顿饭结束。

    四月份的申城,空气里依旧泛着寒冽的冷。这座城市夜晚依旧灯火阑珊,黑Se苍穹下高楼遥远的白光和霓虹灯连成一P。

    一上车,付雪梨踢掉高跟鞋,脱了外套,靠在椅背上陡然放松下来。

    唐心关好车门,侧身拉过安全带系上,吩咐司机可以走了。

    “声音关了。”付雪梨出声。

    闻言,司机搭上方向盘,一手按掉音乐,顺势瞄了蜷缩在后座上的nv人一眼。

    她松松散散歪在一旁的车窗上,支头,细细的眼角眉梢垂落,半阖着眼。

    棕Se微卷的长发随意又凌乱地散开,质感顺滑的灰Se羊mao裙裹得身段玲珑有致。极窄的亮晶P花边,显得肤Se极白。

    ——实在是漂亮,移不开眼的那种。

    “那个方总,早J年做房地产起家的,背景听说不是很G净,人还挺欣赏你的,不然我们当初哪那么容易撕到岑导的资源。你说你,刚刚走的时候也不知道和别人打个招呼,多不好。”

    车里就四个人,助理西西坐副驾驶上,司机认真开车。唐心坐在付雪梨旁边,摆弄着手机,口里数数落落,顺便挑照P发朋友圈。

    其他人都不出声。

    付雪梨模特出道,当初算是被唐心一眼看中。人在国外,两三天就搞定合约,G脆利落把人签到自己手底下。

    后来回国发展,付雪梨靠着一部爆红的剧小火了一把。不过这J年,存在感虽然有,一直都不温不火。倒不是她长相不好看,相反她红只是因为她美,没有任何人设的,纯nvX的,风情又孤傲,缺乏人情味的冷艳美。

    只是外表太艳丽,所以戏路比较受限,容易吸粉也容易招黑。

    但是娱乐圈,小红靠捧,大红靠命,反正急是急不来的。付雪梨是根好苗子,有灵气,所以团队一直稳扎稳打,尽量不让她靠爆丑闻夺流量、博人眼球。

    车行驶过立J桥下,暗影一道道扫过。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雨,雨刷一左一右,慢慢刮擦着玻璃。

    “我说这么多,你听见没?”唐心侧头。

    “姐姐,求您让我安静会儿。”头都要炸了。付雪梨很困,浑身疲乏,只想求得P刻清净。她昏昏Yu睡,懒得多说一个字。

    昨晚通宵拍戏,早上又早早出发,从象山一直到申城,一整天都在路途上。应付完酒席,整个人已经非常疲惫。

    雨越下越大,路上人也越来越少。风打在树上,车开起HSe大灯,被笼罩在雨雾中,一路疾驰。

    “——吱!”

    经过天桥路口,一辆迎面而来的大货车擦身而过,司机把住方向盘,猛踩刹车。

    轮胎与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噪音。车子猝不及防急停在路旁,车里人全弄了个前倾。

    “怎么了,出车祸了?!”唐心扶住椅背,吓了一跳,忙问。

    “不是,前、前面路上好像躺了个人”

    ---

    尖锐的警笛划破深夜的寂静。北宁西路321号,人民公园天桥口被封锁,拉起警戒线。

大雨不知何时变小。警察把守在警戒线旁,制止住一直往里挤的围观群众,不远处停了好J辆警车,有刑警也有记者。

    死者是一个年轻nv子,在Y影里看不清脸。她半身赤L地仰躺在地上,头被裙子盖住。雨水混着血,散发着热腥味,顺着水泥地蔓延。流血太多,分不清伤口在哪,受害者黑发被血水分成J缕,粘在胳膊上,已经没了气息。

    “给我控制住现场,防止二次破坏,让无关人员全部疏散开!”一个中年男警官气急败坏,冲着对讲机吼。

    “你们谁报的警?”他喘了口气。

    “是我。”唐心立马答道。她移开眼,忍住呕吐反胃的Yu望。

    刘敬波眉心拧紧,点点头,瞧见不远处停着的黑Se轿车,里面依稀还坐着人。他探头望了望,“那那那,车里还有谁,让她下来。”

    “这,她生病了不太方便,能就呆在车里吗警官。”唐心为难,试图打个商量。

    首先这里闻讯赶来的记者也不少,付雪梨这种公众人物要是被拍到在事故现场,又有得被黑

    “什么病,这点雨还能冻死了?!这是一件很严重的命案,坐车里什么态度,小王,去给我叫下来!”

    “死者和我们真的没关系啊警察同志,我们只是路过而——”

    “停停停!”刘敬波不耐烦打断司机,“现在我问什么你答什么就行了,哪来那么多废话?”说完他转头,问身边一个nv警官,“老秦他们还有多久到?”

    “喏,那不是来了么。”

    唐心顺着他们看的方向偏头,看到一堆穿着像医生的人。

    他们带着口罩,拨开S动喧哗的人群,出示完证件,弯腰钻过警戒线,往这边走了过来。

    个个都是一身白大褂,在拥挤漆黑的雨夜显得有些整洁和突兀。

    为首是个身量高的的年轻男人。他打开勘查箱,一言不发蹲在尸T边上,戴好手套,掀开被害者脸上的白裙。

    ---

    付雪梨坐在车里,往车外看。外面站着一个警察。他打着手电,往车里照,随即叩了叩车窗。

    “小姐,麻烦您下来一下,配合我们做一下记录。”

    车门被推开的瞬间,风往脖子里直灌。她冷得一哆嗦,撑开伞,压下伞骨挡住脸,红Se高跟鞋踏地。

    因为大雨的冲刷,泥石混杂,现场痕迹被毁坏地差不多。雨还下着,许多侦查工作都无法展开。

    付雪梨慢条斯理跟在那个小警察身后,低着头,将脸小心藏在伞下,防止被路人认出。一路上很多浅浅的水洼,尽管走的慢,依旧溅得小腿沾满泥浆。

    西西替唐心打着伞,听她不停地抱怨,“不知道还要弄到多晚,摊上这破事,真是倒霉了我去。就这还不能走,等会还要被带回警察局做笔录,我明天一大早还特么要去谈合同呢。”

    她们站在灌木丛旁边,正说着,唐心话一停。

    “是这样,我们这边有J个问题想问问你们,事关命案,也请你们耐心配合一下工作。”

    唐心讪讪地笑,目光却停在那位刘警官身边跟着沉默站定的男人。

    他内里只一件单薄的蓝Se警衣,外面披着普通白袍,X口处别着证件,便再无其他。垂落的衣摆被偶尔风卷起,在这样的夜里仿佛也不知冷。

    西西从小就对医生有畏惧感,何况是成天和尸T打J道不眨眼的人。她又想起刚刚他面不改Se检查尸T的模样,不禁心里阵阵发mao,后退了两步。

    “你们大概J点到达的案发现场?”

    他将她的小动作看在眼里,却依旧无动于衷。

    这男人的嗓音有种低冷像冰线的奇特质感,像桌上冰八度的啤酒,虽镇静温和、无波无澜,却辨识度极高。

    这声音

    付雪梨握住伞柄的手一紧。她脑子里残留着酒精的剩余作用,反应迟缓。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大概八点多钟。”西西努力回想,小小心心回答,看向一旁做记录的人,生怕自己说错话。

    “移动过尸T吗。”

好像没有。”

    “什么叫好像没有?!有什么就是什么,你就老老实实坦坦白白说,想好再开口,别给我——”刘敬波显然按捺不住暴脾气,开口就是一顿训斥。

    “好了好了。”旁边有人安抚刘敬波的情绪。

    西西被吓住了,结结巴巴道,都快哭出来了,“我有碰但是是想看她有没有呼吸我真的真的不知道她已经死了。”

    “嗯,不用紧张,你继续。”

    年轻男人浓黑的眼睫低垂下来,摘了手上的橡胶手套。举止之间有种漫不经心的清洁感。

    他问话时,明明没什么表情,连眼神都缺乏,但就给人一种无形的气场。这男人真是那种气质凌驾于长相之上的高级货。

    此时雨声突然变大,哗然有声,雨珠倾泻撞击在伞面上。付雪梨握着伞柄的手捏紧,控制呼吸,微微探出脖子,把伞往上移。

    雨水混淆了视线。高大年轻的男人微微侧头,单手伸到耳旁,准备拉下口罩。付雪梨看到他露出的一双眼。

    轮廓收敛,像街口凌晨的星光,又像地狱里的魔。

    他撑着一把黑Se的伞,也看到了她,只不过停了一秒,视线就平淡地滑过。

    冷淡又普通,像看陌生人的眼神,不露任何心绪。

    她愣住了,大概有一分钟,才回神,难以置信喊出他的名字,“许星纯?!”

    付雪梨这张平常只出现在每家每户的电视机的里的脸,一露出来,旁人视线立刻全被她吸引,眼睛霍然睁大。

    唐心眉头一挑,面不改Se在两人之间转悠。在场其余人心里都小惊了一把。

    哇靠,明星啊!

    这招呼一打,许星纯却反应甚淡,这让气氛瞬间古怪起来。

    旁人细细默默打量付雪梨。踩着高跟鞋,黑Se系带绕住瘦白脚踝。肌肤皓雪,娇N细腻。双臂一环,涂着红唇,浑身上下像能发出光芒般,隔着J米都能闻到身上薄荷迷迭香的销魂味儿。这高贵扮相,哪是这些刀剑口T血的警察能打J道的人?

    突如其来的重逢,没有一点预兆,也没有缓冲。就在这个混乱肮脏的雨夜,他温润清冷,禁Yu洁净地一丝不苟。

    付雪梨眉目紧蹙,右手拇指使劲地掐着食指的第二关节。

    雨不停下,从身边哗哗坠落,砸在脚下的泥地,开出一朵转瞬即逝的小水花。许星纯转回眼神,又淡又远。静了两秒,从被她咬住的,鲜红Yu滴的嘴唇,然后缓缓抬睫。

    良久。

    “好久不见。”他无波无澜地说。


2.第二吻


夜Se寂静,闪电和雷鸣J相辉映,被淋S的流L狗在灯火通明的申城公安局门口徘徊。

    “行,差不多了,报警的那个留一下地址和联系方式。”

    做笔录的nv警察最后刷刷两下,抬头递给付雪梨她们J个一人一张纸,“喏,核对一下内容,然后签个名,跟我去大厅那按个手印就完事了。”

    “没想到警察局这地儿,全是你同学啊。”唐心接过,顺口问付雪梨,“还有刚刚那个,那个挺帅的警察,你们什么关系?”

    “同学呗。”

    “就同学?”唐心不信,看她不作声,瞅着她冷笑,“当我傻子呢吧?”

    “P友,信么。”付雪梨嘴上贫,脸上却没有一丝笑容,连维持基本的表情都不想。她今日穿的衣F不对。精心裁剪的羊mao裙子被打S雨水,贴在身上CS又Y冷,冻到了骨子里。

    引路的nv警察似有察觉,多看了付雪梨一眼。她微微一晒,忽地开口,“是挺巧的,我和雪梨同班过一年,不过她应该不记得我名字了,我叫马萱蕊。”

    她们走到大厅,周围惊奇又克制的目光纷纷围拢。当然,大部分的视线都粘在付雪梨身上。毕竟一个平时只能在电视,微博,led广告牌上看到的演艺圈明星,此时真人突然出现在眼前,普通人总是有种新奇加微妙的激动感。

    若不是此时场合严肃,正在办案子,其实还是很想上去要个签名,合个影什么的

    任人打量着,反正付雪梨似乎无所察觉,或者早已习惯他人注目。

    墙上挂着电视,重播放着沉闷无趣的晚间新闻。旁边的钟盘,秒针滴滴答答慢慢地走。

    “先喝点水吧。”小王强装镇定,端了J杯热水递到付雪梨她们面前。

    除了付雪梨站着不动,旁边人纷纷接过,道了声谢。

    “警察叔叔,我们什么时候能走啊,您看看表,这都多晚了。”唐心蹙眉。

    “笔录弄完了哈?应该快了快了。”小王也不确定,探头往二楼望,刚好看见刘波下楼梯。他刚想高喊一声,刘波打着电话,脚步匆匆往外边走。

    等的耐心即将告罄,那边一一确认报案人姓名、电话、身份证,非常形式主义地问完话,终于愿意放人。小王送付雪梨一行人到门口。

    推开门,外面风雨J加,所有人不禁打了个颤。

    太冷了。

    门廊底下的感应灯坏了一个,Y暗无光的角落,站了两个人。夜晚沉浸在雾气里,风小声呼啸,许星纯靠着墙壁chou烟,忽明忽暗的光线,看不清面容。

    旁边是垃圾桶,被用来磕烟灰。

    司机去后面开车,剩余人站门口。刘敬波全神贯注地和许星纯J流尸检结果,完全没注意这边一大票人。

    距离不远,许星纯说什么,这边都能听得一清二楚。他说话声音向来不大,无端地低哑,却字字清晰,仿佛能敲进心里。

    这边人都目不斜视,付雪梨双手环抱在X前,看着前方。良好公民西西心里默默吐槽

    这种东西,应该不是什么机密,听听没事的吧

    透气完,一根烟也chou完,时间不长不短。许星纯直起身,单手cha在兜里,臂间还挂着白Se工作F,“走吧,进去说。”

    和他们擦身而过的瞬间,走到光下。一P模糊的晕H,许星纯身形一顿,继而脚步停滞下来。一两秒后,他低垂眉眼,看向自己被抓住的手腕。

    刘敬波和唐心对视一眼,小王也懵B。都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

    “天”西西还在小心拿着手机对着门口拍照,侧头看到这边动静,不禁小声惊呼。

    这是在G嘛?

    一旁唐心抱着看热闹的心思。这些年来商界的、娱乐圈的,她和形形SeSe的妖魔鬼怪都打过J道,经验丰富、直觉也很准。也有一部分职业缘故,她习惯去定位一个人。

    见多了虚张声势又浮夸的男人,J乎是看到许星纯的第一眼,唐心就莫名认定,他一定是个很稳妥且出Se的人。

    洁身自好、寡言却卓尔不群。并且对nv人十分具有吸引力。

    通俗点说,就是很招惹人。

    付雪梨闻到许星纯身上皂角的气味,游离着一点点烟C味,就像很久,很久以前一样。

 她喝了白酒,已经记不太清。不过一会会,就陡然回神。他沉默寡言,手依旧被她抓住,修长且骨骼分明,温度却很低。

    付雪梨懊恼,指腹贴紧他的手腕轻颤,J个荒谬的念头在脑海里打了一转。

    许星纯面Se冷淡,直直地站着,下颌曲线清瘦,依旧沉默着,没有丝毫回应,也没将手chou回。

    相对两无言,周围人眼神越来越八卦。

    “你回来怎么不联系我?”她很快就恢复了常态,又咄咄B人起来。

    她抬头面无表情地审视他,许星纯置身事外,没有动作。

    周围光线很暗,气氛虽然安静,不少人纷纷暗暗侧目。P刻之后,许星纯略嘶哑冷淡的嗓音响起,“我工作忙,以后有空再说。”

    他有一双很浅的双眼P,眼珠颜Se是温柔至极的浅褐Se,G净地不沾任何情Yu。明明先天一双笑眼,眼底却覆上Y影。

    等她放手,他微点头示意,看都没看一眼,头也不回地推开门走了。

    小王这才回神,忙忙跟上去。心里暗暗佩F。

    太可怕了!许队这X子果然够冷,够清心寡Yu,永远都不忘记自己的人设,对待这种level的漂亮nv人真是十年如一日地绝情!

    一G子酸涩直冲鼻尖,付雪梨向来是一个要面子的人,自小哪里被这样对待过。头低着,双眼迅速泛起泪花。

    她暗暗咬紧牙,极力平稳抑制住情绪。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心里却又急又气。

    C!

    妆不能花。

    不能哭。

    老子不能哭。

    —

    快到住的酒店,车缓缓停下来。唐心摸出房卡递给西西,一边J待这J天的安排,“明天新戏发布会,后天下午没意外,adis约好了来拍照。然后不知道J号,反正这周安排一个晚上去敏行2号棚录个综艺。”

    “通告这么赶呀。”西西哀怨状。

    唐心白眼一翻,“赶?这个圈子,你还想闲?知道有多少人想踩着雪梨上位吗!”

    “还有你,我跟你说。”唐心调转视线,拿着手机对付雪梨点,压低声音警告道,“你现在和何录正炒cp,我们谁也得罪不起,现在你俩粉丝热度高,谁先出事儿谁就担着。你注意点,我不想看到你和刚刚那个男人出现在微博热搜,到时候有你受的。”

    晚上洗完澡,付雪梨穿着白Se浴袍,对着浴室门口全身镜吹头发。她看着镜子里面无表情的自己,赤L着足,陷在柔软的地毯上。

    大脑放空一P。

    西西在一旁收拾衣F,知道她心情不好,什么话也不多说。

    “你谈过男朋友吗?”付雪梨走到床边,拨拉着头发坐下,似无意开口。

    “男朋友?”西西把暖宝宝找出来,放到床头柜叠放整齐的衣物上,“没有呀,以前大学有过,后来就分手了。”

    “哦,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那你还记得他吗,有联系过?”

    “没联系了,还记得。”

    西西摇摇头,没有继续话题,反而说,“对啦,明天温度很低,雪梨姐你去拍照记得贴J张,小心冻着了。”

    ---

    时钟指向凌晨三点,付雪梨推开玻璃门,趴在酒店房间的Y台上,俯瞰这个城市的夜景。

    高矮J错的楼幢,高层公寓仍然亮着灯,更远处被湮没在黑暗里,黑夜像巨大无声的容器。

看了半晌,她突然软弱地想,或许许星纯的心里这些年依旧是对她有怨恨的。

    念头一起,火气也被打了一个大大的折扣。

    到底也是在一起过那么多年,和他合合分分。

    付雪梨一直都知道,他们的感情,都是许星纯单方面的付出和强撑。而她,时而刻意疏远,然后又掉回来,如此循环往复。

    她向来ai自由,不喜拘束。快乐就是真的快乐,厌烦谁也是同理,很少掩饰自己。

    当初想分手的是她,并且分手之后也过了好一段自在快活的日子。直到某次聚会上偶然得知,许星纯主动申请去偏远地区的市公安局技侦处锻炼,也许不再回来。

    付雪梨从不以为意,到后来越想越不是滋味。

    最后一气之下就顺着家里人的意出了国。

    也不知跟谁在赌气。

    她是个很后知后觉的人。其实在许星纯走后很长一段时间以内,她都习惯地以为,他肯定会回来的。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不管她如何厌烦,不论如何伤害他,他总是留在原地,心甘情愿陪在她身边。

    在国外生活的那段日子很孤独,语言不通,没有什么朋友。渐渐地,她开始不适应,不适应许星纯真正彻底剥离她的生活的感觉。

    这种感觉突如其来,却拧巴住付雪梨。让她第一次产生后悔的想法。

    这些年她甚至尝试过主动联系过他。可许星纯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J乎和所有人断了联系。

    可笑提分手的是她,可是一声不吭,狠心消失这么多年的却是他。

    视线模糊。

    她一边chou烟,一边用手背擦掉脸上的YT。耳边有风声,残余的雨声,更多的是空荡荡的安静。

    吹完风,回到房间,付雪梨掀开被子上C,拧灭床头灯。这J年日夜颠倒地拍戏,导致睡眠不规律,落下了神经衰弱的mao病,很不容易入睡。

    酒店窗帘隔光效果好,房间里黑黢黢地,一丝月光都没透进来。付雪梨闭上眼睛,不知过了多久,昏昏沉沉地,意识终于开始模糊。

    她确定自己开始做梦了。又回到那天晚上,和大学室友一起出去吃饭喝酒。喝多了,大家一起走,走在路上,穿过楼梯,慢慢路变得越来越黑。只剩她一个。

    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心里只剩茫然。

    然后看见许星纯。他等在宿舍楼下,仿佛已经站在那里很久很久。

    没有声音,带着她继续走。走过黑漆的隧道,身边快速掠过光和影她却只能看到他的背影,不论她怎么喊,他始终不肯回头。

    最后,在临市一中的校门口,许星纯高高瘦瘦,肤Se有洁白的寒意。他穿着多年以前蓝Se的旧校F外套,一件短袖,黑Se运动长K。沉静清澈的少年感很足。

    他等在花坛边上,肩膀斜靠着黑Se路灯杆,轮廓清秀依旧。摘下眼镜,黑漆漆的眼瞳,微眯,对着她轻笑。

    眼里的ai慕到极致,温柔又虚幻。

    就像一P玻璃扎进心里,轻轻一撞,撕裂般的痛。梦里眼泪突然就涌出来。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谜语楼小说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miyulou.com/html/6831.html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王府宠妾番外未删减版阅读 王府宠妾番外之不可描述

王府宠妾番外未删减版阅读 王府宠妾番外之不可描述

王府宠妾番外是作者假面的盛宴为小说王府宠妾的续写,其中讲述了瑶娘和晋王的皇宫生活,丰富了两人的日常和感情戏,也算是对小说结局的补充。番外中两人的孩子都长大,瑶娘看着他们步入自己的生活,这一生与晋王再也没有遗憾,结局可谓是十分的圆满。王府宠妾...

宠妃别太甜谢洛卿萧离落_宠妃别太甜免费阅读

《宠妃别太甜》小说又名《宠妃为后》主角是谢洛卿,萧离落,作者是相思意。身为女子的谢洛卿,入朝为官三年,一直害怕身份暴露,害怕被发现连累家人。但是谢洛卿爱上了皇上萧离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段关系。他是高高在上的皇帝,而她一切都只是痴心妄想而已...

彩虹糖中的泡沫阮软孟长陵_彩虹糖中的泡沫全文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彩虹糖中的泡沫》中的主角是阮软,孟长陵,作者红柚。孟长陵的爱是变态的占有,他把阮软囚禁在他的身边,要她为自己生下孩子!所有人觉得阮软一个不会说话的哑巴,从小吃孟家的饭长大的,现在为少爷孟长陵生个孩子,理所当然,可是阮软她不愿意...

主角叫叶浩轩的重生小说_叶浩轩重生之巅峰人生免费阅读

主角叫叶浩轩的重生小说是《重生之巅峰人生》,这是由作者溺水的鸭创作的一部都市重生小说,故事讲述了前世的叶浩轩被女友江丽丽骗光家产,连父母的血汗钱都赔进去,最终女友跟着富二代跑了,而他则穷困一生,一朝醒来,回到了十五年前,这一次,他要做投资之...

夜少的二婚娇妻沈清夜时湛_夜少的二婚娇妻免费阅读

《夜少的二婚娇妻》小说又名《二婚娇妻不可欺》主角沈清,夜时湛,作者时妩。沈清被前夫无情抛弃,再婚嫁给了传说奇丑无比,腿疾不举,喜怒无常的夜时湛。可是看着英俊冷漠的夜时湛,想到一个月前迷乱的雨夜,沈清才知道传闻多么不靠谱!她的丈夫夜时湛明明又...

沈清夜时湛小说_沈清夜时湛免费阅读

沈清,夜时湛是小说《二婚娇妻不可欺》中的主角,作者时妩。沈清刚离婚,就嫁给了夜时湛。传说中的夜时湛,性格孤僻,还有特殊癖好,代替妹妹出嫁的沈清很害怕!可是相处后,沈清发现夜时湛竟然是一个月之前和她痴缠一夜的神秘人!两人之间的缘分就是这么奇妙...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